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一百三十六章 堂屋教子,房里教妻
    /!无广告!

    唐荆川这一拜,张老将军也不谦让,实实在在就受了他一礼,随后这才说道:“我要不受你这个礼,怕你是要睡不着……小唐,老夫我托大,叫你一声小唐……”

    “老将军千秋豪士。”唐荆川顿时拍了他一句马屁。

    老将军听他这么一说,心中极为受用,便用手摸了摸自己胡须,旁边康飞立刻就说:“老爹爹你洗手没有。”

    张桓一听,未免就瞪www.xygylp.了他一眼。三人分宾主坐下,唐荆川也不嫌残酒剩菜,先自干了三杯。

    “好。”张老将军未免就赞了一声,随后再白了康飞一眼,这才说:“你也是个快士,不像这小子,连喝酒都要偷奸耍滑。”

    康飞顿时就叫撞天屈,“老爹爹,说话要凭良心,你们两个加起来超过一百二十五岁,我今年才十九岁,虚岁,你说我喝酒偷奸耍滑,拜托,我连那大姑娘都不去睡,陪你一个糟老头子喝酒,你还要怎么样?来,我倒要问你一句,你老人家十九岁的时候,是陪大姑娘时间多呐,还是陪自家长辈时间多……”

    &nbs老将军是个实诚人,闻言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

    他家世袭的扬州卫指挥使,不管是大明还是五百年后,怎么看,都是标准的纨绔子弟。

    旁边唐荆川闻言大笑,放下酒杯就说了一句,“夫子云,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矣。不过,我们和你,那是忘年交,这世上岂有重色轻友的道理?”

    张老将军听了顿时点头,一脸言之有理的表情,康飞不得不悻悻然说了一句,“行行行,荆川哥哥你是会试第一,天下屈指可数的大才,你说的最有道理了。”

    正说话间,外面二狗子挑着个灯笼进了院子,身后还跟着两个驿卒,又背又扛的,连那个江都县的押解衙役张三都背着个大包裹。

    二狗子进来后,把手上那盏的灯笼转手交给旁边的驿卒,喜滋滋就对康飞喊道:“哥哥你瞧,我买了许多好东西……”说着,献宝一般就把东西拿出来,板着手指数到,“这个是湖州当地最知名的自研斋的毛笔,据说取的是天目山野狼的爪尖毛,十几匹野狼才能凑一支笔呢……”

    唐荆川和张桓老将军相视一笑,唐荆川是江南文宗,张桓老将军虽然是武将,可他也曾为监生,不像二狗子,他哥哥张大郎小时候,家境尚可,等二狗子出生没多久,他老娘被他老子拿刀剁了,闹出好大风波,后来家境就每况愈下了,故此二狗子在卫学里面也就开蒙了两年就不读书了。

    康飞看二狗子这番举止,当下没好气就说了一句,“你怎么不去扶桑买个马桶盖子回来呢!”可惜,这句话用错地方,俏媚眼做给瞎子看了,根本没人懂这句梗的意思。

    二狗子抬头就诧异,“哥哥不是每常说扶桑连个瓷碗都烧制不出来,故此他们要来我大明做买卖,咱们大明不肯,那他们就只能跟着咱们大明沿海本地大家族去抢了……那些穷鬼不是只有破扇子烂打刀么,为什么要去扶桑买马桶?咱们扬州的描金马桶天下无双……”

    唐荆川和老将军原本只是浅笑,这时候忍不住大笑起来,康飞忍不住捂脸,辣块妈妈,二狗子这王八蛋,真是浅薄……

    他忍不住一下就站起身来,指着那押解衙役张三就喊道:“张三,你是不是闲的没事干了?不如我给你们江都县正堂递张名刺,给你换个工作,譬如说……”他说着就冷笑,“去做个牢子。”

    张三一听,顿时噗通一声就往地上一跪,他这个衙役,那是真卖了房子才租赁了二十年,这几年刚捞了一些,像是这次押解曾贾氏,他可是收了银子的,整整一百两。

    曾子重是清官不假,史书上也说他,可是,官老爷的家无余财,和普通百姓的家无余财,那能是一回事么?

    比如说海瑞,说清官必定要说起的一个人物,可这位爷,七十几岁死的时候,身边,也就是说有两个小老婆四个奴婢,这个待遇,哪个老百姓有?

    像是曾子重,比如说,当地某大家族死了老人,请他写墓志铭,然后,给润笔费,作为三边总督,给你家老人写墓志铭,收三五百两银子,不算多吧?这个在大明,是合理合法的收入。

    后来有人也学这种路数,说,我儿子是书法家,一幅字要两百万,可惜,我兔不认可,一查,一样给逮了起来。

    所以说,张三是实实在在收到银子的,曾贾氏也不是穷光蛋,破船还有三斤钉呢!

    康飞威胁张三说要让他去做牢子,那怎么行,牢子,那就是狱警了,这个工作不管在哪儿都不算是肥差,指着做牢子那三瓜两枣,他张三不得穷死么?

    张三大声叫冤,“小老爷明鉴,小老爷明鉴……这是狗爷有孝心,贤良淑德,这湖笔,是专门给小老爷你家里头的老爷准备的。”

    康飞一听,哦,给我老爸买的,可是,什么叫贤良淑德?

    当下他上去就是一脚,把张三给踹翻在地,大骂道:“辣块妈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随后,指着二狗子就大吼道:‘让你好好念书不念,专门走歪门邪道,狼毫,狼毫,那是黄鼠狼的尾巴,你还真以为是野狼的爪心毛?人家看你大白天打个的灯笼,就知道你是个措大,这是摆明了骗你哩,二百五……”

    他脸都气红了,心说怎么就没一个省心的呢!

    二狗子被他骂得抬不起头来,低着头,眼泪水就在眼眶里面打转,康飞看他这个样子,未免格外来气,辣块妈妈,你以为你真是傻孢子,露个香肩就能上头条?

    “你看看瞧你这个样子。”康飞真是怒其不争,“给你换一身扬州样,你就能去艳压群芳……问题是你以为你自己是小东门十二金花么?你现在是扬州左卫千户,不是小秦淮的表子,你做这个官,但凡把兵练好,走遍大明都不怕,老是搞那些歪门邪道,有什么出息?就算老子真睡了你,把你当个门子,你瞧瞧张老将军身边那老门子,难道你想老了老了成那个样子?”

    二狗子含在眼眶里面的眼泪水终究没忍dzgrdjt.住,就扑哧扑哧往下掉。

    旁边老将军看着不是个事儿,当下就干咳了一声,“小子浑说什么呢?”

    康飞把手一拦,“老爹爹你别做拦停,我今儿个非要好好教训他不可……”

    老将军未免就把眼睛瞪了起来,“堂屋教子,房里教妻,他又不是你儿子,你大庭广众之下,把他训成这样,成什么话?你要真当他是个门子,领回房里面教训去,老夫我还高看你一眼……”

    张三跪在地上不敢吭声,两个驿卒缩在院子门口瑟瑟发抖,这一庭院的老爷,他们哪儿敢插嘴。

    康飞被老将军这么一说,未免悻悻然,再看二狗子垂泪的模样,心里面未免一软,唉!算了算了,这臭小子才十五岁……

    这时候,二狗子抬手拿袖子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道:“老爹爹我不要你做拦停,哥哥这是为我好……”这话一说,未免把张老将军给气乐了,当下就冷笑,“是,老夫我多事了,俗话说,小夫妻吵架,狗都不愿意搭理……”

    康飞看着这话越说越不像个样子了,当下就呵斥二狗子,“快森,看到你就来气,回房间把我写的兵书誊抄二十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凌风凌炎全文免费〕〔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夜北108个徒弟〕〔我真没想重生啊〕〔长夜余火〕〔万族之劫〕〔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大周仙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