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五十二章 小东门的藏兵洞(必看)
    梗子街往上不远,就是四爷戴春林口中的小东门,这地方号称小秦淮,河两岸全是烟花之地,小东门往前面一点,还是两淮盐运衙门的驻地。

    最开始,盐运衙门其实是在城外的,可是,盐运官员嫌弃在城外,就用的借口在城内建盐运衙门,占地甚广,有东圈门,南圈门,北圈门三个圈门。

    小东门以前是老城门,后来知府吴桂芳开辟新城,把扬州城扩大了,小东门就成了城内了,从这一点来说,城内有钱的士绅是感激吴府尊的,为什么?小秦淮河变成了内河,找表子太方便了,故此都认为吴府尊是个好人。

    正因为如此,作为城门的配套设施,小东门是有藏兵洞的,当然,现如今就全部废弃了,被盐运衙门当储盐的地方。

    扬州卫副千户朱祺打开藏兵洞的大门,举着火把就对身边读书人打扮的男子说道:“汪公,委屈你了……这守门的是我烧黄纸的把兄弟,说是盐丁把总,其实就是一个看门的,早就想找一条富贵之路了。”

    旁边身穿绉纱道袍头戴黑色方巾四十岁模样的男子正是汪直,他在海贼王徐栋手底下专门,换一句话说,就是头号大将。

    汪直摇着扇子,旁边火把燃烧哔啵直响,火焰摇曳,在他脸上晃来晃去,阴晴不定……他笑着就说:“谈何委屈?我在海上,又不是没有吃过苦……话说,你以后跟我,怕是没有在扬州卫做副千户来得舒服了。”

    朱祺就咬牙切齿,两边腮帮子不停坟起,“有什么舒服的,说是副千户,可扬州城里面老爷一大堆,见人就要磕头,那些盐商一个个骄奢淫逸,也不把我们这些卫所的赤佬放在眼里面,甚至我连见着个秀才都不敢得罪人家,还不如跟随汪公到海上快活,好歹大块吃肉大秤分金。”

    汪直哈哈一笑,把扇子一拢在手掌心拍了拍,“大秤分金?金子自然要分的,不过……”他说着,看到旁边双手搓着的守门盐丁把总,嘴角微微一歪,继续说道:“不用秤的,都是一箱一箱的分。”

    那盐丁把总听了这话,顿时嘴都笑歪了,腰杆子也忍不住弯了半截,谄笑就道:“以后还请汪公多多照顾。”

    汪直把扇子在对方肩膀上拍了拍,“放心,朱祺是我子侄辈,你自然也是我的子侄,那是不消说的。”盐丁把总被对方扇子拍着,骨头都软了三四分,腰弯得更加低了,也不顾自己快五十岁说不好比汪直还年长的事实,连连点头哈腰,“汪公仁义,义薄云天,真是及时雨……”

    他一边不要脸地吹捧汪直,一边就让几个贴心的心腹手下给汪直手下送上一笼一笼的包子,这些汪直的手下都是装扮成难民混进扬州城的,人数虽然不多,才二十来人,却是汪直铁杆的死士,做大事,足够了。

    盐丁把总这时候就谄笑,“这些包子都是扬州城内百姓自发蒸的,说是犒劳在城外斩首上千的义勇,我看都是瞎说的,可着整个扬州城,哪里有什么勇猛敢战的。”

    汪直也接过一个包子咬了一口,忍不住皱眉,他虽然是海盗,可是,扬州城里面也不是第一次来,觉得小东门品鹿轩的三十六道褶子的包子天下无双,这百姓自己蒸的包子自然就差远了。

    连接几口把包子吃了,他拍拍手,就说:“今天早晨在城门口一刀斩了战马的小年轻,倒算是猛将。”

    这时候,他口中的猛将,其实离他距离连两百米都不到,正站在小秦淮也就是古城的护城河河边。

    “沙宝亮,你去知会你家李把总,小心倭寇混进城里面夜间抢夺城门给外面倭寇打开城门。”他说着,摸了摸没胡须的下巴,沉吟了下,继续说道:“把白天没受伤和轻伤的义勇丁壮分派下去,重点防御东边的利津门和南边的安江门。”

    沙宝亮连连点头,看着小船上一身黑褐色短打的康飞,忍不住就说:“小老爷,你真要出城去刺杀倭寇啊?”

    “什么叫刺杀?我是去光明正大的杀。”康飞翻了一个白眼,“以我的武力值,跟你说了也是白搭,赶紧的,去做事了。”

    沙宝亮哦了一声,却磨蹭着不动,康飞未免就皱眉看他,沙宝亮就讪笑着搓手问他,“这个……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有话就说有屁快放。”康飞没好气。

    “那个,小老爷,那位神仙也似的娘子,真是你的小老婆啊?”沙宝亮讪讪然就问道。

    “怎么?”康飞脸上似笑非笑,“你这是想撬我的墙角?”

    沙宝亮看康飞把手摸到了倭刀刀柄上,吓得连连摇手,脸色都变了,“俺这样的下苦汉,哪里敢有那样的想法……俺只是头一回看见神仙,这神仙怎么能做小老婆哩?小老爷你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康飞未免就啼笑皆非,“卧槽,你还懂怜香惜玉啊!”说着,把脸一板,“赶紧做你的事情去,做不好,小心……”

    他说着,就做了一个威胁的手势,随后就让小船上另外一个懂撑船的漕丁撑船,那漕丁把竹篙在河里面一点,小船就在水面上悄无声息地滑了出去。

    漕丁一边撑船一边就叹息,“昨天河边上还满是灯火,今天河上却是连一条船都没有了……小老爷,我有个搭子,就在前头乌衣巷做半掩门的私窠子,乃大水多活又好,这次要是不死,我请小老爷你去……”

    康飞脸都黑了,转头大骂他就让他闭嘴,犹自不解气,恨恨扇了他后脑勺好几下,王八蛋,一点都不尊重妇女同志。

    那漕丁被扇也不敢吱声,直到康飞不揍他了,他这才支支吾吾说:“小老爷,我倒不是怕旁的,不怕你笑话,我本身想赚点银子,就让她不要再做这个私窠子,我情愿明媒正娶,娶她做马马……就怕我死的,不得人照顾她了,她一个女人家……”

    他说着,眼泪水淌淌的,就说:“小老爷要是可怜我,就看在今儿个我也是跟小老爷上战场砍过倭寇的份上,到时候,关照关照她的生意,我就算死了,也放心……”

    被他这么一说,康飞却是无话可说了,有心想告诉他,既然是做半掩门私窠子,肯定都是好吃懒做的,你一个漕丁,没车没房的,愿意娶人家做马马,也要看人家肯不肯哩!

    哪怕是有外挂的男人,这时候也是毫无办法的,只能大叹晦气,今儿个晚上碰到两个情种了,不是都说情种只生与大富之家么!

    ps:看到瑞恩斯坦同学附帖说奥丁纹倭刀砍上百人早废了,想了想,还是专门跟大家说一下吧!

    话说,我在刀剑圈子混了差不多也十几年了,简单跟大家聊一下倭刀。

    从第一把学费刀开始,我说要黑檀木做刀鞘,龙泉的刀匠说,这个,黑檀木比较贵,要加两百块;我说刀柄要紧,刀匠说,这个,工艺比较复杂,要加两百块,我说,刀镡要换个好看点的,刀匠说,这个,我们有镀金镀银的手工做艺术刀镡,要加两百块……

    总之,第一次嘛!被坑大了。

    后来陆陆续续,入了差不多有二十几把,也算是久病成医,懂了点皮毛。

    我们就讲个入门的覆土烧刃吧!

    最开始,覆土烧刃被炒的挺高大上的,一把覆土烧刃的倭刀要四位数起步。

    后来,出了一个叫做喧哗上等的家伙,其实这厮都不是龙泉人,是山东滴好汉,大概最初喜欢倭刀,后来干脆,自己雇人做上了,算是二道贩子吧!

    但,正是这个二道贩子,出了一款叫做的入门级覆土烧刃倭刀,硬生生把当时的倭刀价格给打跌下来一大块……可想而知,这厮得多招人恨吧!

    反正,这厮后来几年被龙泉刀匠喷惨了,说你一个二道贩子,浑身铜臭味,毫无刀匠精神云云。

    后来好像出了一件大事,一个刀友买了他家的倭刀,操练的时候刀断掉了,然后把脚背给扎了一个大窟窿,闹得沸沸扬扬的,刀匠们都说,你看,到底是二道贩子吧,刀都会断掉,毫无良心……

    其实,池田屋事件,扶桑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事件,新选组那些家伙事后去修刀,也是一大堆什么也就是刀尖断掉了……话说倭刀精神难道不是宁折不弯么!

    如果中国倭刀界有史的话,这家伙大概也算是九千岁了,哈哈!

    我在喧哗家入了几把刀,迄今企鹅号还在他家群里面潜伏着,后来不入他家,原因也还是他是二道贩子,他在山东,匠人在龙泉,他给你答应的,最后未必做得到,比如说,我要求刀鞘和刀刃比较吻合,别松松垮垮的,松松垮垮,大家懂的……但是喧哗基的刀鞘不是太松就是太紧。

    有人或许要说,刀要关注刀鞘松紧干什么?因为我喜欢装逼的拔刀道啊!拔出来,插进去,拔出来,插进去,拔出来,插进去……好爽的说。

    再后来,我开始入怪兽的刀了,这厮最开始是代理紫清堂的,开团购帖出了几款物美价廉的唐刀,后来就开始自己单飞了。

    这小子经常放鸽子,说一个月送货的,结果订的刀两个月才到,但是呢,我还是挺喜欢这小子的,因为,以前在别家,就我知道的,定金缴了以后等几年的,经常事。

    严格来说这厮也是个二道贩子,但好在他是本地人,和几个手艺不错的刀匠关系很好,其中有专门接老外的单的老实刀匠,因为龙泉如今比较知名的,都是嘴把式,嘴拙的根本打不开局面,所以这厮的刀,居然格外地好,价钱还便宜,我在他那儿真的入了不少把。

    他的覆土烧刃,更加便宜,五百烧,可想而知了,也更加得罪同行,被喷得名声臭不可闻,郭德纲不是说过么,讲相声的都盼着死同行……

    所以我说,讲什么名声,什么道德,都是扯淡,别说网络时代喷人的代价几乎没有,哪怕是以前,的事情难道少了么?

    你看我,老被叫督公,我叫委屈了么?对吧!

    回来继续说刀,我是武操党,刀拿到手上,难道就看个纹路么?当然是拿来操的。

    先试凌空切纸,我和我弟拿了一摞读者,撕开后试刀,有一刀直接切出一根头发丝一般的纸条,在空中旋转飞舞,我弟弟大喊牛逼,当然了,这一刀我也是蒙的,让我再砍出同样一刀我也做不到。

    再试刀破雷达,杀蚊子的那个,话说这种有压力的容器,我怀疑比过去的甲胄更能抗,第一个雷达被我用袈裟斩砍成两截,第二个的时候,只破开三分之二,第三个,三分之一,我再看看刀刃,用指腹摩挲了一下,刀口没了。

    换一句话说,如果在战场上,这把刀算报废了,要回去找研磨师傅研磨。

    所以,写到书里面,最开始可能背后背上七八把刀,但是,我总不能随身带个研磨师傅吧,不得不装不知道,就当奥丁纹倭刀带自动修复功能吧!

    以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长夜余火〕〔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我真没想重生啊〕〔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周仙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开局签到如来神掌〕〔万族之劫〕〔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徒弟都是大魔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