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婚妻惹人爱〕〔珍爱〕〔我家娘子已黑化〕〔北亭奇案〕〔医武兵王〕〔最强神壕〕〔别叫我歌神〕〔永生仙墓〕〔贴身战兵〕〔暴力甜妻:帝少不〕〔刘备的日常〕〔一世至尊〕〔大千界域〕〔仲夏夜的秘密〕〔凤策凰谋〕〔重生之先声夺人〕〔云倾〕〔魔女识途〕〔怒武天下〕〔山海奇航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夺玉 川南迷魂 第四章 出发寻宝
    三儿并没有被我们的叫喊吓到,只是问道:“怎么了,不能说吗?”

    老马说道:“兄弟,实话跟你说,我们愿意出十万,并不是真的想买你的小金砖,我们只是对那个黄奶奶山洞感兴趣而已。你可以理解为剩下的钱都是给你的消息费,也可以理解为封口费。但是现在你跟我说,你已经和很多铺子说过这个事情了,那这个消息等于已经告知天下,你这封口费,怕是拿不走了。留下这块金砖的市场价,其他的钱,还给我们吧。”

    谁知道那三儿把钱攥的更紧了,说道:“你们刚才答应了的,不能反悔,而且这钱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能还给你们。”

    张根活不耐烦地说道:“我说你这黑小子,我马哥说的不够清楚吗?你是要我们动手喽?”

    说着他居然一把抱住了三儿的脖子,我心道张根活太冲动,这个黑瘦黑瘦的小子,肯定是要吃亏了。

    可说时迟那时快,三儿直接一个肘击撞在了张根活的肚子上,反手扣住张根活的后脑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倒在地,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我不禁感叹道:“高手啊……”

    张根活起身又要扑上去,被我拦住了,很明显,张根活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三儿说道:“我不想跟你们动手,你们三个加起来都不一定打得过我。这个钱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不过我也不想贪你们的便宜,但是我脑子笨,你们可不可以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

    老马说道:“好!钱你可以拿走,你亲自去过那个黄奶奶山洞是吧?这样,你给我们做向导,这样我们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如果我们真的得了好处,咱们就一笔勾销。”

    三儿很痛快地说道:“好,我答应你们,反正我也活不长了,去几次都无所谓。不过你们要是真的去黄奶奶山洞,可得想清楚,我看你们都不是缺钱的人,没必要把命搭进去。”

    我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三儿站的很笔挺,但是却垂头丧气地说道:“我们那边一直有着一个传说,就是走投无路了可以去求黄奶奶,黄奶奶会指引这个人去她的山洞里取一件宝物,但是这个人离开七天以后,还是会返回那个山洞。”

    我问道:“返回山洞?回去干吗?回去了会怎么样?”

    三儿说道:“应该是死了吧?反正村里的人都这么说,返回山洞的人都没有再活着出来的。”

    我笑了笑说道:“封建迷信!你不回去不就完了吗?”

    三儿说道:“这个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就好像当初我在洞口向黄奶奶祈求完,只是一阵迷糊,我都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了一堆财宝前。所以我觉得,那些返回山洞的人,也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我倒吸一口凉气,我只知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是如此惊奇的事情,我此生还是第一次听说,于是我问道:“那你……”

    三儿苦笑了一下,说道:“我还有五天时间,听说津城的古董行业给的价格高,我才一路赶过来的,换了钱,回去给我娘把手术费补齐……”

    我有些神情黯然,原来这是位孝子,试想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会去冒这个险呢?

    我说道:“好,冲你的孝心,不用你帮忙了,赶紧回家给你娘治病吧。”

    谁知道三儿却摇头说道:“一码归一码,买卖就是买卖。我不需要你们可怜我。”

    我摇了摇头心道:真是头倔驴。但是对这个做事一板一眼的家伙又平添了几分好感。

    于是便说道:“根活去收拾一下东西,咱们今天就去汝南,寻宝藏!”

    张根活说道:“寻宝藏我赞同,东西你自己收拾,我没什么可收拾的,我有手机就够了。”

    我深深地出了一口气,说道:“行!你行!”

    我这个掌柜的做的真的是一点面子也没有。

    终于还是只能自己回屋将我新买的登山包找出来,这是为了将来某天可以去乡下上货准备的,没想到今天用在这了。

    我将我所有的东西都翻了出来,其实也就是几件衣服。看了看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物件了。

    我又摸了摸口袋,那个盛放金针的小盒子还静静地躺在那。

    自从离开了张大爷,这个小盒子我一直都是随身携带,无聊的时候也会时常拿出来把玩一下,毕竟张大爷说,这是他给世间可以留下的唯一的念想。

    “这次带你出去见见世面!”

    我居然跟一根针说话,不免觉得有些搞笑。

    我将衣服一件一件的往登山包里面塞,结果想了想,衣服换上一套新的不就好了?索性连包也不带了,原来我像张根活一样省事。

    十分钟后,我们在院门口集合,我发现老马居然也在,便问道:“好啊,还知道给我们送行,有点良心。”

    老马说道:“我可不是送行,我要跟你们一起去。而且,我有车。”

    说着他还摇了摇手里的车钥匙。

    我问道:“你不是说,要新任堂主独立完成第一单生意吗?你跟去干嘛?”

    老马理所当然地说道:“这可是宝藏!万一你们两个小鬼头偷偷的藏起来一部分,那三宝斋岂不是很大的损失,所以,我这次去不会帮你们,我只是去监工的。这是……”

    “这是规矩……唉!”

    我无力地说道。

    万恶的规矩,将我自由的灵魂都捆绑了。

    我们一行人跟着老马找到了他的车子,上面落上了一层灰尘,差点把老马心疼的当场暴毙。

    反正我是希望他当场暴毙。

    老马驾驶着车子一共行驶了八个多小时,这还不算中途我们在服务区休息的时间。就在我感觉我的腰椎都要坐的突出了的时候,我们终于抵达了汝南医院,给三儿的母亲交了手术费,约好了后天进行手术,算上休息,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我觉得够用了。

    在一个小旅馆简单休息了一晚上以后,第二天一早我们便赶往目的地:二郎山。

    又是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我感觉我真的坐车快要把脊柱坐断了。

    来到山脚下,老马说找个隐蔽的地方把车停好,于是我们就沿着山下的小路七拐八绕,终于来到了一个比较宽阔一些的地方。

    “哼,看来想把车停好的大有人在啊!”

    我笑着感叹了一句,虽然心里已经有准备,这里可能会有很多人,但我还是抱着那么点侥幸心理的。

    这一次,希望全都破灭了。

    老马示意我们下车,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对面说道:“百家阁、闲趣斋、盘古斋、书画轩,这四家稍微有那么一点背景,业务也跟咱们三宝斋差不多,但是业务深度和广度就和三宝斋没法比了。其他的我就不认识了,不过这里所有人应该都是在杨柳古镇开铺子的,没什么好怕的,小门小户而已,大铺子谁也不会去那种破地方开堂口。”

    我瞥了他一眼说道:“我不就是吗?三宝斋杨柳古镇堂口的掌柜的,你忘了?”

    老马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一时疏忽,一时疏忽,呵呵……”

    我也跟着假笑了两声以示嘲讽,心想能把三宝斋那些勾当当成业务来说的也就是“马大不要脸”了,还什么业务深度,广度,呸!

    一时忘我,我竟不小心真的吐了口唾沫出去,结果吐到了宝马的车窗上。心疼的老马立刻拿手去抹,结果……事件以我挨了两脚收场。

    我们一番闹下来,我久坐的身子骨倒是舒展了开,一行人就这么直接走到了山脚下,那群人似乎是在盘算从哪条路上山。

    我们径直走过去,丝毫不理路边的人群,我小声老马道:“诶,大家都是同行,是不是该过去打个招呼什么的?”

    老马不屑道:“打招呼?我可是三宝斋的高层,他们根本不配认识我,我也不屑于去认识这些小喽啰。”

    我有些疑惑道:“那你怎么认出他们是哪个铺子的?”

    老马白了我一眼,并不答话,用手指了指那些车子,我仔细一看,我去,原来这些人都把自家的广告打在车上了。

    原来老马刚才故作深沉的不是在认人,是在认车。可不是剩下的你都不认识吗,就这四辆车打着广告呢。

    老马趾高气昂地在前面走着,人群中一些乱七八糟的闲话还是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你看你看,这个人大热天的戴着个头套,是来偷东西的吗?”

    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你看后面那俩,这不是仁义胡同那俩掌柜的吗?”

    “还真是,据说他们是三宝斋的。”

    “怎么可能,三宝斋怎么可能去杨柳古镇那么偏的地方开堂口。”

    “就是就是,就算是要开,那也不能随便找一个连客流量都没有的小胡同吧。”

    “说的在理,三宝斋有的是钱。”

    “他们啊,估计就是两个青头,只听说三宝斋有名,挂了人家的牌子蹭热度。”

    “诶你看你看,那不是那个黑小子吗?”

    “还真是,哈哈哈,我去这三个傻子不是真给了这黑小子十万块钱吧?”

    “那看来真的不是三宝斋的人了,三宝斋按理说不会做这种赔本的买卖……”

    我后面越听越气,心想我这个三宝斋分堂的掌柜的,也太他妈憋屈了。资源资源不给,钱也不给,人也不给,出门在外还要被人瞧不起,我招谁惹谁了?

    “不行,我要找他们理论,老子是正牌三宝斋杨柳古镇分堂掌柜的,老子要证明给这些杂鱼看!”

    老马一只手横在我身前说道:“没有用,你证明他们也不会信。”

    我将身上的铜钱拿出来,怒道:“我有铜钱证明。”

    老马说道:“你把铜钱给那些已经有些地位的人看,他们一眼便知,你给这些喽啰看,他们只当你是闹笑话。就好像我把宝马车给你,你知道电子手刹在哪吗?再说了,你证明了,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不是来争面子的,寻宝要紧。”

    这时候张根活突然问道:“电子手刹?那是什么?”

    老马无奈地耸了耸肩,继续往前走。

    我瞪了一眼张根活,说道:“电子手刹都不知道,你跟这些小喽啰有什么区别?”

    张根活反问道:“你知道?”

    我坦诚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沸腾太阳〕〔娇萌鬼妻:任先生〕〔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超神学院天使之王〕〔第一爵婚:深夜溺〕〔创世江湖之战甲〕〔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