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二十章 奴帮叔叔煎个茶
    张大郎到底没有真正把康飞当做客人,这时候撕了一个鸡腿在手上吃,一边吃一边就:“为甚不考个武举?你的倒是轻巧,我袭了家里面这个百户,已经要卖祖宅,这还是因为我这儿是扬州卫,我只是个百户官,只需要去南京兵部衙门上下打点一翻,考武举?嗤……”

    他鼻腔出气,切了一声,一边吃着鸡腿一边含含糊糊就:“那是要去北京兵部衙门上下打点的,我又不是你老丈人凤指挥家里面,富得流油……日后你舅子袭职,不准,还要你这个姐夫陪伴哩!”

    康飞啊地一声,脸上顿时就红了,“这事……大郎哥哥怎么知道?”他心我也是刚从老娘那里知道的。

    “你话多新鲜啊?”张大郎乜着眼,“扬州城拢共才多大?何况你家结亲的,那是我们扬州卫指挥佥事,哥哥我的上官……”

    广义上的扬州城,有百万人口,但狭义上的扬州城可就多了,看看后世扬州东关街就知道了,全长也就1122米,穿城而过,也就是,扬州城,也就这么一丁点儿大。

    这里面有多种因素,从国家层面,汉唐以降,朝廷是下意识削弱南方兵力的,道理很简单,你又有钱,你又能打,你还想修坚固的城池,你想干什么?做陈友谅么?谋朝篡位么?

    万历年的时候,苏州府因为倭寇,想扩建一下城池,结果折子上了上去,皇帝还没开口,已经有阁老发话了,你们这些基层干部就是乱搞,扩建城池知道要花多少银子么?知道要征发多少徭役么?不知道体恤民间疾苦,你们都是当的什么官?王八蛋……

    苏州知府或许很委屈,苏州有钱的很,扩建城池保护百姓,花这点钱怎么了?我乐意。但是,当苏州知府,当内阁阁老,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完全不一样了,哪怕这个阁老本身就是苏州人。

    关键在哪里?关键就在这里了,所以,别人什么,你要仔细分析,字面上的意思,可未必是真正的意思。

    至于倭寇,倭寇来了才抢几个钱?杀几个人?顶多,免今年钱粮就是了,反正是纸笔公文,嘴巴一张,惠而不费的事情,因为苏州府欠着朝廷大笔的钱粮……你欠我十万块钱,今年的钱就免了,记住啊,你还欠我九万九千……

    大明后期为什么完蛋?不就是因为北方精穷,南方不愿意掏钱么!

    但是,城池,是不是人就少?不是的,山东临清才一个县,那也是百万人口呢!

    像扬州城下,从城墙开始往外面延伸,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头,全是街巷房子,类似于扶桑国的所谓城下町,这时候,城池里面的百姓,自然就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你瞧,我是城里面的,街上人,你们是城外的,乡下人。城里面上街买东西叫做,城外面上街买东西,叫做,连语言,城里面叫做,城外面,就叫,这区区一道城墙,俨然就割裂成两个文化。

    张百户就是街上人,扬州城里面的消息,今天不知道,明天不知道,后天,还能不知道么?也就是康飞,以前是个愣种二甩子,不知道自己已经定了亲,当然,这也是因为四娘娘保护得太过的缘故。

    “起来。”张百户继续吃着鸡腿,“等凤二姐真过门那一天,我还得狠出一笔银子……”

    或许是想到要大出血,张百户道这儿未免脸上有点抽搐,咬鸡腿都有些恶狠狠的。

    康飞看他那样子,忍不住,就笑着,“大郎哥哥,那照你这么,以后我就是凤家的姑爷,也算是你的半个顶头上司了,怎么不见大郎哥哥你奉承我一下……”

    张大郎咦了一声,“你这子,倒是奇怪,我就算是要去上官家里面站衙,那也是去凤家,又不是去你老戴家,我为甚要奉承你?”

    后世康南海有一句话,我国古代在承平时候的兵,只是挂着兵的名目,用来给上官以壮观瞻,而不是用来打仗的……这句话最是妥帖。

    “那我就不能吹枕头风么?”康飞笑嘻嘻,“然后让老婆给老丈人递话,打张百户的板子……”

    张百户忍不住嘘了一声,“你这脸皮倒是厚……”话间,其实根本也没当一回事,到底,康飞和他家二狗子是尿尿和烂泥的交情,这种玩笑话自然不会当真。

    这边康飞也笑着给他斟酒,陪他喝了一个照杯,放下杯子就心,韩寒我都喊他老丈人,脸皮什么的,后世不讲究这个啦!

    这一顿饭,吃得也算是宾主俱欢,城里都有午睡的习惯,张大郎吃了酒,格外想睡,对康飞了一句你自便,就踉跄着到里面屋子,倒头就睡,还没两下,呼噜声就响起来了。

    那边潘娘子喊着叔子抬桌子,康飞赶紧接了一句,我来我来,走到潘娘子身边搭手,帮着抬开桌子,潘娘子脸面一红,“那奴帮戴家叔叔煎个茶吃……”

    康飞一边抬桌子一边头也不回就:“嫂嫂不忙,我和二狗子一会儿出去玩玩。”潘娘子只做未闻,依旧往灶上走,只是走动间两腿夹得古怪。

    坐到灶后,潘娘子拿塘灰里面未熄的木柴点了几根干稻草引燃,又塞了几根木柴进去,然后任由里面哔哩哔哩地烧着,火势映得脸上红通通的……

    等她煎好了茶,端到堂屋,刚才吃饭的桌子已经放在了长条供桌的下面,桌子上面放着一盘香圆,一盘佛手,香炉里面燃了半截香,香烟渺渺,康飞和她叔子都已经不在……她叹一口气,把茶放在桌子上,在旁边几凳上坐下,一手托着腮,怔怔发呆。

    这时候里面张大郎睡了刻把钟,醒了,走出来看见娘子把手撑在桌子上发呆,手旁边一盏茶,走过去端起来,喝了一口,将将好,温温的,当下一口饮尽,放下茶盏就:“娘子这般贤惠,我张大郎前世敲穿也不知道多少木鱼……”

    外面康飞和张二扣正在街上闲逛,买了两个糖葫芦在手上吃,二狗子吃了三四颗山楂后,犹豫着就:“康飞哥哥,我家太逼仄,以后,还是我去你家找你玩吧!”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长夜余火〕〔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我真没想重生啊〕〔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周仙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开局签到如来神掌〕〔万族之劫〕〔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徒弟都是大魔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