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一百九十五章 胖迪显神威
    四娘娘着急儿子,没好脸色给二狗子,只是急急问他,“康飞人呢?还不领我们去。”说着,转身狠狠刮了自家丈夫一眼,冲胖迪招招手。

    四爷未免有些尴尬,不过,他在扬州,的名头不小,时间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当然,这个怕字,实在是旁人误会四爷了,若是以康飞看,四爷分明是尊重女性……

    二狗子抽抽嗒嗒地起身,领着四娘娘上楼进房里面,随后,就听见上面四娘娘喊,儿啊,乖乖啊……

    四爷要保持读书人的架子,再则说,这个时代,只有父亲生病,儿子千里迢迢来侍疾的,哪里有儿子生病,父亲千里迢迢来侍疾的道理……事实上,他这么跑到杭州来,大约已经给别人留下了溺爱孩儿的印象,说不准,日后就要成为反面教材。

    这个时代的主流,依然是,老百姓谚语也说

    故此,四爷实在不能再上去了。

    这时候,罗文龙偷偷瞧胖迪上楼的身影,却不曾想,胖迪早就看穿了他,胖迪虽然是个机器姬,却不代表她不懂旁人用贪婪的眼神看自己是在想什么,故此这时候就转身给罗文龙一个教训。

    她檀口轻张,波地一声,吐出一道白光,从楼上便如匹练,拽出长长尾迹,一下就撞在罗文龙手上的折扇上,带着折扇顿时一头就撞在了客栈楼下一人合抱都抱不过来的大柱子上头。

    这客栈,叫天然居,高四层,属于杭州府的地标建筑,是杭州的马财主名下产业,马财主家大势大,客栈修得极为宽敞,连梁柱都是修海塘剩下来的大料,说实话,拉到北京城去,都够资格给皇帝老子修大殿了。

    那一道白光带着折扇一下撞在那柱子上头,这柱子乃是承重柱,吃这一撞,顿时整栋楼隐隐一摇,随后,噗嗤嗤就从梁上面飞扬了许多的尘土下来……那折扇更是直接化为齑粉,和光同尘。

    这一幕,无数人瞧在眼中,一个个张口结舌,目瞪口呆,楼上下鸦雀无声,真真是,静得连一根绣花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

    那罗文龙更是满头大汗,原本拿着折扇的那只手抖个不停,心里面就想,这这这,这是口吐飞剑,神仙之流啊!

    良久,还是四爷干咳了一声,“这个……这是犬子的媳妇,原本是跟随上八洞神仙的,被吕祖就遣在小犬身边……”这番瞎话,四爷都已经说顺溜了,刚开始还有些难为情,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不是胡说八道么,但是,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毕竟,神仙这块挡箭牌还是很好用的,至于神仙会不会怪罪,四爷乃是读书读到骨子里面去的人,讲个难听的,吕祖真u地一声站在他跟前,也难以扭转他的三观。

    这就好比后世,人类都登月了,可是该信教的一样信教。

    故此,四爷这一手如今也算顺溜,既然儿子都这样了,那就吹呗,不就是吹牛逼么,谁怕谁?

    就连王阳明那样的大儒,不也有逸话说,王阳明到偶然到一个寺庙游玩,结果发现一个上锁的房间,怀疑和尚们干什么不轨的勾当,当即喝令打开房间,结果看到一个和尚肉身坐在龛中入定,面色俨然如生,而且活像王阳明自己的相貌,旁边墙壁上还提着一首诗:五十年前王守仁,开门即是闭门人。精灵剥后还归复,始信禅门不坏身。

    连王阳明这种配享孔庙的人都有这样的牛逼,既如此,大家都是读书人,吹吹牛逼又何妨。

    楼上胖迪这时候微微一笑,转身站在门口说道:“婆婆,奴感觉得到,相公此番当无大碍……”随着说话的声音,人袅袅就往里面去了。

    对面楼梯处,双鱼和她老子船老大骆圆通忍不住齐齐吞咽了一口口水,船老大转头看看女儿,再看看对面,忍不住摇头,也不说话,只是叹一口气。

    这一口气,却是比千言万语还来得沉重,双鱼一时间心若死灰,忍不住,眼泪水就滚滚流下。

    他们和徐海几个,一起是软禁在楼上的,兵备副使刘带川听了罗文龙的话,极为动心,自然不会让他们下大狱,故此,非但没吃什么苦头,受了伤,还给救治了,非常有人道主义精神。

    这时候旁边身材高大的奔雷手郑家生看双鱼流泪,虽然他自己脸色蜡黄,才两天,整个人暴瘦了下来,走路都打飘,看着双鱼流泪,却依然忍不住心疼,就劝说她,“妹子,莫哭了,有什么委屈的,你只管说……”

    双鱼转头看他一眼,心说你懂什么,想着,愈发心疼,眼泪水珍珠一般扑哧扑哧就往下掉。

    倒是徐海,到底受戒将近二十年,大藏经都通读过的,满腹的经典,虽然刚才也震惊了一下,却随即就平和了下来,还念了一声佛号。

    佛陀到底有大能力,众人听到他这一声佛号,这才醒转,想着刚才那一幕,个个咂舌不已,有好奇的,忍不住一溜烟小跑到柱子跟前,低头去看,只见上面一个拳头大小的洞洞,想着那一下若是吐在人身上,那还了得?什么东西能扛得住?

    罗文龙这个人到底是被严东楼认为是天下仅有的三个半人才当中的半个,这时候定下心来,就苦笑了一声,“令郎这位神仙眷侣,真真是动人心魄,小弟自诩是的,却也是看傻了眼,叫春林兄你笑话了。”

    他这么一说,四爷反倒高瞧他一眼,毕竟,能把自己的糗事坦坦荡荡说出来的,起码不惹人厌,当下就道:“夫子亦不能免俗,笑话什么。”

    罗文龙这时候看看徐海,下意识就拿折扇敲敲手心,随后才想起来,尴尬一笑,就说:“春林兄,正好,你帮着参详参详。”

    说着,他就把准备放徐海回去的道理说了,甚至,也不避讳,就承认自己跟徐海是同乡,眼看他走歪路,也算是拉他一把……

    他这么说着,旁边忽然有人就问道:“若是徐海尝到了权势的滋味,再不肯罢手,却又如何?”

    罗文龙下意识就说道:“到时候文龙必然亲身去睡服他来降……”说话间,转头一看,就瞧见一个鸳鸯补子,再看那人,身材长大,面孔白净,颇有些不怒自威,在心中略一对照,顿时明了,“原来是唐老爷……不不,想必应该叫都老爷了。”他和严东楼是要好到一条裤子两个人穿都嫌肥的,平日里和京师书信时常往来,自然晓得这位当年的会员,现如今江南首屈一指的文宗,也是严党中人。

    所以,不管是唐老爷还是都老爷,都有些半亲近半调侃的意思。

    唐荆川看了他一眼,“在京师就听东楼说过你的名字,果然有本事。”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小阁老的铁杆兄弟,即便唐荆川,也不得不放低了身段。

    随后,唐荆川就对四爷一拜,骇得四爷赶紧避让,唐荆川却是伸手紧紧就拽住了他,他的武艺或许要打个折扣,但是,毕竟也算是一代开宗立派的武学大家,再怎么肉脚水货,总比四爷手无缚鸡之力来得厉害,按住他便深施一礼。

    “春林,是我对不起你,遇仙巴巴地从扬州到湖州看我,又马不停蹄,给我募兵,吃了偌大苦头,不曾想,到了杭州,却又碰上倭寇进犯杭州,连雷峰塔都烧了,若不是遇仙在,怕是半个杭州都要遭到涂炭,虽然,这话说了,不像是我辈中人,但是,遇仙也不曾欠谁的,不应该吃这样的苦……”唐荆川说着,脸上就流下了两道泪痕,“我到了杭州就听到如此噩耗,真是心疼如刀绞一般。”

    看他这样,四爷明明是受害人至亲的亲眷,却不得不反过来安慰他,“荆翁,何必如此,小犬他……咳!”四爷说着,一跺脚,就继续说道:“康飞他那媳妇,神仙中人,她既然说无事,康飞定然是无事的,你便信我。”

    他这么一说,唐荆川这才擦拭着眼泪,把眼泪一收,看着旁边罗文龙,就又说道:“刚才你那番话,可能作保么?”

    罗文龙虚敲了敲手掌心,“学生一力作保。”

    唐荆川也是有决断的,当下就说道:“既如此,便把他们放了。”到底是有了佥都御史的头衔,幸好他是直接来看康飞,没去杭州府衙,若不然,怕不是要反客为主。

    罗文龙当下一拱手,“敢不领命。”随后,匆匆上得楼来,到了徐海他们那一边,对着徐海一笑,“假和尚,还在这儿吃白大?赶紧的,走了走了。”

    徐海要说内心不感激,那是假的,不过他胸中自有丘壑,当下宣了一声佛号,不疾不徐,转身还回房间去了,看得罗文龙瞪大眼睛,“和尚,和尚,你做什么?”

    “贫僧还有些家什要收拾收拾。”

    罗文龙闻言忍不住大笑,“好你个和尚,你啊你啊!”说着,转身下楼去了。

    这时候徐海把头就转向了双鱼,“双鱼姑娘,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你如今这个境况,贫僧也知道,贫僧自号情痴,对姑娘这般,贫僧有一句话说,双鱼姑娘,你若是个船家女儿,绝无一丁点希望,可你若是大明外海上平等将军徐海的义妹,统率上万的倭寇,朝廷若要招抚,自然不吝价钱,到时候,你便有……”

    徐海说着,张开手,继续说道:“五成把握,或许能嫁过去。”

    五成把握,听起来就跟扔铜钱一样,才一半一半的几率,可是,跟船家女双鱼比较起来,却又不知道多了多少把握。

    双鱼闻言,脑海中浮现刚才那一抹靓影,再想到自己和小老爷缠绵的时候,未免心中一疼,随后,一咬唇,却是把下唇都给咬破了,口中尽是铁锈腥味。

    旁边船老大想劝,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算了,随女儿做主吧!

    他刚这么想,这时候双鱼盈盈拜倒,“大哥,请受小妹一拜。”

    ps:看见有人说我教大家怎么读史,这可冤枉极了,我这个人,看野史津津有味,看个《道德经》写,都要发散一下,认为老子是我辈中人……

    小时候被爸妈管,上学被老师管,走上社会被老板管,回家被老婆管,好不容易看一本书,难道还要被作者老爷教着读史?还让不让人活了?

    劝人读史,那是诤友,我顶多算个损友,我也希望读者老爷们做我的损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斗破苍穹之倾城绝〕〔穿越从并州开始〕〔大周仙吏〕〔我的细胞监狱〕〔全球游戏进化〕〔鬼吹灯II〕〔从棋魂开始的无限〕〔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在不正常的地球开〕〔没钱上大学的我只〕〔我真不是女装大佬〕〔玄幻:我的反派身〕〔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