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第二章 书上都说,主忧臣辱
    生活就像是被那个啥,既然反抗不了,只能享受了。

    康飞是这么自我安慰的。

    不这样,还能怎么着?

    虽然换了个躯壳,不过导致他穿越的勾玉依然绑在他脖子上,摸着依然冰沁,没人的时候他试着跟勾玉对话,拿针戳手指头挤血在勾玉上面……只是无论如何做,那个胡扯淡什么完美背景的声音不知道是消失了还是沉睡了,勾玉没有半点儿反应。

    起来,他现在在扬州城大大也算是一个名人了,戴春林家遇仙的傻儿子是最近半个月来城里面最时兴的话题,当时梗子街上看热闹的估摸着也就两百来号人,可如今信誓旦旦亲眼看见吕祖的在这扬州城里面起码有两千人,一个个赌咒发誓,当时就瞧见吕祖从天而降,一巴掌拍在戴春林家傻儿子脑门上,老戴家真是祖坟冒青烟,他家傻儿子如今虽看不出什么特异,可讲话条理清楚,这个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当时吕祖的批语如今众口相传,以后怕不是要有大出息?

    “这乡试不就是在秋天么!故此又称秋闱……”香粉店左边开绒线店的张国重逢人就,“戴少东怕不是要中了去?”

    几个妇道人家正在秤绒线,张家长李家短,这些话题本就是她们热衷的,中不中的她们不大懂,但是戴春林家的少东遇仙,这是最近最火热的话题,就好像后世猪肉涨价上了头条,你要不跟人家聊几句猪肉的话题以及猪肉涨价是否跟白头鹰打贸易战有关系什么的,就好像你跟整个世界都脱节了一般。ァ新ヤ~8~1~中文.. <、域名、请记住网 电脑端:://w../

    呸!

    对过头巾店正在买头巾的一个秀才就呸他,他不懂,戴少东连秀才都不是,只是个白身,哪里有资格参加秋闱。

    “要不就是他爸戴春林……”开绒线店的张国重不大服气,不过,戴头巾的读书人不好惹,真吵起来,人家不准拿大嘴巴子抽他,读书人么,打人是特权,城里面不是有一句话么,你个婢养的,我雇秀才老爷夯你……

    嗤!

    戴头巾的秀才从鼻腔里面发出不屑的声音,“在学校里面就听戴同学为人市井,不是我们读书人的路数,所谓观其友识其人……”张国重被他怼得面红耳赤,啃啃哧哧不出话来,旁边几个秤绒线的妇女看得津津有味,街上看秀才跟人吵架,渐渐围观起来。

    他们在旁边吵,托着腮坐在店里面的戴康飞这时候无可奈何,伸手扶着柜台就要站起来。他旁边拿着本书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潘眼角觑见少东起身,赶紧放下书来伸手拦他,“少东家,四娘娘临走千万关照,少东家你不可以跟人争执……”

    康飞的老娘去邵伯镇上跟人谈生意去了,他家香粉店,一直用的是邵伯镇上一家糊粉店的贝母糊粉,供应关系差不多接近二十年,也算是老交情了,结果糊粉店前几天使人来,糊粉要涨价,康娘子是个急吼吼的性子,当时跟人差一点吵起来,昨天带着陪嫁过来的丫头知书就往邵伯镇去了,走的时候康飞心里面还一阵吐槽来着,不是都古代妇女同志被封建迫害,裹着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么?可他老娘风风火火的,完全就跟后世的女强人没多大区别啊!再他老娘那双脚,怎么看都不像是裹过脚的样子

    潘虽然叫做潘,年岁实际上已经不了,从二十来岁的时候在香粉店做学徒,十几年下来,如今也是拿着店里面干股的。

    康飞冲潘笑笑,“没得事,潘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么?”

    他以前脑子有点愣,动不动跟人起个冲突,实话,着实陪过不老少的钱。

    可如今不一样了,他如今不是号称遇仙了么?

    潘一想,也是,少东家如今今非昔比了,都遇仙了,当下也就笑了起来,“少东家的对,是我唐突了。”潘讲话跟市井那些不识字的不大同,他也是读过几年塾的,平时看店,也捧着个三国看得津津有味,都翻烂了的书,也不知道看个什么劲儿。

    故此,潘算半个读书人,当然,这种市井中人,在读书人眼中不好叫读过书,只好叫认得字。

    潘看的三国,康飞也翻过一两回,薄薄的一本足足二十四本,书面上写着《三国志通俗演义》几个字,里面文字是书人口吻,平易近人得很,跟他看过的三国演义不大同,听潘,他这个版,还是孝宗皇帝年间刻的,起来脸上还颇有得色。

    孝宗皇帝,哦!这个我知道,弘治中兴嘛!当然了,后世人更加关注的是他只有一个老婆的逸话,平生不二色呐!不知道多少文艺女青年对他老婆恨不得取而代之。

    孝宗的儿子大明总兵官朱寿,也就是武宗正德,被黑惨了的一个大明皇帝。

    不过,弘治年,正德年,如今都嘉靖年了,这书可是有年月了。

    潘放下他的宝贝书,正好听见隔壁秀才得高兴,“……戴同学这样胡闹,学校里面不好就要贬斥他为增广生员……”

    康飞就叹气,对着听得真切脸上有怒色的潘,“潘你也听见了,这家伙胡八道……”

    “东家好端端的廪膳生员,怎么到他嘴巴里面就成增广生员了?这个乱嚼蛆的,看我不老大嘴巴子抽他……”潘方才看书仔细认真,根本听不见隔壁店在吵什么,这时候听见对方抨击东家,这怎么能忍?哪怕是能忍,书上都,主忧臣辱,作为拿着戴春林香粉店干股的大伙计,他忠心事主的姿态也必须做出来,故此,话间就撸起衣袖站了起来。

    康飞看他这架势就有些好笑,这年月,胖子没几个,如果看见一两个胖子,不用,不是当官的就是什么盐商之流,潘在康飞看来,四五十岁百来斤,一米六的身高,跟风一吹就跑的纸片没多大区别,还是个近视眼,这模样的人卷袖子的样子,简直让人喷饭。

    潘,你这是咱们戴春林香粉店的搞笑担当啊!就你这身板儿,人家虽然是五体不勤的秀才,可你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当然了,潘这种忠心任事的态度是必须要肯定的。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长夜余火〕〔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我真没想重生啊〕〔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周仙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开局签到如来神掌〕〔万族之劫〕〔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徒弟都是大魔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