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五十七章 把你的银子都给我
    康飞不屑地一笑,随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所以说,要看我……在下不才,今年十七岁,剑法天下无双……”

    跪在地上的长尾景虎恨恨,“匹夫之勇……”一时间,痛恨自己没有好好练武,如果自己也有那般一刀两断的剑法,何必让姐姐大人……想到这儿,未来的军神心痛如刀绞,心中就发誓,不能娶姐姐大人为妻,便终身侍奉佛祖。

    康飞不理会这个操着公鸭嗓小屁孩的心理活动,继续就说道:“我父亲戴春林,那是扬州府学的廪膳生员,人送绰号,扬州第一才子……”

    他大肆给自己家老子脸上贴金,“别看只是秀才,可我父亲还是冶春诗社的发起人,随时可以聚三百秀才……你们懂不懂三百个秀才是什么意思?换一个你们可以理解的方式,就是三百个侍大将,不错,一个侍大将反对主公,没有任何用处……”

    他说着,还看了一眼跪着的古田福,古田福侍大将脸上涨红,死死捏着拳头说不出话来。

    “可是,三百个侍大将同时反对主公,你们觉得,哪一个主公能扛得住?”康飞缓缓巡视,“这在大明,叫做破靴阵,下至县令,上至阁老,谁都扛不住。”

    “那你怎么确定能聚集三百个?我们怎么信你?”长尾景虎终于忍不住,还是顶了一句,上杉蚜子这时候不说话,只是淡笑看着康飞。

    康飞一笑,“本来呢,我觉得我父亲大约只能有把握聚集几十个,但是,这不是还有你们的虫姬殿下么!”

    太祖有一句话说的好,要把朋友弄得多多的,敌人弄得少少的。

    长尾景虎只是摇头,爱洲小七郎皱眉,他只是个剑豪,对政治,却是一窍不通,实际上,康飞讲的那些话,他根本听不明白。

    康飞其实也没打算给旁人说明白,这帮家伙,都是粗人,他就不信,既然是朝贡团,里面就没有文化人。

    这时候,上杉蚜子就对古田福说道:“阿福,去把周良大师请出来。”

    古田福嗨了一声,刚要起身,就疼得龇牙咧嘴又趴了下来,康飞那一刀把她的大腿刺了一个对穿,虽然没有伤到大动脉,却也不是什么轻伤。

    爱洲小七郎就起身,“殿下,还是我去吧!”说着转身进舱,没一会儿,虚扶着一位穿着黑色袈裟的四十余岁模样的僧人走了出来。

    和尚看见康飞后合十一礼,“贫僧周良,见过小檀越,方才小檀越所说的话,贫僧在舱内俱都听见了,不得不佩服小檀越,有勇有谋,且智计百出。”

    这和尚面色白净,南直隶官话咬字清晰,要不是剃着光头穿着袈裟,怎么看都是一个大明典型的读书人。

    康飞点头,心说这才对嘛!扶桑搞外交的,向来都是和尚,所谓外交僧。

    他玩信长之野望天道的时候,最痛恨的,就是刚抓了武将,结果第二个月来个和尚,根本没得选,寒暄几句,直接放人。要么就是攻打城池,眼看要打下来了,结果下个月来个和尚,强制停战——简直让人想砸鼠标。

    为什么后来信长火烧比叡山?还不是秃驴们太讨厌了。

    不过,眼下不是砍秃驴的时候,这和尚,大大的有用啊!

    至于杀,是肯定杀不得的,杀了很容易落一个的口实,话说,夏言夏阁老怎么下狱的?请复河套,这就是擅起边衅,三边总督曾子重为什么被斩与市的?因为他是夏言夏阁老的铁杆同党,当然了,罪名是克扣军饷,话说,这也不算冤枉,大明的官员有一个算一个,只要跟军事沾边的文臣,如果说没克扣过军饷,那是不可能的,这个潜规则难道是说的玩的么!

    这时候和尚继续就说道:“其实,贫僧十年前出使的时候经过扬州,就听说过令尊的名声,记得当时我和大宗师手谈,还说过令尊文章乃是扬州府学第一,没想到,十年之后,故人之后已经成栋梁才。”康飞闻言,当即一笑,这个真的就是笑笑就好,这和尚假假那也是一国的使者,怎么可能真的听说过他老子戴春林的名声?还大宗师说扬州府学第一?骗小孩子呢!这和尚到底是外交僧,一张嘴就拉关系,还故人之后……真是能扯。

    “不过。”周良话音一顿,康飞当即心里面就说:戏肉来了。

    “小檀越如何保证朝贡成功呢?”和尚眼神炯炯看着他。

    康飞当即一笑,“这个很简单……”和尚哦了一声,露出请教的眼神。

    “俗话说,财帛动人心,黑眼珠子见不得雪白的银子。”康飞嘴角流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和尚,把你这船上压舱的银子都给我,那就行了。”

    “马鹿野郎。”长尾景虎当即就怒了,转身就对上杉蚜子说道:“姐姐大人,你瞧,他露出本来真面目了吧!他就是想利用你骗银子花花……”

    康飞鼻腔出气切了一声,“儿砸,不懂不要乱说话……”

    “你……”长尾景虎目眦欲裂,只恨自己打不过对方。

    “怎么?不服气?”康飞脸色不善,伸手按在了奥丁纹倭刀刀柄上面。

    “阿弥陀佛。”周良宣了一声佛号,按住了长尾景虎,然后转手看着康飞,脸上顿时带笑,“小檀越,可否把心中周详与贫僧仔细说说。”

    “这还不简单。”康飞大大咧咧开始吹牛,“我父亲创办的冶春诗社,在扬州府那也是顶顶有名的,如果有个几十万两银子砸下去,每个入社的秀才都发个身股红包,再成立一个商社,对了,那西商张石洲,也是我父亲的至交好友……成立商社以后,我大明的丝绸瓷器,卖给谁不是卖,对不对,也省得你们去买高丽茶碗,高丽的茶碗,那也是人用的么?”

    后来扶桑的千利休说高丽茶碗古拙,符合茶道的本质,放屁,那只是因为扶桑自己烧不出来,又不能大宗采买大明的,只能退而求其次,用简单粗糙的高丽货色,却非要往自家脸上贴金。

    “那。”周良和尚这时候也动心了,身体微微前倾,“如何保证往来呢?”

    康飞白了一眼,“很简单,官商勾结,再拿银子开道,这么简单,和尚难道不懂?”

    周良和尚尴尬一笑,“这个……贫僧是外国人。”他又不是落籍在鱼鳞册上拿了黄卡的,一个外国人,凭什么赚大笔的银子还能安全拿回本国?又不是是丝袜救国,大明的官员还没那么傻。

    康飞就笑了,“所以说,有我啊!再说了……”他说着就看向长尾景虎,不怀好意地说道:“我如今不是成为上杉家家督上杉景虎的义父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凌风凌炎全文免费〕〔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夜北108个徒弟〕〔我真没想重生啊〕〔长夜余火〕〔万族之劫〕〔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大周仙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