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二百四十三章 糟粕,就是醪糟
    . ,最快更新我在大明开无双最新章节!

    听康飞这么一问,卞二爷未免有些苦笑,“哎!这都老黄历了,俞知府因为考功上上,得以陛见,还被赐予玺书,后来升官,去了河南为布政使。”

    康飞一听,哎呀!这就没戏了,不过,他眼珠子一转,顿时就又问,“这位俞知府,老家哪儿的?”

    卞狴犴一听这话,顿时一皱眉,伸手摸了摸脑袋,想了想,“似乎,是浙江平湖。”

    康飞一听,这个我知道啊!以前有个同学就是平湖的,个子小小的,唱歌却极好听,一首《我不是黄蓉》有原唱九分功底……

    当下他未免就哦了一声,“是嘉兴府的。”说着,眼珠子骨碌一转,就说:“哥哥,嘉兴府离建宁也不远啊!才一千多里地……”

    卞二爷闻言,未免汗颜了,才一千多里地?不过,他想想自家三弟的神仙手段,未免也想,自家三弟,不可以道理寻常待之。

    想到康飞那惹事的手段,当下他就长叹了一口气,“三弟,这么些年过去,怕是俞府尊家的小姐早就嫁人,结婚生子了……关键是……”

    说道这儿,他未免脸色一正,“三弟,如今你正在等候朝廷的敕命,不要再惹是生非了,况且……哥哥我如今心里面也淡了。”

    他话是这么说,可康飞那是什么人?他那个时代,各种研究人的心理,别的不说,只一个琼瑶奶奶,不知道抵得过大明多少大家,要是大明也有个琼瑶奶奶,大明的大家闺秀们,精神食粮未免也要丰富许多,别的不说,起码,卞二爷的那位俞小姐,大约,是敢抗争一下的。

    康飞身上有中二气,这中二气息,有时候,我们也可以理解为豪侠气。

    眼珠子一转,他嘴上不说,心里面却是打定了主意。

    “哥哥放心,小弟我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康飞一顿哄,把卞二爷哄开心了,就拉着卞二爷去吃酒,两人是正经磕头兄弟,那便是通家之好,内眷不避的,于是,田姬就在旁边陪了几杯。

    田姬看他这个态度,心里面未免也窃喜,格外多吃了几杯,卞二爷被康飞一番话,勾起当年的回忆,未免就多吃了几杯,吃得酩酊大醉。

    看二爷醉了,这时候,康飞就把就把他跟前伺候的年轻家丁叫过来,那家丁,年轻貌美,大家都懂的,大明的风俗如此,这个,并不代表卞二爷心里面不能有个人儿,不碍的。

    康飞就问他:“你跟在二爷身边多久了?”

    那家丁一咕咚就跪在地上,“三老爷,小的是卞家家生子,如今的父亲在泉州长房那边做外事管家。”

    康飞哦了一声,“既如此,你把二爷当年那段情史,与我细细说来。”

    那年轻的家丁脸上愁苦,“三老爷,那时候小的还小……”康飞未免打断他的话,“捡你知道的说。”

    年轻家丁没法子,又不敢欺瞒这位三老爷,这可是狠人,关键还是神仙……当下没奈何,一五一十就说了一个清楚。

    康飞一听,哎呦,你知道的挺多啊!

    年轻家丁磕个头,“小人父亲当初跟在长房大爷身边,亲历此事,小人父亲,也有心把小人往管事这条道上培养,故此,手把手地教小人,许多故事,也讲与小人听……”

    康飞一听,这不就是英国管家的路数么,不过可惜了……

    当下他点了点头,“既然那位俞小姐没嫁人,怎么卞家就不能成全这件事呢?”

    “三老爷。”年轻家丁听着这话,未免撇了撇嘴,“咱们卞家虽然祖上是锡兰王子,可是,到底没有三老爷你这神仙手段……”

    他这话一说,康飞未免听着舒服,想赏块银子给他,可是,伸手摸了摸,兜里面比脸都还干净,当下未免尴尬,还是旁边田姬,看出了端倪,未免一笑,从头上拔下个金簪子,“我替你们三老爷赏你的,日后与你家娘子做个脸面。”

    她这个簪子,是命妇造,三凰衔珠的格局,三串珠子累赘挂下,颗颗浑圆,一瞧就价值不菲。

    年轻家丁一看,就吓得赶紧手脚并用忘后退了退,把个头坑在地上,“小人怎么敢要三奶奶的东西。”

    东西贵重还在其次,康飞新来的,不知道田姬在木家,在建宁当地的气焰,那可真是能止小儿夜啼的。

    年轻家丁这话一说,田姬未免又欢喜又有些难为情,当下看了康飞一样,康飞那典型是现代人的脸皮,厚得很,当下一挥手,“赏你的,拿着便是了。”

    年轻家丁偷眼再看看田姬,这才战战兢兢伸手过去接过,“小的谢三奶奶赏。”说罢,连磕三个头。

    康飞未免皱了皱眉,他最反感的,大约就是这个磕头了,不过,时间久了,也知道,习惯的力量很强大,起码,不是他能够改变的。

    当下他便挥挥手让年轻家丁下去,随后,以手托额,就想,我一人三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往返嘉兴府,大约也就是三天时间……

    他这么盘算,旁边田姬就问:“老爷是想去嘉兴府,把卞……二老爷的那位心上人儿俞小姐给抢来么?”

    康飞一听,未免看了她一眼,“怎么?不可以么?”

    这话语气,一听就不大好,显然是个甩子。不过,田姬这个女人,跟旁人不大一样,她一来是土族,那地方女人地位不高,她即便是洞主之女,但是下意识依然认同这个女人地位不高的习俗,二来,康飞一顿打,大约已经成她心里面魔障了,一物降一物。

    故此,她赶紧就说:“老爷想做这事,自然是可以的,这是老爷侠义心肠,妾,心里面欢喜得很哩!”未免就把态度放得极低。

    这男女之前的事情,那就是个跷跷板,一头高来一头低,田姬低了,康飞自然就高了,由着田姬捧了几句,心里面自然得意,就跟她说了,“我这一去,短则三四天,长则七八天……”

    他话这么说,田姬还要站在他的角度帮他想问题,“老爷,怕是时间不够,那位俞小姐,肉身凡胎,怎么跟老爷比,她一个知府家的千金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下个绣楼,怕也要气喘吁吁地……”

    康飞看她说话的模样,那女人都说,男人认真的样子最帅,女人何尝不是?田姬认真分析,康飞看在眼中,未免伸手过去摸了摸,“自然不如你,被俺三打白骨精,犹自精神健硕……”

    田姬听康飞这么一说,一边有些难为情,一边未免欢喜,这个时代的女性,以能勾引到男人为荣,说起来,那是糟粕……糟粕么,不就是醪糟么?醪糟么,不就是酒么?

    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康飞看她脸上飞起两朵红云,看着忍不住心里面一热,有心要跟她再研究一下怎么采蘑菇,田姬红着脸,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面鼻鼾不已的卞二爷,使劲儿就推开了康飞。

    康飞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看到呼呼大睡的二哥,未免也有些不好意思,心说,上头了上头了,这个不应该。

    于是,他就把田姬拽到后面,终究还是硬生生又采了一回蘑菇,把田姬的腿就当蘑菇柄一样,羞得田姬不得不用双手捂着脸……

    按下此处不表。

    康飞神清气爽,回头去跟线娘拿了些银子,线娘闻着他身上的女人脂粉香味,未免就骨嘟个嘴,暗中骂了好几声不要脸。康飞看她表情,忍不住伸手掐她脸颊,手感q弹q弹的,线娘闻着一股子怪怪的味道,未免就皱眉,“姐夫你这手上什么味?”

    康飞一想,哎呀!刚才似乎没洗手,当下也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缓缓收回手,“前面去城外采蘑菇,忘记洗手了。”

    说罢,他负着手,假模假样就走了下楼,刚出门,老脸一红,赶紧快步就走,步子迈得大了些,从怀里面滚下两个银元宝,赶紧一弯腰捡起来,随后兔子一般就蹦起来跑了。

    房间里面徐线娘先是没觉得,未免一戚眉,还念叨了两声,“采蘑菇?”不过,她到底不是个傻子,随后,就反应过来了,一时间,脸上又羞又恼,使劲儿就跺脚,“臭姐夫坏姐夫,恁地折辱人家……”说着,眼泪水儿就扑哧扑哧地掉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凌风凌炎全文免费〕〔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夜北108个徒弟〕〔我真没想重生啊〕〔长夜余火〕〔万族之劫〕〔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大周仙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