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一百五十五章 喝杯酒压压惊
    /!无广告!

    这一席酒,众人皆是吃得酩酊大醉。唐荆川虽然给大家的印象似乎不好相处,可是他作为二十年前就是会试第一的人尖子,又在家闭门养忘,虽然达不到的地步,却也是江南文宗,江南大侠,文武两途在整个江南几乎不做第二人想。

    他只是因为赵梅村的压力,无可奈何,要加快速度,却不是不懂,旁的不说,他从扬州调来的一万多客兵,要不是他一手棒子一手银子,恩威并施,说不准早就一哄而散了。

    要知道连戚继光都有被部下坑的经历,战场上把他这个上官扔下就跑。

    所以康飞以为自家这位荆川哥哥不行,实际上不是唐荆川不行,而是这个时代就是如此,换个名将来,做的未必比他好,事实上大明从土木堡之变后,军力就断崖式跌水,一茬还不如一茬,像是这种事情几乎是明军的老传统了。

    后来戚继光自己练兵,把军队里面所谓祖宗制度几乎全扔掉了,朝廷也没说话,一是因为他巴结上了阁老,二是大家都清楚,大明军制是到了不变不行的地步。

    明末大儒顾炎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中说嘉靖东南倭乱之时募兵几十万,由此可见当时风气。

    冷兵器时代,所谓募兵,总结起来无非就是八个字,,纠集一帮亡命徒,打一波流……古代冷兵器,几乎都是一次性部队。

    这个一次性,并不是说只能打一次,而是精神不能传承,你老了,你这支部队就没用了,甚至你没老,就腐化堕落了,不能打了,叫做一次性部队。

    像是后来的名将李成梁,八千家丁,吊打蛮夷,野猪皮只能乖乖给他做干儿子,可等老李挂了,后来小李们就不行了,老一批能打的家丁老去,再新募壮士也不行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大家享福惯了。

    别说野猪皮能打,也别说野猪皮儿子们都杰出,那只是一个字,穷,穷则思变。

    为什么说野猪皮穷?满文老档里面就有,连摆牙喇这种千里挑一的精兵,经常打仗事后也就是赏赐一件,从大明这边抢过去的沾血的棉袄……这不是我说的,是人家自己记载的,可想而知,是多穷。

    满万不可敌?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已。

    等捡了个大皮夹子,坐了天下,那腐化速度……就甭提了,立马不能打。

    鹰不能饱,饱则远飏,这话可是汉代就有了。

    故此,在座群豪先觉得唐大人似乎不大好相处的样子,我们来投军,你不是应该解衣衣之推食食之么,怎么还给我们讲规矩?

    可接下来唐荆川大肆封官许愿,把总一堆,这个,跟阿童木那个世袭的百户官似乎差了不少,可是,这帮好汉,原本就是上门招女婿的,混的都很是拮据,那还说什么,难道要拒绝,说,不行,把总太小,起码得是个守备……

    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这时候再看唐荆川唐大人,未免觉得唐大人真是礼贤下士,有古之君子之风,所以,大家都醉了。

    康飞冷眼旁观,倒也叹为观止。

    这待人接物,如沐春风的本事,他要是有,五百年后那时候他就应该混个高育良书记的位置,何至于跟胖迪一起穿了。

    当然了,康飞内心未免也要吐槽,总觉得这个待人接物如沐春风,好像也挺二皮脸的,哥们我真做不来。

    至于铁大侠,还真混了一个守备,笑逐颜开,跟捡了一褡裢银子差不多,连皮青脸肿的脸都笑得有些慈眉善目的味道,还站起来说要为大家跳一段舞助助兴……很是憨态可掬。

    康飞旁边坐着的二狗子未免就撇嘴低声说,“得意什么,又不是军籍,也就是领点赏钱的www.njhsdk.命……”

    “闭嘴。”康飞顿时低声呵斥他,“就你懂得多?”

    他说着,喃喃就道:“人家要的就是这份体面,做官了,以后可以写进家族志里面,死了,那墓碑上面也可以加几个字……”

    “哥哥还说我,你这口气,还不是瞧不起人家。”二狗子未免顶嘴,康飞恼羞成怒,伸手就揪住他耳朵,“我看你是几天没教训,愈发没规矩了……”

    他这口气,二狗子未免就讨饶,“哥哥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二狗子说这话的时候,因为是夜里,每一张案上都掌着灯,古人云,醉里挑灯看剑,为什么要醉了在灯下面看大宝剑呢?

    由此可见,灯是有加持魔力的,五十分的不说看成一百分,大约也能看成八十分。

    二狗子长相清俊,他家祖上是色目鞑官,故此遗传了一些,眼瞳色泽很淡,康飞有时候火起来骂他是二哈,这话,倒也没错。

    故此,他这一声哥哥饶命,在灯下看来,居然有些美目流转的味道……康飞忍不住心里面一跳,下意识就放下了手。

    他这时候想起来,他这具皮囊,以前和二狗子是尿尿和烂泥,为什么后来四爷四娘娘就反对两人一起玩?四爷更是直言不讳说自己儿子玩相公?

    难道我和二狗子,以前有点什么性启蒙的游戏?然后被娘老子看见了?

    康飞心里面打个凸,顿时不敢往下想了。

    后世男人之间开玩笑,说,好基友一被子,大抵只是开玩笑,并不是真的要去搅基,像是康飞这种打全甲的,格外直男。

    他赶紧把手放了下来,然后端起酒来,心说,吓死老子了,喝杯酒压压惊,可惜没有冰阔落……

    看看月上梢头,他干脆就起身对唐荆川说回去补觉,唐荆川心疼兄弟疲累,让他回去早早歇息。

    兄弟二人说话的时候,二狗子挤到铁蟒旁边,低声就对铁胜男说道:“你与我一起,我有些话要对你说……”铁胜男冷眼看他,觉得对方www.dpstextile.小胳膊小腿的,当下就起身,至于旁边铁大侠,这时候不知道身在何地,加上有人凑趣,喊他一声,守备老爷,手舞足蹈,不知道怎么好了,却是根本没发觉。

    这边康飞和唐荆川说了,转身看二狗子,却没见着他,心里面奇怪,挠了挠头。

    那边瑞恩斯坦看见小老爷要走,赶紧起身,那阿童木也是腾一下就起身过来,欲要表一个忠心,康飞就挥挥手说道:“我回去补觉,你们来干甚么?难不成陪我睡么!”说着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老瑞和老阿俱都尴尬一笑,互相看看,难得都从对方眼神中读懂了意思。

    咱们这位老爷,什么都好,就是讲话,似乎有些不着调……

    康飞一个人回到他们自己的院落,想了想,去了老将军的房间。

    张桓老将军年纪大了,睡得浅,瞧见他后就忍不住说:“怎么想着到我老头子房间,这是碰到什么难题了么!”

    康飞赶紧摇手,“哪里有……”想了想,就把二狗子给铁胜男提亲的事情说了,然后说道,我怕撞见了脸上不好看。

    张老将军听了这话,未免奇怪,起身拎起桌子上面的茶瓯,倒了满满一碗,抬头一饮而尽,然后搔了搔白发说道:“那小子还没开窍,毛都没一根,怎么懂找女人了……”

    康飞看他喝那么浓的凉茶,撇了撇嘴,“你老人家也不怕睡不着。”

    老将军就瞪眼看他,“你小子都把我吵醒了。”康飞听了就伸手在嘴边拍了几下,“那我可管不着,我得睡了。”

    他说着,就往旁边一张床上一倒,和衣而睡。

    老将军看他这样子,总不能伸手把他拽起来赶出去,只能叹一口气,又倒了一杯茶喝了两口。

    www.yyywbt. 他那个新收的徒弟刘云峰被康飞差遣着去办事,房间只得他一个人,说实话人年纪老大了,就怕寂寞,这时候看康飞睡旁边,心里面其实是有些欢喜的……那老年人为什么都喜欢猫儿狗儿?说白了都是因为怕寂寞。

    老将军到了怕寂寞的年纪,膀胱自然是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两杯茶喝下去,顿时就想起夜。

    把短褂子披在身上,他推门出去,酣畅淋漓放了一次水,这才回来。

    走到隔壁房间的时候,老人耳朵尖,未免就听见里面说话。

    一个有些尖的声音响起,“说是娶老婆做正头娘子,却原来是要劝自己的娘子去服侍自己的恩主……你倒是不嫌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没钱上大学的我只〕〔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夜北108个徒弟〕〔我真没想重生啊〕〔长夜余火〕〔万族之劫〕〔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大周仙吏〕〔顾汐龙慕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