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七十九章 凤指挥的小算盘
    把凤霁朝气跑了后,康飞转脸瞧了瞧徐线娘,就说:“线娘妹妹,接下来我们这儿一家人团聚,你一个外人,是不是不大合适啊!”

    这时候的徐红线有些犯花痴,盖因为刚才康飞在房顶上来回窜了一圈,这,太符合徐红线的审美了……《大话西游》里面那句台词怎么说来着,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古代的女性为什么做梦都想着凤冠霞帔?

    现代女性为什么宁愿坐在宝马里面流泪?

    这也是为什么太多的女性容易跪倒在权势脚下,这天底下还有比权势更像是踩着七彩祥云的英雄的么?

    当康飞从房顶上一跃而下的时候,他身后是一轮夕阳,那一刻,在徐红线眼中,康飞简直像极了一个踩着七彩祥云的英雄。

    所以她发花痴了。

    被康飞那么一说,她一下就惊醒过来,瞧着康飞笑嘻嘻看着自己的,脸上顿时就飘起了两朵红云,出名的豪爽性格的魏国公府五小姐居然两只手绞扭着一方帕子,这要是落到南京那些勋贵家小姐眼中,怕是能惊掉一地的眼珠子。

    还是凤蓉娘站出来做拦停,“线娘妹妹和我是手帕交,情同姐妹,怎么就不能在我家?倒是你,我还未过门,现在天色晚了,你留下于礼不合,还是先请回去吧!”

    旁边老管家着急,可是凤蓉娘是大小姐,大小姐都说话了,轮不上他做主哇!

    康飞忍不住就瞧了凤蓉娘一眼,心说你这是过河拆桥啊!正要说话,这时候,里面传来一声咳嗽,随后,一个男子声音就说道:“我们鞑官人家,可没那样的规矩……这凤家,还是我说了算,满叔,把姑爷请进来。”

    老管家顿时满脸的喜色,“老爷,姑爷带着街头老张家的猪头肉,还有两斤花雕酒,你们翁婿正好吃酒,老奴我再去准备几个下酒菜……姑爷,快请,里头请。”

    说话间,扬州卫指挥佥事凤玘这时候站在间壁旁,身上穿着一件豆色绉纱道袍,头上戴着一顶六合一统帽,脸色有些蜡黄,一手捂着腰肋间又咳嗽了一声。

    看见凤指挥后康飞脸上顿时带笑,快步就走了上去,“爸爸你怎么出来啦!你身上那个火枪的伤不大容易好,要慢慢养着……”

    凤指挥被他这么一叫,满脸堆笑,笑得牙龈都露出来了,欢喜得不行,心里面就说,到底是我看上的孩子,这孩子,打小就老实乖巧,要不是春林兄一直没中举,我家未必能得这个乘龙快婿,这是,蓉娘这孩子不大懂事,还是委屈了康飞这孩子……

    凤蓉娘要是听到他老子的心声,估计得吐血……康飞这夯货,两年前就是梗子街上出名的甩子,我怎么还委屈他了?

    徐线娘听了未免也觉得浑身肉麻,凑过去低声对蓉娘说:“蓉娘姐姐,他怎么脸皮这么厚啊!”一点也没反应过来,自己他啊他的,口吻非常不对。

    凤蓉娘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走上去搀扶住自己老子的胳膊,低声就说:“爸,你身上伤还没好全呢!他这又是猪肉头又是花雕酒的,根本没把爸爸你放在心里头……”

    民间风俗,猪头肉是,风邪偏盛者忌食。

    “你懂什么?”凤指挥就呵斥女儿,“花雕酒活血,猪头肉养生,你老子我又不是躺在床上要死要活,怎么就吃不得?我看你跟你舅舅去南京在魏国公府上也没学到什么本事,尽学了些小气虚气了。”

    他这话,连魏国公府都埋怨上了,却不是没有道理,女儿跑去南京,为的是什么,他心里面很清楚,无非不满意自己挑的女婿,还能有什么?小舅子也不懂事,那魏国公府的马屁有什么好拍的?即便魏府是国朝顶儿尖儿的一门两国公,可到底已经是不受朝廷的待见……

    所以说凤指挥是个明眼人,不然怎么想着给女儿挑了个扬州府学秀才家的孩子,他家再怎么样那也是世袭的指挥佥事,正四品的武职,真说起来,只要姑娘漂亮,那也是能巴结上侯爵伯爵人家的,可大明的公侯伯,除了南京魏国公差遣南京守备,北京武定侯提督三千营,还显得几分尊贵,其余的,大抵不成样子了。

    在嘉靖初期的时候,内阁阁老方献夫上奏说,上善其言,诏,

    在大明中期,本来就有的潜规则,再加上,那真是黄鼠狼下崽子——一窝不如一窝。

    像是扬州卫,说起来,凤指挥是以指挥佥事体统行指挥使事,大小那也是三品武官,可是,他看见四品的扬州知府吴桂芳甚至七品的监察御史吴尧山,都要庭参见礼自称卑弁,那么,武人的地位如何,就不消说了。

    当然,也有牛人,譬如明末刘铤、杜松,这都是亲自揍过知府老爷的武将,可是,那是特例,不能一概视之。

    卫所兵,讲真,这个训练度,还未必记得上五百年后小学生的体育课呢!就这,扬州卫所兵都坚持不下去,为甚?大家都去做小买卖了,像是原本扬州卫卫所兵操练的校场,如今是出名的卖各种吃食的地方,等于后世的美食街。

    在扬州甚至衍生出一条俚语,叫做,意思就是完蛋,比如你做生意亏本,旁边人笑话你,就说,

    就这些做小买卖的卫所兵,能打才见鬼了,那么,他们的上官凤指挥,能拉出一百来骑兵,讲真话,这都算是有本事的了。

    即便如此,扬州人口百万众,理论上都归知府吴桂芳管,那么,只有一百多手下的凤指挥,自称卑弁,也就不奇怪了。

    文贵武贱,事实上已经深入人心,不可扭转。

    所以,凤指挥不乐意去巴结南京勋贵,觉得女儿不如嫁给前门梗子街上戴春林香粉店的少东,起码,那孩子知根知底,老子又是府学廪膳生员,家里头还有一爿店,怎么看,女儿嫁过去都不会吃亏,真要嫁个勋贵,那些人家,给女儿再多的嫁妆傍身都没用,一个说不好,说不定能让女儿吞下那些嫁妆。

    这种事情,勋贵人家没少干,凤指挥心里面清楚得很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长夜余火〕〔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我真没想重生啊〕〔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周仙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开局签到如来神掌〕〔万族之劫〕〔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徒弟都是大魔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