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八十七章 虽不雅驯,却得野趣
    吴桂芳被刘清江当面指责颟顸(音man,han),差一点把鼻子都气歪了,心说,你不过是张希尹的纳兰,居然指着老夫鼻子骂老夫颟顸?这还有天理么!还有王法么!

    就好像礼部尚书雅称储相一般,纳兰,那是干女儿的雅驯的读法,可若论质朴天成,还要数五百年后的齐逼小短裙这个读法,虽不雅驯,却得野趣。

    而齐逼小短裙刘纳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犹自步步紧逼,“老府台,这等样人,应该逮拿入狱,或徒或流,方才显得朝廷昭彰……”

    吴桂芳突然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哈一声,旁边伺候的门子赶紧拿了一个痰盂过来,递到了府尊老爷跟前。

    一口又厚又浓的痰从嘴边慢慢挤出来,挂在唇边,晃晃悠悠,将坠未坠……看得旁边的刘清江顿时皱着眉头,恶心不已,还没脱口的话顿时自己就咽了下去,可随即她自己就想到了这个字眼,顿时扛不住了,捂着嘴巴跌跌撞撞跑到旁边干呕不止。

    这年月混得好的读书人,大多要标榜自己有雅骨,雅在别处,还要花心思,譬如写诗,雅不雅别人不知道,自己肚子里面先要有货,十分难了。

    故此,又有一种俗一点的雅,叫做不吃大荤,酒要吃菊酒,茶要喝花茶,饭么,最好是茶泡饭,有点菇、菌弄汤,也行,肉,就不必十分沾了,毕竟不雅,正所谓,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刘清江和这班名士往来,把不吃大荤的俗雅,学了一个通透,看见吴府尊这一口痰,顿时就吃不消,干呕不止。

    这时候吴桂芳就冲着端痰盂的门子使了一个眼色,那门子从府尊上任以来就一直跟在身边,是个贴心人,顿时心领神会,当下就故意捏着鼻子娇声说道:“老爷这一口痰怎么这般浓厚,若是要咬,咬几口都咬不断哩!”

    咬几口都咬不断顿时就在刘清江心里面形成了画面,这时候刘清江再也控制不住了,一张嘴,哇地一声,吐了一个稀里哗啦,到最后,连黄疸水都吐出来了,空气中一股子酸腐味道。

    到了这时候,哪怕脸皮再厚的人,也坐不住了,刘清江深知丢了大丑,眼睛红了一圈,勉强告了饶,匆匆出门,从旁边花厅出了府衙的侧门,这时候心里面的委屈才浮上来,眼泪水止不住地流淌,拿扇子遮着脸,快步就家去了。

    那后衙里面吴桂芳这时候拿帕子擦着嘴巴,脸上满是厌恶之色,旁边门子匆匆打了水来,绞了一个凉凉的手巾把子给他,就说:“老爷,你也忒是好说话了,不过是南京礼部尚书相与的一个表子,怎么敢在老爷跟前拿大。”

    吴桂芳未免就长叹了一口气,接过门子绞的手巾把子,展开后在脸上狠狠搓了两把,“我如何不知道,只是,到底还是要把张希尹一个面子,何况,这刘清江是秦淮河十二楼主事,在士林中很是有些手面……”他说着,又叹一口气,“我倒不怕她,我怕就怕……”

    他肚里面有话没说出来,我就怕戴春林家那个小的,真惹恼了他,他真就造反了。

    将心比心,他自己也是年轻过来的,所谓年轻气盛,干点儿出格的事情,菩萨都能原谅,但是,普通人年轻气盛,干点出格的事儿,再出格,能出格到哪儿去呢?

    鱼肉乡里?

    横行不法?

    这才能出多大点儿的事情?

    关键是那戴遇仙,不曾读过圣贤书,胸中全没有敬畏之心可言,偏偏又武勇比肩霸王,他要是一怒之下,在扬州城振臂一呼……

    吴桂芳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把手巾把子递给门子,吴桂芳叹气就自言自语道:“幸好,他还有老子老娘……”

    ————————————

    第二日,康飞打家里面出来,去二狗子家中叫上二狗子,离开的时候,看潘娘子唯唯诺诺不敢说话,心里面就叹气,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来,“嫂嫂,大郎哥哥不在家,我这个做弟弟的也忙,不能时常来帮衬帮衬,这银子嫂嫂且请收着,若是万雪斋那边再来纠缠,嫂嫂放心,万雪斋虽有钱,我要杀他,不过探囊取物……”

    潘娘子听了这话,心里面一抖,默默就把银子收了。

    和二狗子离开家后,两人到了小秦淮河歪子巷的河对过,站在桥上,康飞看着那飞檐,还有在桥上就能看到里面的沿着照壁修的假山,忍不住就嘀咕了一句,“辣块妈妈,万雪斋这王八蛋真有钱,这房子修的着实不丑。”

    旁边二狗子听了他说话,当即就道:“康飞哥哥,你家也应该修缮修缮了,那房子比你年纪都大,况且哥哥你如今也顶门立户了,日后少不得要娶小马马,跟叔叔婶婶并在一起过,不方便,何不就把宅子原地再起上去,做个两层,前面两层店面,楼上堆货,中间叔叔婶婶们住着,最后一进,哥哥你自和嫂嫂们过日子,进出走后门,也方便……”

    这话,要是给四娘娘听见了,恐怕要拿棍子打断二狗子的腿,骂他小兔崽子,敢撺掇我家康飞分家。

    但是,听在康飞耳中,顿时就起了心思。

    他本就觉得不便,有买新宅子的心思,只是,不好跟老子老娘开口,如果能如二狗子说的这般,既不跟老子老娘分家,又能得个自由,省得光屁股睡觉,还要担心老娘不敲门就进来……

    二狗子看他脸色,这时候就补了一句,“况且,哥哥,你那位扶桑公主小马马,如今是进京面圣去,迟早,是要家来的,那扶桑虽然肯定是个弹丸小国,可这位小嫂嫂到底是个公主,怕是两层楼都不够住哩。”

    他这么一说,康飞顿时就打定了主意,修,一定要修,往三层盖。

    看康飞脸上一笑,二狗子心里面也笑了,他要去梗子街找康飞玩儿,时常被四爷四娘娘白眼,如果修了宅子,虽不分家也是分家,起码,他自后门去寻康飞,不要看四爷四娘娘的白眼了。

    心里面欢喜,二狗子就快走了几步,一溜小跑到了兰频频的宅子跟前,两个衙兵认识他,顿时喊了一声,狗爷。

    二狗子装着老成,点了点头,探头又往巷子深处瞧了瞧,这时候,康飞慢悠悠走过来,两个衙兵赶紧要磕头,康飞就拽住两人,“磕什么头,我早就说过,不喜欢这一套,咱们不是去打仗,我也不是什么督抚老爷,还要你们庭参。”

    两人便打了一个佥(注1),随后挺胸突肚,站得笔直。

    二狗子这时候打望了一下,就对康飞说道:“这条巷子我晓得叫什么了,这是瞎婆婆巷,原来这个巷子里面住着个瞎婆婆,据说活了一百一十九岁哩,后来这巷子就叫瞎婆婆巷了。”

    康飞往巷子里面瞧瞧,道路狭窄得不行,心里面就说,恐怕是狭瞎同音,以讹传讹了。

    注1:打佥,又做打千,屈一膝行半跪礼。金瓶梅第三十五回:西门庆道:“也罢,应二爹赏你,你吃了。”那小厮打了个佥qian儿,慢慢低垂粉颈,呷了一口。

    《大明会典》里面就有这个礼,普遍见与卫所,建州卫学了这一套去,到了我大清,成了普遍性礼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夜北108个徒弟〕〔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长夜余火〕〔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大周仙吏〕〔顾汐龙慕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