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二百四十二章 卞二爷是个情种
    . ,最快更新我在大明开无双最新章节!

    二爷眼瞧着就被三爷给忽悠瘸了,只是,他从小就在大明的氛围下长大,三观也很牢固,毕竟,那也是读书读到监生的,像是扬州漕运都司马俊伯,那也是个监生,祖上宁波卫指挥使,往来相与的都是文官……其实也算是读书人,只是腰杆子不硬罢了。

    当下他犹自垂死挣扎,“说那么多,你只是馋人家的身子……”

    他话还没说完,康飞劈口就接道:“没错啊!”

    卞二爷顿时一滞,看他那理直气壮的样子,真真叫一个无话可说。

    “我要说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话,哥哥你信么?”康飞理直气壮,“非但哥哥不信,怕田姬自己也不信罢!”

    卞二爷喃喃,“我要有你这厚脸皮,当初便娶了泉州知府的小姐了……”

    康飞一听,咦!这里面有故事啊!顿时就追问,卞狴犴顿时就有些难为情,他是正德十二年生人,今年虚岁三十有二,他月份又小,十足才三十岁,还没老婆。

    后世有剩男剩女,这年月一样有,都是些高不成低不就的。像是卞二爷,之前康飞喊他一声小王子,他连道不敢,可是,心里面未尝不是如此想的。

    三十岁,胸前就是狮子补子,正二品,虽然是武职,可谁能说他不是炙手可热?妥妥的钻石王老五啊!

    那么问题来了,同样武职出身,他不乐意,那些文官,品级低了他不乐意,比如一个教谕,毕竟,这是一个不入流的官职,许多读书人甚至并不把教谕当做官,而视之为吏。

    可品级再上去,人家未免也不乐意,你一个卫指挥使,这里必须要说一下,都指挥使是不能世袭的,这是洪武爷爷的规定。

    譬如这个建宁行都司,都指挥使是选举出来的,从几个卫所的指挥使里面选,谁德高望重,谁来做这个都指挥使,一般任期为六年。

    也就是说,卞二爷这个都指挥使,实际的权力,其实就是个卫指挥使,当然了,他家祖上是锡兰王子,这一点是加分项,几个佥事也都服气,但是,朝廷的规矩就是规矩,都指挥使是不能世袭的。

    你说,一个卫指挥使,日后儿子袭职,要进京陛见,要去武选司给天下第一五品磕头庭参,堂上老爷光火了,要骂你几句赤佬,要让你滚出去,你必须得捏着鼻子忍着……哪怕你是个胸前狮子补子的正二品。

    而且,你在官场上没有座师可以依仗,没有同年可以扶持,没有学生可以帮衬……眼睁睁就是没有前途的。

    而文官就不一样了,你只要不是那么倒霉,在为官赴任的路上挂掉,基本上,哪怕你没什么能力,熬资历也能熬上去。日后你儿子长大了,哪怕不是一块读书的材料,进士考不上,秀才举人总能考上去罢!

    这时候你就可以把儿子送到同年的幕府中历练,作为交换,你可以在自己的幕府中给同事的儿子留个位置,日后,就可以以举荐起来,举人而做到都御史的又不是没有先例,举人而做到巡抚的又不是没有先例……几代下来,你家在当地俨然就是望族,簪缨世家了。

    总之,卞二爷之前,因为泉州长房那边介绍,颇想和当时的泉州知府联个姻,他那时候正在泉州读监生,也颇为意动。

    知府老爷家的闺女,这,岂不就是五百年后所谓,迎娶白富美,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么!

    当时的泉州知府俞蒲山,初到泉州,,这话什么意思呢?说这位泉州知府脾气好,懂得抚慰当地名流,不得罪士绅……当地土著一看,这位府尊是个好人哇!

    也就是那时候,俞知府暗示,自家闺女想在当地寻个乘龙快婿,这卞家就动心了,当时卞家几房,年纪合适的不少,但是,年纪合适又懂读书的,只得卞二爷一个,所以说,想迎娶白富美,首先,得先读书……

    这种天大的好事落在了卞狴犴头上,他自然是开心的,知府家的小姐,那肯定是知书达理,性情和婉……后来,他使了银子,偷偷在后花园见着了俞家小姐,果然是个大家闺秀。

    他做着美梦,却不曾想,没半年时间,俞知府撕下伪装,开始

    随后

    卞家顿时就扛不住,这,未免太不和光同尘了,故此就缩卵了,而俞知府本就是借此打开局面,看卞家不肯联姻,怕是嘴都要笑歪,要说一句算你家识趣……这么一来,自然苦了卞二爷,恰好,那时候卞二爷的老子挂了,他黯然入京,袭了老子的建宁卫指挥使的职,就到了建宁,后来,又做了这都指挥使。

    划一下重点,迄今未婚。

    康飞一听,忍不住侧目,心说,卧槽,二哥,没想到你还是个情种啊!

    卞二爷也是内秀,一肚子话,以前没个说处,如今说与自家三弟听,说完了,心中仿佛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当下长长叹一口气,“文武殊途,老三,哥哥我真是为你好。”

    康飞也明白,大明朝么,武官地位不高,但是哩,他自恃武功,心说哥们一个带挂的男人,还弄不过五百年前的土著?

    当下他就一拍胸口,“哥哥放心,兄弟我是什么样儿人?神仙弟子,日后肯定也是要霞举飞升的……”

    他先吹个牛逼,随后,更是大吹特吹,泉州知府怎么了?他家闺女能嫁给二哥,那是他家的福分,要说凭啥?因为二哥有我这个三弟啊!惹恼了我,挥挥手,反他娘的……

    这年月,水浒传是显学,水浒传么,总结起来七个字,或许老百姓听到造反两个字浑身瑟瑟发抖,但是对于有些底蕴的人家来说,造反这两个字,并非什么大逆不道,即便嘴上不说,实际上,类似的事情干的多了去了。

    别的不说,倭寇动不动打到扬州,打到杭州,要是没有带路党,这,可能么?而且以大明那可怜的识字率,普通老百姓或许一辈子都没出过方圆五十里地,更别说是看地图了。

    所以,带路党肯定是当地大族,史书里面对这些人称之为,不管是朝廷官兵还是倭寇,你死我活之下,最后得利,都是这些人。

    江南历史上为什么那么多大财主?钱哪儿来的?要说地里面挣钱,这是不现实的,哪怕你家有地二十万,封建农业时代,想靠种地发财,显然是异想天开,只有商,也唯有商,能够短短

    资本么,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足够铤而走险了,而通倭走私是什么利润?什么家国天下?什么礼义廉耻?什么仁义道德?去踏马的。

    康飞张嘴说几句造反怎么了?哪个大家族不是心知肚明?

    故此,卞狴犴只是皱了皱眉,说了一句,三弟,这话落到旁人耳中影响不好,也就仅此而已了。

    康飞这时候就说:“二哥,那俞知府,如今还在泉州做知府么?要是,兄弟我替你走一遭,帮你把俞家小姐抢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