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乱晋我为王〕〔最佳娱乐时代〕〔我的帝国〕〔闪婚独宠:总裁大〕〔乡村极品小农民〕〔重生之娇妻追夫记〕〔荒野王座〕〔都市绝品玄医〕〔今生唯有许诺〕〔超强瓷婚:超拽新〕〔重生之长姐持家〕〔才女成长策略〕〔无极往生门〕〔腹黑娇妻:总裁大〕〔九劫道生〕〔武林纪元〕〔真摘星拿月〕〔崩坏神话〕〔异界火影战记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夺玉 川南迷魂 第六章 预言的死讯
    我沿着老马的手电筒的光亮看过去,那些柱子每根直径约有二十公分粗,每根之间的间隔大约一米,很是均匀。一根根都屹立着,像一个个力士一般抵住洞顶,很明显是做称重用。

    我不禁感叹道:“这么粗的木材,他们运进来应该很费力吧?”

    老马说道:“小鬼头,古人的智慧远超你的想象,没听说过古代金字塔吗?建造方法至今都是个迷。”

    我又说道:“古人的智慧我是信的,但是你老马的话我可不信了,刚进来的时候你还说这是某个隐士建造的,你看现在这阵势,这像是某个人建造的吗?”

    虽然光亮很弱,但是我依然能看到老马的眼神中的尴尬,他径直走向洞壁观察了一番,然后清了清嗓子,似乎是想找回点面子,说道:“你们看这些洞壁,上面有很明显的槽位,应该是放火把用的,你们再看那一面完整的墙壁,上面似乎是有些壁画,我想,这里应该是一个部落建造的,而这个房间,应该是用来做祷告的祷告厅。”

    听起来有些道理,但我还是找到了一些漏洞,问道:“如果按你所说,这里会有人在槽位里插入火把照明,难道就不怕把那些木材给引燃了吗?”

    老马又陷入了尴尬,耸了耸肩说道:“情况肯定就是这么个情况,再具体的事项,我也不清楚了,反正……反正凭老夫闯荡江湖多年的经验,这番推断绝对是没有错!”

    我不屑地撇了撇嘴,这时候老马说道:“你们闻没闻到一股臭味?”

    我说道:“你别在这扯开话题,你再怎么说……好像是……我去好臭啊……张根活是不是你放的屁?”

    房间里不知道从哪个方向突然传来一股恶臭,我急忙一手捂住口鼻,另一只手在身前挥动着,想将那些难闻的气味扇走。

    没想到一旁的张根活也是做着同样的动作,他含糊不清地说道:“你放屁,你才放屁,你放屁瞅别人,其实就是你放的。”

    我说道:“这味道越来越浓了,咱们别再就结了,谁也不能放屁放出这么大的量吧?三儿!你怎么不怕臭啊?”

    我这才发现三儿居然愣在当场,纹丝不动,似乎是根本不受这臭气的影响。

    三儿皱了皱眉头说道:“掌……掌柜的,这味道我前几天好像……”

    房间里的味道浓到化不开,渐渐地四周的空气开始变成淡黄色,我感觉自己有些呼吸困难,头有些发晕,大脑已经有些嗡嗡作响。当下只剩了一个念想,那就是:跑!

    我望向我们来时的隧道,才发现那里的黄色臭气似乎更浓,我心想难不成我张根生要被臭气熏死在山洞里?那也太惨了点。

    不行,这么死太憋屈了,我急忙环顾四周,瞪大了眼睛寻找,不一会就被呛得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我终于发现就在我们身后的墙壁上,两个柱子中间居然有一道小门。于是急忙说道:“快,快往外跑,那有个小门,快进去!”

    众人顺着我手电筒的光看去,皆是欣喜若狂。

    可就在我们要冲到门口的时候,臭气消失了。

    就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难以置信地深吸了两口气,真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再看了看其他人,都在洞壁前胡乱地查看着,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喃喃地说道:“难道是幻觉吗?”

    我抹了抹眼角的泪痕,刚才的确被呛出了眼泪。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三儿,你刚说这味道你前几天好像怎么着?”

    三儿纳闷地看着我,说道:“掌柜的你在说什么?我刚才一直什么都没说啊。”

    我……幻听了?不可能!

    我拉住老马的衣服问道:“你刚才闻到臭味了对吧?你是第一个闻到的。”

    老马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说道:“我说根生你怎么了?失忆了?刚才不都说清楚了吗,张根活放了个屁而已,笑一下就过去了,你怎么还死抓住一个梗不放呢?”

    张根活……放了个屁?

    张根活也说道:“就是啊大哥,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放屁的,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看你磨磨唧唧像个娘们儿似的……”

    我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问道:“疼不疼?”

    张根活骂道:“废话!你说呢?”

    看来不是做梦,因为我的脚也感觉到疼了……

    就在这时,老马在那面完整的墙壁前喊道:“喂!我说你们快过来看,这墙上的壁画好像有点奇怪!”

    我们三个闻声过去,老马指着一副壁画说道:“你看,这上面画了四个人,两个高个子,一个中等个头,还有一个矮子,你们看这个高个子,是个光头……像不像带着头罩的我……还有,你们看矮子,又瘦又小,是不是像……”

    张根活说道:“像三儿,诶?这不就是咱们四个吗?”

    我不禁头皮一麻,这不知道多少年的山洞里面的壁画,怎么会有我们四个?这绝无可能!

    “我去!”

    随着老马一声惊呼,我顺着他的灯光看去。

    老马说道:“你们快看,这幅壁画里面,这个矮子被石头给压死了……”

    我们急忙看去,老马灯光照着的那幅壁画里面,有两幅小图,其中一幅上面画着像三儿的那个矮子,似乎是在用肩膀顶着一块巨石,另一幅图,就是巨石压着一个人,已经看不到身体,只能看到腿骨被压的向上翻起,底下流淌着许多红色的液体。

    从图上不难看出,那人已经被压烂,看起来甚是恐怖。

    三儿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眼神里满是惊恐,不住地说道:“黄奶奶显灵了,黄奶奶要杀了我,我死定了,我们都死定了!”

    他这一番话将我搅得心神不宁,但是我只能故作镇定。我一把将他拉起来,喊道:“你清醒一点,这不过是巧合罢了!”

    说句实话,要说这真是巧合,我自己都不信。

    但是我就是感觉很奇怪,那股臭气很奇怪,那一阵幻觉很奇怪,一切都很奇怪,三儿也很奇怪。

    虽然我跟三儿还不是很熟,但是从我认识他那一天起,对这个人的印象就是:耿直,耿直到没有恐惧。

    他可以只身闯荡津城的古董街,面对我们三人的恫吓毫无惧色;也可以陪着我们二番闯入他觉得可以致自己于死地的山洞。

    由此可见,这个人是多么的无畏,可是现在,他居然瘫坐在地上像个吓破胆的废人。

    还什么军人,一幅壁画就吓破胆吗?

    老马又喊道:“卧槽,我也死了?还是被钉死的?”

    我扭头看去,那后面的一幅壁画上画着一个秃头,此时被一根很大的铁钉牢牢地钉死在墙壁上。

    这个时候张根活突然插嘴说道:“哥,你说后面会不会咱俩也死了?”

    我瞪了她一眼,叫他闭嘴。

    老马的手电光继续往后移,他喊道:“根生!你把根活给……给杀了?”

    我浑身一震,顺着灯光看去,那第三幅图上面画着中等个头的人——也就是我,将最后的那个高个子用刀刺死。

    我歇斯底里地吼道:“不!不可能!我怎么会杀张根活!他是我亲弟弟!”

    张根活也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但是久久没有说话。

    我呼吸非常急促,吼道:“还有吗?”

    老马手电光往后移,说道:“有,还有最后一幅……你……你自杀了……”

    我咽了口唾沫,看到最后的壁画上画着我用刀抹了自己的脖子……

    我的后背上面全是冷汗,双脚一软,也跌坐在了地上。

    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这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壁画上面,居然会有我们四个人的死讯?

    老马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干我们这行的,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不知道哪天就丢了。看开点。”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我明显看到他夹着烟卷的手指有些颤抖。

    我相信老马这种老油子是见过很多大风大浪的,怪只怪今天这情况太过诡异。

    现在我们四个都被这莫名其妙的壁画搞得精神极度紧张,我建议休息一下,舒缓一下情绪,再做打算。

    我坐在地上,连着吸了四根烟,心情才逐渐平复,老马的情况没有比我好到哪去,他身前也是有好几个烟蒂。

    我问道:“老马,你怎么看?”

    老马从鼻子里喷出一股青烟,说道:“这地方太他妈邪门了,我觉得咱们还是先原路返回,出去以后再做打算。”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正有此意。”

    于是起身拍了拍屁股,就要往回走,谁知道老马却突然喊道:“我勒个去,洞口不见了!”

    我浑身又是一颤,急忙往来时的隧道看去。

    哪里还有什么隧道洞口,那里的墙面非常平整,浑然天成。

    我跑过去趴在墙壁上反复寻找,一丝一毫都不肯放过,他们三人见状也都像我一样在墙壁上开始地毯式搜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法师雷利〕〔真懒〕〔灯红酒绿下的良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