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二百一十一章 铲屎官嘉靖
    山水由人,喜怒随心。

    走山路和在大海上不一样,那海上漂泊,海天一线,一片苍茫,初开始或许觉得壮观,因此兴奋不已,可时间一长,却会让人焦虑,由此引发一系列心理疾病。

    山路却不同了,一路行来,景色变化,忽而山势雄奇,忽而松柏摩云,忽而山花烂漫,忽而竹风飒飒……真真是一个,一路行去看不够,两岸美景入画来。

    而且仙霞关驿道名气大,文人骚客墨宝无数,什么白居易、王安石,欧阳修,苏东坡……比比皆是。

    那向老爷是个两榜进士出身,能不喜欢这个么?一路行来,倒像是游山玩水,至于去赴任,他的确是在赴任啊,只是走的慢一些些而已。

    徐线娘不用说了,第一次如此眼界开阔,欢喜得不行,她也知道些好歹,故此,经常拉着曾清曾白一起,康飞也不好板着脸来训斥她,眼睁睁看她跟曾清曾白放鸭子,都玩疯了。

    至于魏国公府两个家丁,他们敢管?说话都不敢大声,连放个屁,也要夹得细细碎碎的方才敢放出来。

    张桓老将军年纪大了,却最喜欢看小儿女玩耍吵闹,骑在马上,瘦骨伶仃的身躯随着胯下青花骢迈动四蹄轻微起伏,连马缰都不带,一只手摸着胡须,只看着旁人吵闹,他就能乐呵好半天。

    这么一来,可把康飞给折腾惨了,你说这一路上是美景,的确,可是,再好看,在康飞看来都是个弟弟,心中不屑:我一张1080ti吊打整个大明所有风景区。

    连龙霄宫的守卫都羡慕你是个冒险家,并称自己当年也是一条好汉,直到膝盖中了一箭……对吧!

    而且一路上连个穿裙子露大腿的妹子都没有,差评!

    也没有长毛象,差评。

    至于什么苏东坡在山体上提的墨宝,康飞看了就打哈欠。

    这也不能怪康飞,你看五百年后那公园里面,多是老人小孩,有几个年轻人?小伙子们只需要妹子,如果有电脑,妹子都可以省略,小姐姐们只需要小鲜肉,如果有手机,小鲜肉也可以省略。

    之前走水路去杭州,路上好歹可以吃鱼,可现如今康飞连鱼都没得吃了,素得跟天中寺打禅七的和尚吃的素包子差不多。

    康飞觉得自己快爆炸了。

    哪怕来几个小怪来杀杀也行啊!

    可惜,他们所走的仙霞关驿道是一条非常成熟的驿道,那种呼啸山林杀人越货的土匪强盗还真没有。

    之前向老爷看他们老弱妇孺,也是好心,怕他们被人欺负,实际上,所谓欺负,大约也就是五百年后康飞父母那一代,出门在外,坐个卧铺大巴,在国道上停在乱七八糟小饭店门口强制你消费一顿饭菜的程度。

    大约也就是如此而已了。

    难不成还能碰上卖人肉包子的孙二娘?

    这时候到底还是嘉靖年间,大明虽然在走下坡路,却也不是烂得无话可说,如果在全球范围内比烂的话,好歹在烂货里面还算拔尖的。

    甚至后来,那位大驴友徐霞客同志,游山玩水几十年,那会子都什么年景了?东林党,九千岁,各种无耻之徒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一直到崇祯九年,这位爷们还在石鼓山游山玩水……

    他几十年就没碰上什么危险,还薅公家羊毛,动不动跑到驿站索要奴仆帮他扛东西。

    所以一路上康飞大多数时候就像是一只发情状态的公猫,找不到合适的母猫,只能叫唤两声,然后盘起来睡觉……

    他这个状态未免被徐线娘嗤笑,说,姐夫你这个整天睡不醒的样子,眼睛就跟一条线一样,倒像是我家养的狮猫。

    她说的狮猫,就是临清狮子猫了,狮子猫在绿睛回回人家豢养是常态,临清因为是运河上重镇,有伊兰寺庙五六座,狮子猫就成了临清的特产,还被当做贡物贡献入宫。

    当今天子爱猫,还有专门的养猫机构叫猫儿房,他有一只非常喜欢的狮子猫,跟他一起住在西苑永寿宫里面,享受着如天子一般的尊荣。

    这只猫后来死了,嘉靖很伤心,专门命人打造了一口黄金棺材,就葬在万寿山,然后,侍讲学士浙江宁波人袁元峰拍马屁写祭文,说邀得圣宠,然后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临清狮子猫价值不菲,普通人家是养不起的,太不划算了,买个模样清秀的婢女才十两银子,要是天灾人祸的荒年,可能五六两就能买一个,可是,这个价格买不来一只狮子猫。

    魏国公府邸自然就有狮子猫,徐线娘养的狮子猫是一只公猫,不过,从小阉割过,也不懂叫唤,倒是喜欢睡觉,极得徐线娘的喜欢。

    她说康飞眯着眼睛像是只狮猫,也算是观察入微了。

    康飞未免打了一个哈欠,眯着眼就撇她一眼,“你懂什么,春困秋乏,再说了,猫眯着眼睛睡觉,那是因为压抑得不到发泄,你养的怕是一只公猫罢!”

    康飞这是压抑久了开始胡说八道,完全没察觉到自己说话颇有调戏的意思在里面,说实话他这会子看徐线娘都觉得对方眉目流转……

    徐线娘闻言脸上顿时一红,“你胡说,秋霜才不是那些乱来的猫,他从来不乱叫的。”

    康飞又打了一个哈欠,随口就说道:“那肯定就是个太监猫,叫什么秋霜,一点都不霸气,为什么不叫九千岁。”

    徐线娘顿时一跺脚,“姐夫你真讨厌,我不理你了。”

    康飞瞧着她背影,觉得婀娜多姿,哎呦我去……

    他们这时候是租住在仙霞关驿道一户人家,这地方村落正好在驿道旁边不远,几十户人家都靠往来客户吃饭,颇有点后世农家乐的意思。

    毕竟,仙霞关驿道长七百多里,路上这样的人家还真不少。

    康飞未免就觉得无聊,这一天走个三十里地,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关键是,走两三天就歇下来,要看看风景。

    他还不能说什么,毕竟,像是他这样不乐意出去看风景的,真没有,哪怕那十几个一看就是粗俗汉子的家丁,偏也要附庸风雅跟向老爷去看风景,真不知道图个啥。

    张桓老将军更不用说了,老年人睡得少,经常半夜就起来,老将军倒也勤快,还打熬筋骨,等天亮了,就跟向老爷结伴,出去游玩。

    可把康飞憋死了。

    一路走了大约有一个月,那七百里仙霞关驿道可算是要走到头了。

    向老爷也骑着一匹马,对旁边马上的康飞笑说:“明日大约是走出仙霞驿道了,我意去建州修整半个月,老弟可一起么!”

    康飞闻言,真是说不出话来,心说七百里走了一个月,咱们那一天不是修整?你还要修整?

    不过,这一路上走来,也能感觉到向老爷是个好人,倒也不好回了他的脸面,当下就说:“老哥哥说的是,我们一行旅途劳累,女眷怕也吃不消,修整修整也是好的。”

    两人在马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眼看到中午,又要停下来修整,正在这时候,后面向老爷的家丁快马上来,一带马缰,脸上就有些郑重,“老爷,后面有大量的快马,小的估摸着起码有上百骑,约莫刻把钟就到……”

    向老爷一听,这一路上安安全全的,再则说,也不至于有土匪啊?

    难不成是倭寇?

    当下他赶紧就说,“且先避到一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凌风凌炎全文免费〕〔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夜北108个徒弟〕〔我真没想重生啊〕〔长夜余火〕〔万族之劫〕〔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大周仙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