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一百四十七章 二斤八两和东晋遗风
    /!无广告!

    阿童木疑惑张二扣这位上官不好相处,结果这时候二狗子接着就说:“为官当有威仪,你这身打扮,实在见不得……我看你身材与我差不多,待会儿回去,我那儿有合适的曳撒,与你一件穿。”说着,未免还要显摆一下,“那可是扬州城里面多子街上花了一百多两银子买来的,胸前的蟒绣得极精细,等闲见不着。”

    这最后一句,实在有些画蛇添足了,可是,阿童木依然感激涕零,赶紧就要跪下磕头,可是二狗子却拽住他,“哎!你我日后就是一卫的兄弟,我们又是世袭,子子孙孙都要至亲骨肉一般……对了,你这头发,回去我与你一顶冠戴。”

    旁边康飞听着,未免诧异,心说二狗子这个二百五,居然超常发挥了。

    阿童木更是感激得不行,挣扎着就还是跪下来给二狗子磕了个头,二狗子笑眯眯的,咧开嘴巴露出里面被蛀掉的后槽牙就笑。

    他们这边跟唱戏一样,旁边冷眼旁观的铁大侠心里面未免又酸又妒,忍不住便瞧不起阿童木,觉得这个世侄,眼皮子实在是浅了,一个世袭的百户值当什么?哼!想要收买自己,不说总兵,起码也得一个参将罢!

    旁人也是又酸又涩地,心里面未免就说,你早说这话,我们何必挨这一顿打?当下未免有人就喊,“这位小相公,俺叫杨曲阿,使一口三十六斤重三尖两刃刀……虽然敌不得小相公你,等闲三五十膀大腰圆的汉子那也是进近不得身的。”

    说话这人习惯吹嘘,却也知道给自己打补丁,顺手拍马屁。可是,康飞一听什么使三十六斤的三尖两刃刀,这种人顿时就不想要。

    普通人一听三十六斤,未免就要大赞一声这是真好汉,三十六斤暗含天罡之数,显然本事了不得……可康飞又不是普通人,自然知道,这些都是胡吹大气的。

    他或许是使三十六斤的三尖两刃刀,但是,那是在njhsdk.家用来打熬力气的,真要这么说,明代还有号称使一百二十多斤大刀的一代猛将刘铤刘大刀呢!问题是,那是读书人吹嘘的,读书人还说红衣大炮呢!你敢信?你这炮,怕不是叫或者罢?

    真正上阵的家伙什,西方的双手大剑,也不过五到八磅,或许有人要不服气,说西方也有传世的实物二十斤重的,问题是那东西叫仪仗剑,阅兵用的,拿来以壮观瞻的。

    扶桑的野太刀,传世的大包平,重公斤,清江大太刀,重公斤,备前长船伦光,这个刃长一米二,重公斤。

    戚继光最老实,说自己缴获倭人长刀,然后试制一批,

    作为一个打全甲的冷兵器爱好者,康飞怎么能不知道这些知识呢?

    后世信息爆炸,全球大力士比赛,那些身高两米两百多斤的北欧大汉,一使力气,的确有把两百多斤水泥桶给扔过头顶的……问题是,人家身高两米开外,体重二百多斤,平时类固醇当饭吃,而且爆发也就一下子,有些大力士,甚至挣得满脸通红,额头爆筋,毛细血管都裂开,导致满脸血……

    看完这些,再看传武吹嘘自家老祖宗,说我家祖师爷爷,那一拳能把人打飞出去好几丈……你家祖师爷爷身高多少?体重多少?

    ……可是架不住有人一听这些就嗨得不行,比土味摇还嗨,还信誓旦旦的,搞得跟信仰一样,这就说不起来了,你都信仰了,这还说什么,或许等哪天信仰破灭再来聊这个话题罢!

    所以康飞一听这三十六斤的好汉就知道是假好汉,根本不想用。

    况且,赏不可滥。

    任何东西,泛滥了就不值钱了。

    他就嘿然一笑,正要说话,这时候,铁胜男站在院子门口张望,瞧见自己的丫鬟耥耙果然把铁甲给拿来了,顿时大喜,转身就喊,“你不要收买人心,俺们还不是一路人哩。”

    铁蟒铁大侠看女儿真把铁甲给搬来了,忍不住眼角抽搐。

    当然,也就只是眼角抽搐罢了,后世顶风作案吃穿山甲都不怕,那还是法治时代,这年月,皇权不下县,他能有多怕?

    甚至他心里面也有些期盼,盼着女儿穿上铁甲,真把眼前这小子给教训了,女儿从小就是个饭桶,披了甲就跟一头蛮牛似的,说不定真能把这小子教训一顿。

    当下他就捏着鼻子装傻,他家老管家缩在后面看老爷装傻,更低着头,拼命把身子往院子里面senlinffm.阴暗的地方藏,只恨月色太好,亮堂堂的脸上纤毫可见,老天爷有时候真是讨厌得紧。

    铁胜男在耥耙的帮助下穿好了铁甲,她家这甲,乃是铁叶子扎甲,就是把穿孔的铁片一片趴在另外一片上,再用牛皮绳子从孔中双双穿过……这是中国传统的甲胄技术,商代就有了,那时候是青铜扎甲,随着锻造技术进步,铁片不用火,用冷锻,号称五十步强弩不能入。

    等她把甲披好,再接过耥耙递上的头盔,自己就把秀发一挽,随后把头盔往头上一扣,

    她这头盔,边上肿大一圈,看起来奇怪,其实就跟皮包一翻……就把关键的地方保护住了,顿时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

    皮包在头,铁胜男这时候胆气雄壮,又找到了在家横行乡里的感觉,接过耥耙手上的铁棍,这时候就叫嚣,“你可敢上来么?”

    康飞看着对方这副捂得严严实实的架势,忍不住就叹气,想起自己打全甲的时候,那一身可是足足八十斤……一时间就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五百年啊!我又没有月光宝盒,胖迪看着又是个不靠谱的,我这辈子怕是回不去了,再说了,就算回去,连皮囊都换了,看这个架势,像是电脑换了操作系统,我,还是我么?

    大家伙儿看他摇头,心中未免嘲笑,你勇则勇矣,碰上铁包皮,还不是一样摇头。

    那武术里面,讲什么十三太保横练铁布衫,铁布衫铁布衫,不就是把铁穿在身上么?还有哪一种铁布衫比眼前这全副武装,遮得严严实实的铁甲更加铁布衫的?

    按照铁布衫的描述,练到这一步,应该天下无敌,再想想,为什么连秦王李世民都有穿铁甲冲阵的事www.dpstextile.迹,除了港漫里面说李世民练得有天子龙拳,武功了得,谁还说过李世民武功高的?

    所以说,呆功夫骗不到人,你需要吹嘘,我这个内气外放,人家没有参照物,还不是听你吹。

    康飞这边脑袋里面开运动会,还是阿童木,阶级转变,身份不同了,立场也不一样,顿时就大声呵斥道:“我家老爷那是何等尊贵人?还与你们一般见识么?俗话说得好,珍珠不与瓦片争光……”

    阿童木这么一说,地上一圈好汉顿时大声鼓噪起来,有些坐在地上,就用手掌拍地,大声哭道:“阿大侠,阿大哥,你怎么就死了?还尸骨无存,你死得好惨呐!”

    这是嘲讽阿童木不要脸,以前那个阿童木,已经死了,阿童木听了这话,他到底陡然为官,还没有学到为官的要诀,脸上未免就挂不住,臊得满脸通红。

    还是旁边二狗子怕他脑卒中,当下瞪眼呵斥,“混账东西,你知道个甚么?阿大哥如今报效朝廷,以后还可以给父母请诰命,刻在墓碑上,那是何等光宗耀祖……似此等,不是好汉,那还有什么可以称之为好汉?难道学你们这班人,与人家招女婿,混吃喝么?”

    二狗子这话也极为打脸,这些人都是混的不好,不然何至于要到铁家庄来谋求招女婿,这些江湖上汉子,到底还要脸,闻言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有个想说,刚才阿童木那厮,还要做赘婿,把名录登到衙门里面去哩,他才是真真不要脸的……但再一想,如今人家正经官照在手,世袭的六品……一时间懊恼不已,埋怨自己刚才怎么就不滚身上去磕三个响头,请那位小老爷带挈自己……

    这时候,铁胜男一身捂得严严实实的铁甲,热得不行,忍不住就瓮声瓮气喊道:“你们都闭上嘴,我说你,你到底打不打?不敢打?那就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

    康飞回过神来,把手捋了捋滑落的长发,大声笑了三声,随后,一扯身上衣服,就把上衣给脱了,只露出一条犊鼻裤,就是史记里面司马相如与卓文君当垆卖酒的典故。

    随后,他又施施然走过去,从人家铁胜男的丫鬟耥耙头上摘下一根簪子来,随手挽了几下头发,就用耥耙的簪子把自己的头发簪定,一边还要调笑人家耥耙,“耥耙啊!你这个簪子才是个铜簪子,不值当几个钱,你家小姐想必是个吝啬鬼,晚上点灯都只肯点一根灯芯……你放心,回头我赔你一根金簪子……”

    他脸皮厚,穿沙滩裤出去撸串那是常事,有什么丑不丑的,可这时候接受不了,觉得太奔放了,耥耙更是被他调笑得脸上赤红一片,低着头都不敢看他,觉得他一身雪白也似的白肉,好生俊俏,想到这个,更是觉得脸上烧得发烫,眼神只敢看自己的裙角,一丝儿都不敢抬起来。

    这时候,那默不作声的常州府武进县沈应奎,到底他是个诸生,是读书人,未免就吹了一句,“小戴相公豁达,有东晋遗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凌风凌炎全文免费〕〔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夜北108个徒弟〕〔我真没想重生啊〕〔长夜余火〕〔万族之劫〕〔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大周仙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