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二百一十六章 司礼监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无广告!

    康飞一行住进驿站,把个驿站挤得满满当当,许多往来的官宦都住不下,未免就要找驿臣的麻烦,驿臣整天苦着脸,偏偏解释起来还挺费劲,许多过路老爷不买账。https://

    这三天两头的,经常闹得整个驿站不得安生,最后还得靠乌仲麟出面把人给打发了,最后,却是连建宁知府都给惊动了。

    建宁知府姓程,号习斋,是西安府人士,乡试解元,嘉靖十一年壬辰科进士出身,又精擅枪棒,是个文武双全的官儿。

    他听了驿站的传闻,本不放在心上,却不曾想,那建宁行都司大张旗鼓去拜访,这么一来,当地士绅不乐意了。

    整个福建有两个行都司,福建行都司和建宁行都司,长官是正二品的都指挥使,下面还有都指挥同知,都指挥佥事。

    福建这地方,倭寇盛行,那福建行都司因为管辖着沿海,和当地豪大家勾连,还有一嘴肉吃。可建宁行都司却是和浙江交界,周围都是群山,这年月,山,就代表着穷,故此,建宁行都司是个穷衙门。

    建宁www.yumenzx.行都司的都指挥使屡次想振作一番,可是,俱都被当地文官和士绅联手压制。

    道理很简单,建宁府的盘子就这么大,盘子里面的菜,那文官老爷和士绅们都还不够吃,怎么肯分给建宁行都司呢?

    那行都司麾下,有经历司、断事司、司狱司及仓库、草场等等,俨然是一个完整的衙门,可是一直被当地文官压制,都指挥使卞狴犴穷得眼珠子发绿,突然听说驿站来了一群京师的奢遮汉,顿时就跟手下都指挥同知和佥事商量,说,咱们何不去打个秋风。

    都指挥同知和都指挥佥事未免撇嘴,心说只听说外来的跟当地老爷打秋风的,怎么到了你这儿就要去打别人的秋风。

    但是,面子终究没有银子可爱,故此,俱都赞同,大家就把平时舍不得穿的绸缎袍服拿出来,那颜色都不太鲜艳了,不过到底还是绸缎,勉强算得体面。

    一行人浩浩荡荡去驿站,投刺拜访。

    乌仲麟得了名刺,不敢怠慢,赶紧就去找康飞,说,老爷,外面有建宁行都司的都指挥使带着一干下属来拜访。

    康飞未免不耐烦,就说,我哪里有那闲工夫跟这些人相与?

    乌仲麟看他脾气不好,想了想,忍不住就说:“老爷,这建宁府虽然不是甚么大州大府,却也尽有姿色上乘的表子,寻几个来解闷就是了,何必……”

    康飞一张脸就涨红了,未免大骂,“我像是那种人么?辣块妈妈,快给我森……”

    乌仲麟被康飞一阵臭骂,却是不忧反喜,他是做久了大汉将军的,自然懂得,上峰骂你打你,那是拿你当自己人,要是不阴不阳,公事公办,那才糟糕哩。

    &故此,他笑嘻嘻就说:“老爷,这人伦之事,那是天地间的大道至理,有甚丑的?小的听人说,那吏部右侍郎徐阶,每日三省,与老妻伦敦,还要写在笔记里面记一笔哩。”

    你看这话说得让人多舒坦,把个大宝剑说得伟光正极了,还拿吏部右侍郎来举例子,叫人不由得不信服。

    不过,康飞到底五百年后混过无数论坛的,这种话术,见多了,故此就冷笑,“这话怕不是你编排的罢!那徐阶写笔记,怎么就被你瞧见了?”

    乌仲麟被揭穿了,却也不尴尬,赔笑着就道:“老爷,岂不闻,天子脚下,个个都是个长随。”

    明代的京师,许多人就靠消息灵通吃饭,如果说,绍兴师爷间接统治大明,帝都的长随,就要再在两个字里面占三分功夫。

    这道理很好理解,即便后世五百年,那秘书和司机,不也是老爷们最贴心的人么!师爷是秘书,长随就是司机了。

    这些长随们形成一个庞大的乡党集团,互相勾连,资源共享,甚至联起手来欺负老爷,那都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康飞未免就冷笑,这个我难道不懂?当下就说,“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难道我不知道么!”

    乌仲麟赶紧一条大拇指,“老爷总结的真好……小的祖籍就是保定,家父在天津卫做个千户,可不就把老爷说的三桩长处给占全了。”随后,看看康飞的神色,揣摩了一下,就继续说道:“老爷,闲着也是闲着,就见见那些人何妨,说不好,那也是因为仰慕老爷的名声,是来纳头便拜的呢!”

    康飞被他说的笑了起来,“真是可惜了你这张嘴了,你应该去万岁爷跟前做个大太监的,司礼监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

    乌仲麟被康飞说得忍不住就夹了夹腿,苦笑就道:“老爷,这话说得怪渗人的,小的上上个月刚刚娶了一房小妾,模样虽不顶尖,尻却实在跟个匏瓜一般,看着就是个好生养,也不知道有没有给我怀上……”

    康飞忍不住一脚飞过去,“辣块妈妈,我管你家小老婆屁股大不大……”随后,想了想,下雨天打老婆,闲着也是个闲着,去见见罢!

    那建宁行都司的都指挥使卞狴犴原来以为乌仲麟是个主人,却不想,乌仲麟弯着腰就把大摇大摆的康飞给请出来。

    卞狴犴和那几个同知佥事未免面面相觑,心说这少年看着年未及冠,难不成是哪位勋贵家的世子么?

    康飞不管这些人脸色,当下就说:“我这个人,喜欢巷子里面扛木头,直来直去,诸位大人来驿站,是有什么军务呢?还是旁的什么?”

    卞狴犴尴尬笑笑,“这位……小兄弟。”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只能暂且用这种江湖上口吻说话,随后,闲扯了一通。

    康飞听着听着,未免听明白了,顿时啼笑皆非,辣块妈妈,这些人居然是上门打秋风的?

    他一时间忍不住,“诸位,你们一个个胸前的补子,不是狮子就是豹子的(注1:狮子武官二品,豹子武官三品)至于穷成这样么?”

    卞狴犴看康飞是个好说话的,一时间忍不住,就吐槽说道:“小兄弟,你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啊!我看你身上飞鱼,怕一身www.dltiezhi.要上百两银子吧?”

    康飞点点头,“差不多吧!”

    卞狴犴一边指着自己的袍服一边就说:“你看老哥哥我,身上个这件衣裳,还是二十年前做的,都不敢下水,怕一洗就破了,你再看这补子,颜色都不鲜艳的……”

    康飞看他自曝其短哭穷,未免就好奇了,“诸位,那朱都堂之前大破双屿岛,按说,你们也应该吃得满嘴流油的,何至于此?”

    朱纨的职位,全称是,这建宁行都司,正是朱纨的麾下。

    卞狴犴就说了,咱们建宁行都司,只得左右两卫,久不经战,都是些老弱病残,跟着朱都堂的只有两百人,想分润些,也轮不上,还是朱都堂可怜咱们,给了些银子,可是,底下弟兄死的多,烧埋银子还不够使哩。

    康飞听了,未免就感叹,要说,为什么倭寇横行整个南方,真不是没有原因,南方的军卫,基本上是已经烂透了,要不然,没几年之后,戚继光为什么要自己募兵?

    想到这些,康飞看他们也挺可怜的,未免豪侠义气发作,当然,也可以叫做中二气息,说实话,要不是中二,康飞何至于五百年后穿八十斤重的铁甲去打中世纪全甲格斗大赛?以正常人的眼光来看,身上穿八十斤铁甲叮叮咣咣互相劈来劈去的,大约和不务正业的二傻子也没什么区别。

    康飞当下就叫来驿臣,把他两锭官铸五十两的细丝雪花银,让他去订二十桌上好的酒席,格外关照,要好酒好肉。

    大约半个时辰,驿臣领着一帮驿卒和许多酒楼的小厮,一挑挑的食盒,把那好酒好肉就在院子里面铺陈开来。

    这年月,有酒肉吃那就是好日之,即便是最顶尖的权贵,要论吃,未必及得上后世普通人,一群人顿时甩开腮帮子,吆五喝六,大吃大喝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凌风凌炎全文免费〕〔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夜北108个徒弟〕〔我真没想重生啊〕〔长夜余火〕〔万族之劫〕〔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大周仙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