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十四章 冶春诗社
    早晨起床的时候,康飞觉得神清气爽,每一根毫毛都精神勃勃的。

    外挂在手,天下我有。

    早饭是在街口吴大侉子的烧饼店买的擦酥饼,吴大侉子虽然是个侉子,但是做烧饼着实不丑,松子和胡桃的香味浓郁,馅心的糖和猪油脂一咬开就满嘴淌,烫得嘴歪歪的……康飞连吃两块擦酥饼,就着腌制的嫩姜喝了两碗粥,放下碗就要跑。

    “你给我站到。”康娘子等儿子吃完早饭,才准备给他上规矩,把他昨夜欺负胖迪的事情狠狠批判了一翻,可康飞心思根本不在这儿,早飞走了,老娘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四娘教子,训了一刻多钟,连戴春林都开始不耐烦了,咳嗽了一声,“昨儿个跟学里面几个同学约好,今天去北郊春游……”

    康娘子心里面忍不住就要埋怨丈夫,我这块在教儿子,你这个做老子的,连在旁边抄手做个木偶都不肯,还要出去游玩……低着头挨训的康飞这时候抬头就:“老头你要去春游啊!把我带到。”

    北郊,不用,肯定是瘦西湖,豆蔻年华,卷上珠帘,赢得青楼薄幸名,想想都刺激,据瘦西湖那儿全是青楼啊!

    戴春林空握着拳头放在嘴边咳嗽了一声,板着脸就:“我们学里面朋友出去,那是要作诗的,你去做什么?好好在家呆着。”

    康飞就撇了撇嘴巴,“爸爸你这就看人了,你儿子我,戴康飞,号遇仙,如今文武双全,作诗算什么?不是我吹牛,王世贞来了我也不怵他……”

    他老子听了未免冷笑,“王元美九岁做咏凤诗,名噪一时,是江南有名的神童,如今更是中了进士,年轻有为,你老子我都不如他,你九岁的时候在干嘛?你在尿尿和烂泥……”

    四爷把儿子时候的丑事拿了几桩来,然后就教训他,“虽然你遇仙,这是多少人看见的,但是这终究不是个正途……”他着,看了一眼康飞身边低着头的胖迪,略一犹豫,就继续道:“而今这个世道,别是吕祖,就算是孔夫子复生,那也是要念文章,做举业……”

    这是真实不虚的大道理,一丝儿也不假,但是,康飞不愿意听,当年他高考之前,吃苦吃大了,真是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努力加上运气,考上华师大后基本就放羊了……总之一句话,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呢,人生这个大命题,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

    当下他嘴巴里面就嘀咕,“老头你是命好,娶到我老娘这样的女人,要不然,吃什么住什么恐怕都成问题哩!”

    四爷难道是凤凰男么?也不是,四爷祖上三代都是摇铃铛的赤脚医生,要家境,普通得很,倒是四娘娘的娘家,家境着实不丑……加上四爷的谋生能力,这二十年下来,大家也看在眼里,那是挣十两银子要花掉一百两的主儿。

    这就成大问题了,你要教育别人,首先自己要板正,要不然,上梁不正下梁歪,怪得谁来?

    儿子这么一顶嘴,四爷气得吹胡子瞪眼子,想揍儿子几下,一来有个神仙媳妇在,到底要留几分面子,二来,儿子也大了,未必揍得动……到底忍不住,在桌子上面拍了一巴掌,看着旁边四娘娘就吼道:“看你教的好儿子。”

    把碗一推,四爷拂袖而去,四娘娘这时候就撇了撇嘴,“别理你老子……刚才我给你的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

    “我听得真真的。”康飞打了一个哈欠,“老娘你放心,我保证对胖迪好,就好像我家老头对书姨……”

    旁边知书听了,忍不住,伸手就在康飞手背上拍了一巴掌,嗔怪道:“怎么扯上我了?真是枉费我对你好了。”

    康飞就哄她开心,“我这不是举个例子么!书姨你对我的好,我又不是白眼狼,怎么不知道,书姨你放心,以后我老头老娘都不养他们老,我养你老……”

    这话一,气得他老娘又抽他一巴掌,刚才给儿子上规矩的事情全忘记了。

    康飞在老娘和书姨两个女人之间左右腾挪,哄了她们几句,抬眼看见他老子戴春林穿着玉色的儒衫,粉底皂靴,手上拿一把折扇,一步三摇就要出门,顿时高声喊,“爸爸你们要是做诗社,我给你们起个名字,就叫冶春诗社。”戴春林哼了一声,没搭理他。

    一摇三晃出门,沿途多有人跟他打招呼,等到了朋友胡三才家,几个平日里面经常一起的学里面同学已经在了,看见四爷进来,纷纷就,春林,今天你晚了,要罚诗一首。

    四爷就苦笑,家中孽障耽搁了时间,诸位朋友担待则个。

    “都你儿子遇仙,你还一口一个孽障。”一个穿着玉色儒衫的中年人就用手上扇子点了点他,“这俨然是苏老坡的做派,惟愿吾儿愚且鲁,无灾无病到公卿。”

    旁边一个就附和道:“是这个话。”

    平日里头,四爷因为儿子有点傻,大家也不愿意戳他的肺,捣心窝子,可如今不一样,扬州府哄传一时。

    四爷实际上心里面是有些得意的,当下就:“这孽障,居然跟我,你们诗社连名字都没有一个,不如我给你们起一个,就叫冶春诗社。”

    众人顿时一愣,随后,为首的胡三才就:“咦?这个名字倒是不坏。”

    “冶者游也,冶春诗社,这个名字,倒是颇符合我们大家聚在一起的名目,不如,就叫冶春诗社……三才,今天我们就以楼字为韵,大家做了诗,就用这个冶春诗社的名头付梓……”

    不提四爷跟一帮朋友吹牛打屁,这边康飞好不容易把老娘的马屁拍舒服了,然后觍着脸就问老娘伸手要银子。

    四娘娘想了一想,就让知书回房从箱笼里面剪了一块约莫三两多的银子给他,康飞还嫌少,死缠硬磨,总算是要到了十两银子。

    把银子往怀里面一揣,他扔下一句就往外面跑。

    四娘娘一看,儿子拿了银子就往外面跑,指定不是什么好事,刚要叫他,旁边知书就拦住了,,他这些天在家拘束得狠了,出去散散心又何妨。

    康飞把银子拿到手,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打铜巷,想买一把刀,看了好些家铺子,大吃一惊。

    他好不容易要了十两银子,以为只能凑合买一把,毕竟,武侠里面买把好刀好剑,那都是上千银子,扶桑有把名刀,就是因为价格600贯,跟六百卷大般若经一样,因此得了这个名字,结果扶桑国一船一船拉到大明的那种又轻又细只能用来辟邪的倭刀,八百文就能买一把,那种有工匠名字刻在上面的好刀,也不过一两多银子就能买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长夜余火〕〔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我真没想重生啊〕〔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周仙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开局签到如来神掌〕〔万族之劫〕〔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徒弟都是大魔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