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勇高歌〕〔首辅家的小娇娘〕〔潜农在田〕〔亿万枭宠:宋医生〕〔一夜蜜爱:神秘老〕〔我的重生不一样啊〕〔重生之绝世废少〕〔朱颜祸妃〕〔快穿之专业打脸指〕〔青丝化雪〕〔小妖易躲,道士难〕〔长生十亿年〕〔王爷你作弊〕〔第一好婿〕〔翻天之美人计〕〔虎山行〕〔嫡锁君心〕〔校花之最强狂人〕〔她被反派攻略了〕〔极品萌宝:霸道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夺玉 津城迷途 第十九章 金洁
    我们居然莫名其妙地听完了半天的课,啥也没往脑子里面走,但是这半天他们一直重复一个词:金焕蝶。大概是他们所谓的“产品”的名字吧。

    随后跟随众人返回我们的院子,又到了吃饭的时间,在屋子里面吃,我们也被松了绑。

    果然,还是那个高个子给盛饭。

    我看了一眼,大概是炝土豆丝,然后主食是米饭,每人半碗饭。

    等排队到了我们,高个子按照惯例给盛了半碗饭,我敲了敲桌子,低声说道:“盛满!”

    那高个子居然浑身一颤,低着头给我和张根活每人盛了满满一碗饭,嘴里嘟囔着就没见过这样的。

    桌子上四五个人共吃一小碗土豆丝,我心想这够谁吃的?

    我和张根活心满意足地端着满满的饭在众人面前大摇大摆地往碗里夹着土豆丝。

    “我去,这里的盐不要钱吗?”

    我吃下去第一口就忍不住要骂街了,简直咸的要死,而且除了咸味以外,这个土豆丝并没有别的味道,其他的佐料应该是能省则省了。

    就在我小心翼翼地用一团米饭裹好一根土豆丝要放到嘴里时,一个甜美的女声传进了我的左耳:“嗨!你们好啊,我叫金洁。”

    我侧过去一看,眉目清秀,齐肩短发,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身紫色运动服。不是很美艳,却显得十分的清新可人。

    我很快回想起来,这不是吃早饭的时候,第一个跑过来抢稀饭的那个女生吗……

    “你好你好!嘿嘿嘿,我来第二天就听说过你了,一直没有机会认识,幸会幸会!我叫张根活,这个丑一点的是我的亲哥哥,叫张根生。”

    张根活突然间跳出来,随意地做了个自我介绍,还不忘贬低他人以提高自己,不过我也无所谓,在这个窝点里,我本就不想认识太多的人,我觉得他们都是一个德行。

    谁知道说着,张根活就去拉人家姑娘的手,用力摇了几下,吓得人家赶紧把手缩回去,脸一下子就红了。

    那个叫做金洁的女生低着头说道:“今天早上谢谢你们,我来这里一个月了,第一次吃饱饭……”

    我呵呵笑了两声,准备说点冠冕堂皇的例如什么不客气,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啥的。

    结果话到嘴边又被张根活截胡了:“那算啥,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再说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挺可怜的,以后你可以跟着我们哥俩混,保你顿顿吃饱饭,而且我们还能带你逃出去呢!”

    我心说张根活你怎么什么都敢说,旁边还有好多人呢……不过转念又一想,我在怕啥?这里谁不知道我们两个想逃出去。

    黄洁一听张根活这么一说,霎时两眼放光,紧紧抓住张根活的手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随即觉得自己有些失态,立即放开了张根活的手,往后缩了缩身子。

    张根活一拍胸脯,气冲霄汉地说道:“包在我身上!”

    黄洁感动的有些眼眶湿润,像是看待活菩萨一样看待我们。

    我是很想拒绝,因为我们两个想要逃出去的话,已经非常困难了,如果这个时候再多一个柔柔弱弱的女生,那就是难上加难,这分明就是个累赘。

    我正在考虑如何拒绝的时候,张根活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说道:“哥,你干啥呢?你看人家女生多可怜,你表个态啊!”

    “我……我是觉得……唉好吧好吧……不过这位美女,我把话说在前面,在情况允许的前提下,我们会带你一起逃出去,但是意外这种事情谁也不能保证,所以,我不能许给你什么承诺,不知道我

    这么说你能不能理解……”

    就在我要一口拒绝的时候,我看到了张根活和金洁希冀的眼神,唉,让人失望的事情真的是很难做到啊,何况这个人是我弟弟。

    谁知道我这番权衡利弊的话语却惹得张根活很是不爽,他嘟囔道:“婆婆妈妈,一点老爷们儿样子都没有!金洁,你放心,他管你也没事,我会带你出去的!包在我身上!”

    金洁很感谢地点了点头,却转过头善解人意地说道:“没事,张老……啊不,张大哥,咱们素不相识你都肯帮我,我真的很谢谢你们。你放心,我不会拖你们后腿的。如果到时候真有什么意外,你们跑,不用管我的!”

    她这一番话滴水不漏,再加上张根活在边上一直说什么“你看看,你看看,看人家姑娘多善解人意。”一类的风凉话,反而是弄得我有些窘迫。

    “我……我……”一时间无话可说,索性我也不搭理他们了,张根活这小子明显是看上这个金洁了,我还能怎么样,唉!不争气的弟弟。

    我直接走出了这个拥挤的屋子,找了个太阳晒不到的地方坐了会,感受那五六双目光肆无忌惮地监视着,百无聊赖的玩着树枝,而张根活在屋里可谓是春风得意,跟那个金洁小丫头聊的甚欢。

    十七岁,算不算早恋呢……

    正在我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个地中海领导回来了,他进院子就喊道:“都收拾一下,拿好笔记本,咱们去别的家交流一下经验。快点,五分钟以后出发。”

    我没有搭理他,自顾自地坐着,可谁知道大东带着人直接过来把我和张根活给绑了,我们试图反抗,但是三五个回合就败下阵来,两个人合力都打不过他。

    我们就这么被绑着到了另一个院子,只看到一个很瘦很精明的眼镜男站在门口,后面跟着一群营养不良的男男女女,不用想了,这个眼镜男肯定是这个‘家’的领导了。

    地中海和眼镜男寒暄了一番,然后就是就群营养不良的人互相打招呼的时间。

    “赵老板好!”

    “哎呀李老板好啊……”

    “好久不见啊李老板,最近怎么样,有没有新的家人进来啊……”

    “王老板,好久不见啊……”

    我和张根活被绑着往这一戳显得格格不入,不一会一个不长眼的大叔走到我面前,饶有兴致地说道:“哎呦,这两个老板好年轻呀,比我这两年介绍来的人都年轻,怎么称呼呀?”

    哼,这两年介绍来的人,看来你是没少骗人啊,我没好气地怼道:“你祖宗!”

    谁知道那个大叔居然不生气,反而教育起我来:“哎呦,则啧啧啧,现在年轻人呦,怎么脾气这么大呐,你要知道,咱们做‘金焕蝶’产品的都是有素质的人呦,你这个小伙子以后需要反省反省,改正以后还是好老板嘛!”

    我是真的有些烦,正要骂这个油腻大叔,让他滚。

    谁知道这个时候张根活比我先忍不住了,他直接拦在我的身前,他本来就高,再加上那个南方大叔也是矮了些,于是便用一种睥睨的眼神瞟了那个大叔一眼,开口说道:“趁老子们还没发火之前赶紧滚,大小混蛋的名号听说过没?你要是识相就别在这叨叨叨!”

    我刚要为他的挺身而出感到自豪,谁知道这小子来了这么一句,我当时简直是臊的抬不起头,心说张根活你把这个当成是个美称是吗?

    我埋怨道:“张根活你小子有病是吧?你这么说话,咱们现在的立场明显变成坏人了好吗?你简直把我那正义的几次战斗的功绩给抹杀掉了你知不知道!”

    张

    根活眉头拧了起来,说道:“很严重吗?”

    “当然严重,咱们应该永远维持正义的立场!”

    “那我应该怎么说?”

    “你应该……别他妈推我,老子自己会走!”

    可能我们俩的对话引起了周围人极度的不适。就在我研究要怎么将我那丢失正义感找回来的时候,后面的人已经推着我往前走了,我一看,鼻子上一圈一圈地绑着绷带,原来是那天被我狠揍鼻子的赵老板,他这个装扮还真是滑稽。

    赵老板看我一直注视着他的鼻子,长舒一口气低下了头,用力把我往前推着。

    一行人来到了屋子里,和我们那个院子一样的构造,本来就不宽裕的地方,被我们这十几个人一挤,简直就只剩个落脚的地方了。

    紧接着,他们就开始介绍他们最近的“绩效”和他们对“业务”的理解,听来听去,都是骗人那一套。

    听起来他们下手的目标多半是一些好高骛远,虚荣心较强,而且还处于中低端收入的人群,或者是没有稳定工作,爱做白日梦的人群,还有一部分是一些涉世未深的大学生。

    前面的人都还比较好骗,因为他们总是存在着侥幸心理,而大学生骗起来稍微难一点点,他们会去思考,所以给他们摆出的条件,必须得是待遇丰厚,但是要把握度,不能过火,要是跟天上掉馅饼一样,他们反而还是会怀疑。

    我好像还少说了一类人,那就是我身边这个傻大个儿,张根活同学是那种容易j虫上脑,缺乏思考能力的人。

    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们好像因为什么事情停止了分享,地中海把金洁拉到了人群中央,说道:“你也来这里一个月了吧,应该也学了不少东西,来,今天当着众多老板的面,咱们就该进行考核了,我来问你……”

    接下来,地中海对金洁进行了长达二十多分钟的唾沫轰炸,基本上问的都是一些很正经的,关于市场营销的问题,我不得不承认,还真的看走眼了,这地中海原来肚子里这么多学问。

    金洁几乎是一直是支支吾吾没有回答上来什么。

    问答完毕以后,那地中海表现出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对着金洁就是一顿骂:“你十几岁的小姑娘,难道比我们的脑子还笨吗?这点东西都学不会?你还能干什么?在家里供你吃喝供你住宿,你就这么回报家的吗?你简直就是个造粪机器,烂泥扶不上墙!你回想一下你这十几年,一事无成,跟废物有什么两样!这些浅显的道理你都学不会,到了社会上你也就是个败类,给社会平添负担……”

    他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滔滔不绝地骂着,金洁开始低下头默不作声,再然后就抽泣起来,这时我看到那个地中海的脸上明显浮现出了满意的表情。

    呵呵,原来是这样。先用一些晦涩的问题难倒你,让你强硬不起来。接着就是骂到你丧失自信,自认为自己什么也不是,然后让你觉得留在这里是唯一的出路。

    好深的套路啊,这就是所谓的洗脑吗?原来洗脑不只是上课而已,洗脑无处不在啊。

    不过这种程度的东西,对我和张根活这种刺头儿来说,根本杀伤力为零。

    金洁一直低着头抽泣着,嘴里不住地念着对不起,自己知道错了,以后会好好学学等等。

    张根活看到眼前的情景,再也按捺不住,对着地中海骂道:“喂!秃子,有什么事冲我来,难为一个小姑娘做什么?”

    说完他竟一头撞了上去,直接将那地中海撞倒在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