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二十九章 你这人,犯嫌得很
    老马师傅回来得很快,径直指着桌子就让身后的徒弟们把冷菜放下,足足放了十六盘,看得张石洲都忍不住问,“老马,我平时也没吃到你这么多菜色……”结果人老马师傅不买首富的账,撇嘴就:“老我也不靠你吃饭,上赶着巴结你做甚?”

    话是这个道理,可张石洲气不过,难道我还不如春林家的儿子?他忍不住指着康飞就:“那他怎么就得了你另眼相看?他也没长三只眼睛啊!”

    老马摸了摸下巴,他们厨子很少有留胡子的,上灶台留胡子,难道用胡子点火么,沉吟了一下,就:“这算是我请朋友吃的,老我交个忘年交,这不需要跟大老板你交待吧?”

    康飞在旁边听得就直笑,这位马大师傅也是个性情中人,当下开玩笑就:“不如我们斩鸡头烧黄纸结拜为兄弟……”这话一,老马背后几个徒弟都瞪大了眼珠子,就怕自己的师傅喝了假酒,上头了,真答应,那以后岂不是要喊这个把戏做师叔么?

    幸好,老马没喝假酒,到底要考虑徒弟们的感受,难不成真让徒弟们喊康飞这个二十岁还不到的老爹做师叔啊!当下就:“那我岂不是要叫你家老子做叔太爷,我年纪一大把……不行,太不划算,咱们各交各的……”后面徒弟齐齐长舒一口气,幸好幸好。

    康飞看看桌子上的十六盘,就招呼自己旁边的二狗子吃,二狗子这时候未免愁眉苦脸,刚才吃太饱了,这时候看着好吃的吃不下,尤其那个老鹅,是精选的脯肉,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

    旁的地方吃鸭吃鹅,都不大吃脯,因为肉质比较,哪怕五百年后,这东西依然是做猫粮狗粮的首选,只有专业运动员才吃脯肉,因为脯肉蛋白质更高脂肪更少。

    但扬州不一样,哪怕到了五百年后,买盐水鹅的时候,老扬州都知道,带脯的这块叫,单独秤的话,价钱比后腿贵。这是为什么呢?别的地方的肉,未免带着脂肪,带着筋,带着淋巴结之类,哪怕是腿,肌理之间再怎么清理,脂肪总是有的,故此卖相不佳,而脯肉比较厚,上面带皮,下面有骨,皮肉骨三层分明,吃起来口感有咬嚼,用刀切了往盘子上面一码,旁边随手点缀一根芫荽,看起来都十分好看。

    什么?吃肉还要看?当然,不然为什么色香味俱全,色还是排第一呢!

    就算你娶马马,不也想挑漂亮的么!按,娶马马主要功能是繁衍后代,为什么大家都好色?

    故此这十六样冷菜,样样好看,像是猪耳朵,卤得发红,里面的软骨发白,切成丝状,用白色磁盘盛着,红里透白,旁边撒几根芫荽,看着都好看,甚至你还可以给它来个名字,叫什么呢?肉红骨白芫荽绿,不如就叫,你看看瞧,一盘凉菜,哲学味道都给你搞出来了。

    所以美食永远不是单单解决肚子饿的问题,同样一个菜,旁边是桥流水,竹风飒飒,肯定比你蹲在墙根吃起来好。

    康飞甩(吃)了一筷子鹅脯,看旁边张石洲和自家老子脸色都不好,几个穿儒衫的眼睛也看着他,心里面就叹口气,总要给老爸在朋友们面前涨涨脸,当下就:“老马,我请……”老马师傅也是个妙人,闻弦歌而知雅意,搓着手就:“我请你切,自然是你做主,伙哇!你喝酒啊?我那块还有酒甸一个老朋友送我的老坛米酒,滋味着实不丑……”

    康飞一抹嘴,“就算不喝,也要把你一个面子撒。”这话把老头子听得欢喜,“你再等等,我去拿酒,陪你弄两杯。”

    看着老马师傅转身,张石洲他们已经无话可了,只能,人跟人的缘分,真真是妙不可言。

    “来,叔太爷,别客气。”康飞自来熟,主动招呼张石洲,弄得张石洲哭笑不得,想了想,这子也不简单,再了,也要把春林一个面子,当下就招呼学里面秀才,“来来来,别跟这老爹客气。”

    几个秀才笑着就伸筷子,这些人给张石洲做清客,清客么,捧主家那是理所当然之意,不是每一个做清客的都可以像戴春林那样一身傲骨,谁叫人家长得好,命也好,娶了一个能大把赚银子的马马。

    再,刚才他们刚吃,结果康飞和二狗子一阵秋风扫落叶一般吃了一个盆干盘净,海晏河清,这会子腹中正好空虚了,当下纷纷一手拽袖子一手伸筷子,气氛倒是格外热烈,四爷看了一眼自己儿子,也只能翻翻白眼,伸筷子在自己跟前最近的盘子里面夹了一筷子松花蛋凉拌豆腐。

    张石洲夹了一筷子鹅脯在口中慢慢咀嚼,不一会儿,老马师傅一个人捧着一坛酒上得楼来,把酒盖子一掀,里面的老酒黏滴滴的,闻着就是一股醉人的香,一众人纷纷叫好,清客么,察言观色是本能,故此纷纷:“乖乖,这个酒着实不丑……怕不是有二十年了吧……今儿个还是沾了春林他儿子的光……”

    有一个特别好酒的,眯着眼,用手扇着,嗅着鼻子闻那酒香,脸上一股陶醉表情,“十足二十年陈的老坛米酒,你们都不懂喝,这酒,要用新酒兑开了喝才行……马大师傅,你这个酒,是不是酒甸那位人送绰号酒神的陈老先生酿的?”

    酒甸这个地方,从名字就能看出来,那是家家酿酒,连松江府,都要从这儿来买酒哩!

    老马师傅闻言一挑大拇指,“不错,就是陈酒鬼酿的酒……”

    这个时候,楼下戏台上,刺虎正唱到最精彩的地方,楼上下一片轰然叫好,连张石洲也拿个扇子在掌心拍着表示鼓掌。

    康飞他们上楼,张石洲坐的拐角位置,作为梨园总局幕后的大老板之一,这个位置常年是张石洲坐,圆桌360度,自然只坐了能看见台下唱戏的部分,康飞上来,坐的就是背对戏台的位置。

    听见鼓掌,康飞扭头去看看,下面好像是一个旦角咿咿呀呀在唱,旁边椅子上面僵坐一个胡虏打扮的……忍不住就问:“这唱的什么东西?”

    有那爱听戏的眉头就一皱,康飞灵醒,知道自己这是得罪爱豆的粉丝了,赶紧就:“我的意思是,唱的什么意思?我年纪没听过,这位叔太爷你跟我看……”

    对面那人就是刚才脸上的铜丝掐胎金玳瑁眼镜掉茶盏里面的那个,听了康飞的话,脸色这才缓和,“这是讲正德年间,士绅之女素娥被鞑靼王子抢走,因为生得好看,那王子要娶她做王妃,素娥深明大义,假做顺从,在结婚当晚用刀刺死了鞑靼王子,然后自己自杀身亡……”

    康飞一听,卧槽,这不就是杨过在襄阳城下杀蒙古大汗蒙哥的魔改段子么?当下就:“王子我知道,不就是把秃猛可么,不过,把秃猛可不是被武宗皇帝揍趴下的么?怎么会跟士绅之女挂上关系了?”

    金玳瑁未免就撇嘴,“武宗穷兵黩武又荒诞好色……”

    康飞默默听他装逼,有心反驳两句,再想想,算了,好歹比我大清强,换了我大清,你们在座的都要被砍头。

    话,武宗还要被你们这帮读书人骂,真是倒霉透了。

    他不话,不代表别人不继续,金玳瑁翻来覆去,把这折戏夸上了天,又郑魁官色艺双全……康飞总觉得这厮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心幸好你不认识金泰妍,要不然你岂不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

    没一忽儿,戏台上演到自杀身亡,楼上下轰然叫好,掌声喝彩声不断,那个演素娥的郑魁官出来谢了足足七八次场,前前后后花了许久时间。

    康飞未免就打哈欠,心你再谢,大宝剑一个钟都完事了。

    他这打哈欠的行为,对面金玳瑁就恼了,:“你要不懂戏,就不要妨碍我们在这块看戏……”

    康飞挑了挑眉,还没话,旁边二狗子先跳起来了,“你这人好不懂道理,喝着我家康飞哥哥请的酒,还要讨嫌话,真是犯嫌得很……”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长夜余火〕〔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我真没想重生啊〕〔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周仙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开局签到如来神掌〕〔万族之劫〕〔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徒弟都是大魔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