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二十三章 怜子如何不丈夫
    康飞这一巴掌五指并拢成窝窝状,有效击打造成空气冲击,震荡耳膜导致脑失去平衡,是个非常有效的技巧。

    这焦叩石被一巴掌抽翻在地上,戴春林到底和他是学里面的同学,忍不住,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满脸怒气就道:“兔崽子你还反了天了?还不快给我森,家去慢慢收拾你……”

    四爷让康飞滚回家,虽是怒骂,其实也是一片拳拳爱护之心,儿子打了人,总是要老子出来洗地揩屁股,该送医院送医院,该赔钱的赔钱,古今莫不如是啊!

    张石洲和旁边几个儒衫朋友这时候也免不得诧异,因为康飞也没表现出什么的症状,怎么一巴掌就把人打晕过去了呢?要是边军里面的好汉,比如旁边一桌坐着的,脸色沉稳的那一位,扬州百万众,头一条好汉就要数他,当年的边军把总,现在的护院教头,李春生。

    这时候,旁边一桌上一个一直没话的汉子就站了起来,甫一站立,顿时让人压迫感大生。

    三国,隋唐的先生们,道某某好汉,肯定要用来形容,站起来这位,俨然就是如此,身长八尺,膀阔三停,往那儿一站,都不消话,旁人看了就要赞一声,好一条汉子。

    这位李春生李爷站起来,拨开众人,走到了张石洲这桌跟前,弯腰低头就去看被打翻在地上的焦秀才,伸手在焦秀才人中掐了两下,看对方没反应,忍不住就一皱眉头,随着他的动作,旁边一桌有的就站到了张石洲的身后,有两个就站在桌前,挡在康飞跟前。

    而戴春林看见这位李爷走过来,脚下恨恨一跺脚,又瞪了康飞一眼,“你还不快森?”他是见过李春生把那上百斤的石锁抡来抡去,既如此,他儿子康飞到人家手上,岂不是就跟一个石锁一般么?心里面自然着急,老戴家四代单传,他戴春林可就这一个儿子。

    康飞却是不怕,瞪了一眼走到跟前的两个汉字,把二狗子又往身后拨了拨,大声就:“老头你不晓得,这王八蛋,刚才讲话有语言陷阱,我要不弄死他我都不能姓戴……”

    语言陷阱?

    这个词有点新鲜,但是,从字面不难理解,众人这时候仔细一琢磨刚才焦叩石的话,顿时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

    大家都不傻,尤其在座的读书人,焦叩石人家,一时间想不明白,仔细想想还不明白么?

    古人或许不懂这个现代心理学名词,但是,这绝不代表他们屁都不懂……举个栗子。

    《红楼梦》里面贾政打贾宝玉,在红楼里面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贾宝玉为什么挨打?不就是因为被污蔑么?这在古代,有个专门的词汇,叫做,因为金钏儿是宝玉的老娘王夫人的婢女,从法理上来讲,是贾政的女人,宝玉去调戏金钏儿,从根本上就颠覆了的道德观,是**。

    再举个栗子。

    历史上万历皇帝去慈宁宫给他老娘李太后请安,一时兴起,宠幸了当时还在慈宁宫做宫女的王恭妃,按照道理,皇帝宠幸女人,事后要赏赐一件东西作为凭证,文书房的太监也要记录发生关系的时间和赏赐的东西作为将来的凭证,但是,万历事后还没来得及抽烟就后悔了,连东西都没有赏赐,后来王恭妃肚子大了遮掩不住,被李太后发觉,又去翻看了皇帝的才发现,万历这时候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

    后来王恭妃的儿子也就是光宗皇帝,郑贵妃的儿子也就是福王,万历因为立光宗还是福王,跟朝臣们吵了几十年,心里面肯定是大骂这些朝臣,你们这些王八蛋……

    你是皇帝怎么了?你既然做了,我就让你把这个淫辱母婢的屎盆子在头上一直顶着……后世键盘侠要是穿越,水准跟古代的大臣差不多,都是死死咬住一点不放松。

    康飞反应快,一巴掌把焦秀才这王八蛋抽晕了,不然不知道这厮嘴巴里面喷出什么粪来。

    这时候四爷戴春林也反应过来了,一时间也恼得很,我们家康飞还是个孩子呢!焦叩石你这个婢养的……不过,他终究是担心,那李春生可是阵斩七十几颗首级的大狠人,怕儿子吃亏,当下就,“不管怎么,你这兔崽子,不识礼数,搅乱了长辈们看戏,还不快给石翁道歉,完了速速家去。”

    张石洲虽然是靠官商勾结做的两京十三省最顶尖的大财主,但到底不是蠢人,脑袋瓜子转得还是很快的,脸上微笑,心里面到底还是想,春林虽然为人方正,却也有怜子之心。

    戴春林作为张石洲最看重的文人,平时自然有一大票人恨他:我得罪不起张石洲,我还得罪不起你戴春林?

    这时候从楼梯下面就有人冷笑了一声,“都戴春林是扬州府数得着的读书人,依我看来,这扬州府也没人了,拿这种人来充数……”话间,摇着折扇,腆着肚子就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票篾片。

    身后有人就凑趣,“石翁的极是,可不就是滥竽充数么!”谄媚的嘴脸溢于言表。

    张石洲顿时脸色一沉,“我当是哪个,原来是万兄。”

    来的这人叫万石斋,是徽商大财主万雪斋的弟弟,在扬州城,但凡,指的都是西商之首张石洲,指的是徽商之首万雪斋,这万石斋就极为不甘心,凭什么?石翁就是你而不是我。

    这厮也不想想,衙门里面的二老爷都叫做,凭什么,你万家的二老板就敢跟西商之首张石洲抢这个的名头。

    万石斋冲张石洲拱了拱手,脸上皮笑肉不笑,“张兄请了,今儿个是我们徽州班的郑魁官在总局唱,我万石斋怎么能不捧场呢!”着,就看了一眼旁边的戴康飞,却不跟康飞话,直接就问戴春林,“春林,这就是你家那个遇仙的傻儿子?我看这遇仙一事,也没让他不傻嘛!倒是春林你……”

    他着,摇了摇手上的折扇,带着惋惜的嘴脸就:“我年长你十几岁,拿个大,劝你一句,养儿子不是这么养的,俗话,贱养儿,贵养女,怜惜儿子,不是你这么个怜惜法。”

    看到眼前这个穿着曳撒,上面还绣着蟒的老东西大言不惭批评自家老子,康飞自然不能忍了,顿时上前一步,大声就道:“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於菟。”

    着,康飞眯着眼睛,捏起拳头竖在眼前,“你这样的老东西,屁都不懂一个,要不是看你一把年纪……哼哼!”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长夜余火〕〔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我真没想重生啊〕〔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周仙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开局签到如来神掌〕〔万族之劫〕〔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徒弟都是大魔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