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勇高歌〕〔首辅家的小娇娘〕〔潜农在田〕〔亿万枭宠:宋医生〕〔一夜蜜爱:神秘老〕〔我的重生不一样啊〕〔重生之绝世废少〕〔朱颜祸妃〕〔快穿之专业打脸指〕〔青丝化雪〕〔小妖易躲,道士难〕〔长生十亿年〕〔王爷你作弊〕〔第一好婿〕〔翻天之美人计〕〔虎山行〕〔嫡锁君心〕〔校花之最强狂人〕〔她被反派攻略了〕〔极品萌宝:霸道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夺玉 津城迷途 第二十章 进来喝杯茶吧?
    别说地中海没有反应过来,就是我也被张根活这突然的行为吓了一跳。暗叹一声张根活这冲动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改一下,今天看来一定是要吃亏了。

    反正已经这样了,我大喊一声一头撞向了那个眼镜男领导,将他也撞倒在地。

    这下可惹怒了两个家的人,他们一拥而上,我和张根活被绑着上半身,站立不稳,被他们压到地上一顿打。

    我们没法没法反抗,只能骂骂咧咧发泄心中的怨恨。

    过了一会我感觉自己的脸都肿了,那个地中海才出声制止了这群人。

    几个人把我们从地上拉起来,左右林立将我们控制住,那地中海才笑呵呵地走过来,说道:“年轻人嘛,冲冠一怒为红颜,值得赞赏,但是咱们这里是一家人,一家人说两句,不碍事的,你不用这么激动,你可以好好学习,多做业绩,以后晋升的高了,谁还能骂你,谁还能骂你的朋友?咱们金焕蝶的大家庭包容性高,晋升机制也是相当完善的,毕竟咱们是国家暗中扶持的新兴企业,在这里前途无量啊!”

    我看都不看这个地中海一眼,反而瞟了一眼金洁,只见她低着头,不再哭泣,只是一句话都不说。

    没过多久,我们就被押送回了院子,绳子也被人给松了。

    我拉着张根活走到一边,揶揄道:“爽吗?”

    张根活一脸茫然:“什么爽吗?哪里爽?”

    我继续揶揄:“冲冠一怒为红颜,虽千万人吾往矣啊!当大英雄啊,能不爽吗?不过我说你啊,你前几天不是还喜欢那个叫做‘悲伤的那也女王’的那个女鬼吗?怎么这么快就见异思迁了你!”

    张根活反应了一会,才说道:“奥,你原来是在说这个啊,哥呀,你的见识不要这么短浅,咱们当男人的,要学会博爱,要学会去爱整个世界,我张根活的胸怀是很宽广的……”

    然后张根活就看到了我臃肿的脸庞上面愤怒的神情,有笑呵呵地说道:“其实我也没怎么喜欢她,就是听说了她的遭遇,心里不忍。”

    我嘲笑道:“呦,我说你张根活什么时候成大善人了,你想想,咱们今天替她出头,为她挨打的时候她在干什么?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你说她的遭遇不好,能有咱们惨吗?”

    张根活叹了口气说道:“可还真是比咱们惨,这个小姑娘,很小就父母双亡了,跟着奶奶过,然后初中辍学,去了技校学技术。毕了业工作了,被老板压榨,工资总是拖欠不给。不久奶奶也病死了,打那以后她好像就有点魔怔了,到处找可以挣大钱的工作,之后就被骗到这里来了。她来了以后,也跟咱们一样,试图逃跑,但是每次被抓住都要挨打,渐渐地她也不敢跑了。想融进来,这里的人也不喜欢她。因为她执念太深,一直也没有被洗脑成功。就成了个跑也跑不掉,洗脑也洗不彻底的异类。”

    “你怎么知道她这么多事?”

    张根活耸了耸肩说道:“我刚来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小姑娘挺好看的,然后来的第二天,吃午饭的时候跟那个黄毛女生打听的,毕竟那个黄毛之前吃了我两大碗面,这点不违反他们原则的事,打听起来也不难。”

    我有

    些沉默了,倒不是因为张根活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还能惦记着搞对象的事,而是感叹着世间真是疾苦良多,我起初以为我家飞来横祸的遭遇已经是世间仅有,没想到还有人活的比我们更加惨淡。

    我可以想象一个小姑娘得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逃跑。被抓回来的时候,如果面对大东那样心狠手辣的人,她心情又是如何。

    我越是想,心情就越是糟糕。

    环顾四周,看见五六双监视着我的眼睛,不禁感叹道:“我又不是救世主,想这么多干嘛?泥菩萨过江我自身都难保呢……”

    等到傍晚吃过晚饭,我以为一天会就这么过去。今天挨了打,身上很是酸痛,于是我和张根活就直接走进了睡觉的房间,直接和衣而卧。

    谁知道我刚眯了一会,就听见外屋变得非常嘈杂,嗑瓜子拉家常的声音,打牌喊升级的声音陆续传到我的耳朵里,听起来像是在聚会。这声音我是很熟悉的,我一琢磨,大概是又骗来新人了。

    “来来来,快进屋,今天有同事过生日,这么多人,没吓到你吧?”

    我一听,竟然笑了出来,果然啊,好没诚意,过生日过生日,没点别的理由吗?

    我忽然灵机一动,将张根活推了起来。

    张根活睡梦中被我推行,接着浑身酸疼的劲,跟我耍起了起床气:“干嘛啊你,我这睡得正香呢!”

    我给他使了个眼色,说道:“别说话,今天或许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走!”

    他大概是听明白了,直接站起来,跟在我身后,我俩走出了屋子。

    来到带客厅,还是熟悉的人员,还是一样的配置。

    牌桌上三个略微眼熟的人,其中一个是被我打过的赵老板。

    还有一个青涩的少年,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样子,大眼睛高鼻梁,皮肤白皙,一看就没怎么晒过太阳。斯斯文文,戴着一个镜框圆圆的大眼镜,穿着的休闲外套虽然很简约,但是一看就是很贵的样子。他此时居然一脸幸福地笑着,看着手里的牌,似乎在考虑下一轮要怎么打。

    我心里不禁叫了一声白痴,深入虎穴而不自知啊。

    赵老板的鼻子还裹着绷带,这个人也真是娇气,打这么两拳而已,非要把自己裹得像个排球。他看见我走出来,身子又是一阵激灵。打牌的动作也停滞了。

    他们所有人,不管是假装聊天的,嗑瓜子的,还是在桌上打牌的,此时都停了下来,安静地看着我们两个。

    房间里真是呼吸的声音都能听见,那个新来的小伙子也随着大家的目光一并看向我和张根活。

    我呵呵笑了两声,像个领导一样,挥了挥手示意大家继续,说道:“各位别紧张,你们该干嘛干嘛,我俩就是尿个尿,别紧张!”

    众人居然同时呼出一口气,看来我们俩的到来给他们吓得不轻,生怕我们捣乱。

    我略微停顿了一下,就走出了屋子。

    我停顿那下本来是想提醒那个小伙子两句,但是转念一想,他现在身陷重围,已经进来了,我再怎么提醒又有什么用呢?

    我拉着张根活到厕所尿了个尿,出来以后发现,果然没人再盯着

    我们,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个新来的小子身上。

    “大门那边正对着客厅的门口,现在门栓被人插住了,要跑的话很容易被人发现。除了房子以外还有两面墙,屋子左面那边的院子我听见过有人叫排队打饭,应该也是个窝点,但是右面一直没听见过动静,我觉得咱们可以翻墙出去试试……”

    我一边假装系裤腰带一边小声嘟囔着。

    谁知道张根活说道:“那金洁呢?咱们答应要带她出去的……”

    我往屋里看了一眼说道:“你看她现在的位置,在最里面,咱们进去再去通知她,肯定会引起怀疑,到时候谁也走不了。”

    张根活只是低头不语,似乎是对我的决定不是很满意,他思忖了几秒钟,抬起头似乎想要反驳我。

    就在这时,我的目光居然和金洁有了交错,她发现了我们的动向,我心道你真是命不该绝,于是我就和张根活交流了一下,合作做出了要翻墙逃走的动作。

    金洁似乎心领神会,我又冲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她不要声张,默默走过来,她点了点头。

    “她应该是看懂了,咱们赶紧去翻墙,一会拉她一把就行。”

    说着我们快步来到墙根,一个纵身抠住墙边,脚下再一用力,直接骑在了墙头上。翻过这种矮墙对于我们两个土匪一般的孩子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毕竟我们两个在山上的时候,是经常爬树的。

    上来以后,我不禁往另外的那个院子看了过去,整个院子只有最里面的一间屋子亮着灯光,借着那微弱的光不难看出这个院子非常的整洁,看来这是一家好干净的人。

    我们之所以没下去,是在等金洁出来,毕竟答应了人家,在情况允许的前提下,会带着她一起逃出去。

    不一会金洁果然从人群里面挤了出来,她往前快走了两步,张根活急忙朝她招手,示意她赶紧过来,站在门口久了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金洁看了看我们,眼神里有些迷茫,然后她居然大叫了起来:“张老板,你们这是干什么?!”

    我愣了,随即暗道不好,心想这个女的怕是个傻子吧?我们都表达的这么清楚了,你还是看不懂?你看不懂你冲我点头干嘛?你这一叫不是把我们全都给害了吗?

    简直是难以置信,世界上有这么蠢的女人吗?

    说时迟那时快,屋子里的人像是训练有素一般,呼啦一下冲出来八九个,一看我们要翻墙逃走,直接就冲我们跑了过来。

    “快跳!”

    我冲张根活大喊了一声,纵身就跳了下去。

    刚一跳下去,就听见墙的那头喊道:“留下俩人看着,我们分头把那个院子围住,快去叫别的家的人过来。对了,赶紧把大东教官找来,就说这俩混蛋又闹事了。”

    不知道是谁在那边做指挥,竟然是井然有序,我和张根活一下子就成了瓮中之鳖。

    “来都来了,跑也跑不了,进来喝杯茶吧?”

    就在这时,那间亮着灯光的屋子里居然传来了这样的一句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