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八十一章 钱过北斗,米烂成仓
    康飞逗了徐线娘一句,就不再撩拨她了,毕竟,这是凤宅,是老泰山的家里面,老丈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他和老丈人在二进院子里头吃酒,徐线娘不知道那一根筋不对,非要留下,凤指挥看在她喊了两声,便也给魏国公府五小姐留了体面。

    老都管满脸欢喜,在院子里头摆下一张黄花梨的对折镶贝母铜胎嵌面磨光桌,吆喝几个健妇出来摆上一圈南官帽儿椅,旁边放了细腰高甸洗面盆架子,把几块面巾用香胰子在面盆里面搓得香喷喷的,给几人递上去净面。

    随后,两个健妇又搬来一个薰香铜炉在墙角下上风处远远地放着,另外两个健妇忙不迭把桌子上摆上四看果,四干果,四鲜果,四点心,四拼盘……再分别摆上碗筷杯碟,是一套成化年间官窑烧制的青花釉里红。

    这时候,老都管才郑重其事地把康飞刚切的猪头肉给摆在了圆桌中间。

    凤指挥让众人不分主客大小团团坐了,康飞正准备给老丈人敬酒,结果旁边老都管先自斟了一杯敬他,说:“姑爷,老奴我麻了胆子,借花献佛,先敬姑爷一杯酒,万请姑爷给老奴一个面子,满饮了。”

    康飞看老管家满头白发,态度又低,怎么敢不给面子,赶紧起身,“老都管言重了,康飞先干为敬。”说着一昂头就把一杯酒给喝了下去。

    老都管瞧他这个态度,格外高兴,陪他喝了,这才说道:“老爷,我再去请几个菜,这酒虽好,老爷你不可多饮。”

    凤指挥这时候就说,“满叔你何不坐下来陪我多吃几杯。”旁边凤蓉娘和凤霁朝也都说,“满爹爹,不必忙前忙后,坐下来吃罢!”

    老都管坚辞不就,凤指挥没奈何,只得让他去了,康飞就凑趣,说:“老泰山,你们这是主仆情深啊!”凤指挥就叹气,说:“满叔在我凤家伺候了七十年了,说起来,我凤家亏欠他良多。”

    这边吃了一圈酒,旁边伺候着的健妇赶紧递上面巾给老爷和诸位姑爷小姐少爷们净面。

    康飞在家还真没享受过这样的伺候,说起来,凤指挥家到底是世代的指挥佥事,又是在扬州,家底子还是很肥的,古人一样会享受,只不过是用人堆砌富贵,而不是五百年后享受的是工业文明带来的便利。

    那边老都管又催着厨房上了四个热菜,分别是爆炒腰花,软炸猪肝,鸡汁虾仁和琉璃里腔。康飞对腰花虾仁这些是吃腻了的,腰花、猪肝、虾仁在大明大约还算得上招牌菜,等五百年后,腰花和猪肝已经沦落成为家常菜和大排档特色了,虾仁也毫不出奇,倒是琉璃里腔,味道很是不丑。

    这里腔,实际上就是猪板油,切成条状,用蛋黄糊了,再放入油锅炸,炸到颜色金灿灿似化非化的时候,起锅再用糖浆一裹,颜色便如琉璃,棕黄透亮,外表酥脆,里面丰满,板油已经化成一泡清水,顺喉而下。

    康飞连吃两块,赞不绝口,又给旁边蓉娘夹了一块,蓉娘脸上有些微红,心说我家还要你做主么,但,不得不说,女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喜欢男人小意奉承的,像是帮着夹菜,这就是典型的小意奉承了,故此未免心里头还有几分欢喜。

    可随后,康飞又给徐线娘夹了一块,凤大小姐那几分欢喜顿时当即就散了一大半。

    徐线娘抬眼看看蓉娘姐姐,小心翼翼咬了一口,觉得甜丝丝的很是适口,忍不住就觉得,这,大约就是甜蜜的味道。

    凤霁朝看康飞这样子,忍不住就哼了一声,一伸筷子就叉了几块琉璃里腔在自己跟前的碟子里头。

    这一桌晚饭,虽然有些别扭,但,终归还算是宾主俱欢。

    康飞喝了好些杯酒,脸上红红的,接过旁边仆妇递上来的净面面巾,擦拭了一把脸,抬头看看,旁边一棵石榴树枝丫正好伸出来,天上明月皎然,于是就舒了一口气,“再过几个月,这石榴结子时,也不知道我吃不吃得上。”

    坐在对面的凤指挥揩了手,拿手指摸着下颌短须,听着他这么一说,就问他为何。

    康飞就叹气,“我跟张桓老将军吃酒,老将军说他敬佩曾子重为国的豪情,要南下佛山护送曾子重的妻儿,我当时脑子一热,就答应了老将军要陪他一起南下。”

    他话这么一说,众人顿时无语,这时候交通不发达,古人的感情为何那么炽烈?动不动就是托妻献子的,原因很简单,出一趟远门,有时候真的就代表着天人永隔再无相见之日。

    说完这话的康飞抬头看了一会儿月亮,就起身哈哈一笑,“酒足饭饱!老泰山,与我一盏灯笼,我就回去了。”

    旁边伺候着的老都管赶紧拿了一盏的灯笼递了上去,康飞接过,谢了老都管,一摇三晃走到凤家的门口,转身就道:“老泰山,小子我走啦!”

    凤指挥扶着门瞧着他,这时候就说:“年底回来,你和蓉娘就把亲事给办了,你觉得如何!”

    “一切悉听老泰山尊命。”康飞说着,又对老都管说道:“老都管,不消送了。”随后唱了一个诺,乘着月色转身就去了。

    凤指挥身后些,徐线娘看着康飞的背影,忍不住就对凤蓉娘说道:“蓉娘姐姐,你瞧他,背影飒沓得紧……”

    凤蓉娘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旁边凤霁朝突然就说:“五姑娘,要我送你回驿馆么!”

    徐线娘白了凤霁朝一眼,“我今晚自陪蓉娘姐姐睡,你一个小屁孩子,操什么心。”

    啪嗒一声,凤霁朝觉得自己的心碎成了五六瓣。

    ————————————

    康飞回到梗子街家中,四娘娘早就准备了醒酒汤,看他满脸通红,一边责怪说,“我倒了八世霉,伺候完你们老的还要伺候小的……”一边就心疼,说:“这个凤玘,到底是武人,也不知道心疼女婿……”

    听着老娘的嘀咕,康飞忍不住就笑,把醒酒汤喝了,就问他老娘说:“老娘,我觉得我们家香粉店蛮赚钱的,这钱到哪块去了?怎么也不见你请几个人伺候伺候……你好歹也让儿子过一过的日子撒。”

    四娘娘就哼了一声,“我们是正经人家,不像凤玘他是世袭的鞑官……”康飞哦了一声,懂了。当官的才能请那么多仆妇,他们老戴家的香粉店说不准赚钱比凤指挥家多,但是,他老子是扬州府学廪膳生员,是秀才,是才子,真要钱过北斗,米烂成仓,僮仆成群,朱马成行,大约,就太招摇了。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就给老娘点了一个赞,“还是老娘你勤俭持家,会过日子,戴春林也不晓得上辈子敲烂了多少个木鱼,修了八辈子的福,才娶了老娘你做马马……”

    四娘娘就啐了他一口,“尽浑说八道。”心里面却是被儿子说得美滋滋的。

    站在廊下的四爷听到儿子胡说八道,忍不住就干咳了一声,把康飞吓了一跳,赶紧觍着脸就摇手喊了一声,“老爸,我刚才还跟老娘说,康娘子啊!你前世肯定五百次跟老爸擦肩而过,暗恋老爸,菩萨看你可怜,这才让你嫁了老爸这个扬州府大才子……”

    四爷板着脸,把袖子一拂,转身走了,康飞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又给老娘支招,“老娘,你马上回房间就让老头给你写诗,写不出来就不让他上床睡觉……”

    四娘娘忍不住,一伸手就敲了儿子后脑勺一下,想了想,却又噗嗤一笑,俨然如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凌风凌炎全文免费〕〔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夜北108个徒弟〕〔我真没想重生啊〕〔长夜余火〕〔万族之劫〕〔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大周仙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