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二百一十二章 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
    康飞他们一行避到路旁,向老爷老辣,还小小布了一个阵,把马车叠放在前面,女眷都在车后面,左右是他的家丁。

    康飞一瞧,格外觉得向老爷是个厚道人,旁边张桓老将军未免也拽着胡子低声说:“小伙啊,这个人,值得深交。”

    旁边张三赶紧拍马屁,“大爹爹说滴对。”张老将军未免就白了他一眼,自从在杭州认了这个侄孙,老将军对他未免就严格要求起来。可是,张三这厮,到底是个衙役,眼睛里面大约只有银子,那天灵机一动刮了头扮作倭寇保护曾贾氏,那是因为性命交关,却不是他真的就义薄云天,这个把月下来,老将军也看出来了,这厮就是个狗肉上不得酒席的货色。

    可是,老将军那是要脸的人,那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承认他是自己本家的侄孙,这时候哪里还能反悔?不得已,捏着鼻子,算了,只当养个猫儿狗儿了。

    当下老将军就呵斥他,“叫你好好练习刀枪上的本事,你一天倒要偷懒大半天,吹牛拍马,阿谀奉承,你这个本事就呱呱叫……”

    张三讪讪然,“大爹爹,你看侄孙这个肚子,也不像是一块练武的料啊!倒是跑跑腿,敲敲边鼓,这些,侄孙还是有些自信的……”

    听他说半截话,老将军看他那怀孕六七个月的肚子,倒也没话说了,可他随即就说自己溜须拍马极为擅长,差一点把老将军气个仰倒。

    康飞看老将军脸色,当下一脚就把张三踢一边去,随后安慰老将军,“天赋强求不来,老爹爹你八十多了,还看不开啊!”

    正说着,耳边马蹄声大作,由远至近,瞬间就闯入了眼帘。

    随着这如雷般的马蹄声,地面微微震动,躲在马车后面的曾贾氏脸色变得苍白,曾白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哥哥曾清,旁边徐线娘低声安慰曾贾氏,可是,她脸上的神色却绝不是她嘴上说的那么轻松。

    那向老爷身边十几个家丁前面的手执刀盾,后面几个把雕翎箭搭在弓弦上面,虽然没有拉开,却是戒备十分。

    好多书里面练起一支火枪队就敢硬抗骑兵,真真是胡说八道。五百年后顶尖运动员一百米十秒,两条腿跑得过四条腿?一百米外人就是一个小点点,瞬间到了跟前,你前装枪能打几发?怕是一发还没打完骑兵就冲到跟前了,人喊马嘶,连踩带砍,大几百斤甚至一吨的重量撞过来,一旦战马超过十匹,一起跑起来,大地都震动,那真不是说着玩儿的。

    即便到了二战,骑兵只要肯付出伤亡,依然能冲得动任何部队,任何部队,任何部队。

    在古代,骑在马上的老爷就是傲气。

    那为首一人穿着个蟒,身上还披着一件对襟鱼鳞甲,膀子上面是龙虾铁臂膊(注1:具体形象请参考神宗万历皇帝,或者也挺写实的,如今玩甲胄的也渐渐多了,咸鱼上大约几千块能入一整套。),头上倒是没戴头盔,却戴着一顶金丝冠,腰间一枚绣春刀,双手把马缰一带,胯下骏马顿时人立而起,咴呖呖嘶鸣一声,随后,四蹄落地,来回盘旋了两圈,鼻腔里面就喷出两股热气。

    把手一抬,那后面上百骑兵齐齐一勒马缰,顿时停下。

    自有一股军卫杀气在。

    一时间,整个驿道上只有马匹响鼻之声。

    康飞在路边上未免嗤之以鼻,瞧着这烧包的模样,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关键是,虽然入秋了,可这儿是仙霞关驿道,已经进入福建了,你们不热么?

    他自然是满不在乎的,骑兵再牛,那也打不过挂逼啊!

    向老爷看对方穿着打扮,倒也松一口气,在路边上就拱了拱手,“本官向……”

    嗖地一声,一支箭从向老爷脸颊旁边穿过,打断了他的话头,随后,夺地一声就紧紧钉在了他身后马车的板壁上。

    向老爷脸色一变,向老爷的家丁呼啦一下就围了上来,为首的家丁把盾牌一下就当在向老爷身前,随后拽着他就往后急退,后面的弓箭手也把弓给拉开了。

    这时候向老爷才回过神来,背后起了一身的白毛汗,顿时就大怒。

    要知道,他可是两榜进士出身的文官,文官,文官啊!

    何时受过这样的折辱?

    面红耳赤,一张脸涨得通红,向老爷一伸手,拨开跟前的家丁,乾指大骂:“好泼才,可敢留下名姓来,爷爷向鼎,嘉靖十七年进士……”

    向老爷这是气狠了,换了平时,万万说不出这么粗俗的话来。

    可对面马上为首那人却是满不在乎,“汀漳道海防同知向老爷是罢!本官三千营副都督乌仲麟,赐斗牛……”

    正在这时候,后面噗嗤一声笑声,极为刺耳,又响亮,顿时就传入三千营副都督乌仲麟耳中。

    乌仲麟顿时大怒,“谁,谁这么无礼……”

    后面康飞抱着两个膀子,就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向老爷看了要拽他,他却一伸手,还笑了笑,后面老将军也走到向老爷身边,“无妨,让他去罢,这天下,大约除了他家里面那个小老婆,没人能收拾得了他。”

    向老爷自然是不信的,可是,这时候康飞已经走了出去。

    康飞走到前面,随后,双臂一挣,把身上衣裳就挣开,露出一身雪白的好肉,然后,伸出小指掏了掏耳朵,这做派,要是身上再纹绣个,那妥妥就是个净街虎,恶霸游侠。

    乌仲麟坐在马上疑惑看他,心说眼前这小子做派,倒像是哪家王公勋贵家里面的少爷。

    不过,他又一想,如今仇大都督炙手可热,又和严阁老约为父子,除了天子,这天下,还畏惧谁?那南京魏国公富贵两百年,又如何?还不是要跟大都督联姻?

    故此他顿时就把那点儿担心给压了下去,沉着脸冷笑就道:“年轻人,可知道一句话么,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你这么狂,你家大人可晓得么?”

    康飞一听,辣块妈妈,你这厮,居然还抢我台词?

    人的心态是逐步改变的,如今他觉得自己连火枪都不怕,这天下还有什么可怕的?

    大约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是愈发轻佻了。

    这时候被那乌仲麟这么一说,哪里还忍得住?呸地一口,随即拔刀在手,合身扑了上去,一个袈裟斩,把乌仲麟胯下那匹神俊非常的骏马就给斩了。

    呼啦一下,那马脖腔里面喷出一股血箭,随后,轰然倒地,把个马上的乌仲麟给压在身下,乌仲麟虽然是三千营副都督,可是,他是大汉将军出身,所谓大汉将军,就是专门给皇帝扛伞扛旗子的,要身材高大,长相俊美,至于手上功夫么,马马虎虎就可以了。

    可想而知,他的功夫是有多么肉脚,这时候被康菲及这么一吓唬,顿时就跟个娘们似的尖叫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