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校花的贴身大〕〔第一重装〕〔上门女婿韩东〕〔名门二婚:墨少的〕〔不朽女天尊〕〔四大名捕之玉蝴蝶〕〔重金战甲〕〔我在美帝做神探〕〔顾廷深霍念念〕〔顾少轻点宠〕〔名门千金,总裁宠〕〔重生八零好姻缘〕〔邪王夜宠小毒妃〕〔被夺舍之后〕〔第一好婿〕〔水浒任侠〕〔庸人安好〕〔经济大清〕〔伊人何求〕〔重返洛杉矶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夺玉 川南迷魂 第九章 布娃娃
    老马被箭雨包围,无数的箭矢穿过了他身体,带出一串串碎肉和血花,我和张根活均是大声地哭喊道:“老马!”

    我几次想要冲回去救他,可是我终究还是没动,因为即使是我现在冲过去,也是白白送死。

    又是“呛”的一声,左面的墙面射出一根和之前一样的铁箭,正中老马的胸口,巨大的惯力将他一直带到了对面的墙壁,牢牢地钉在了墙上。

    箭雨停歇,老马已是血肉模糊,我不敢再看,只是在地上埋头哭喊着:“不要啊!不要!”

    一种久违的无力感再次将我笼罩,若不是贪欲使然,我们何以至此啊。

    老马对于我来说,亦师亦友,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又是我的救命恩人。

    此时却是为了我而死,我内心极度悲伤,几近昏厥。

    我趴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始终没再敢看老马的尸体。

    预言又应验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对着老马的尸体深深鞠了一躬,如果注定了我们都要死在这里,那也没什么好怕的了,我拉住张根活扭头便走。

    不久来到了之前的岔路口,我掏出老马给我的那半盒烟,颠出来两支,分给张根活,然后点燃。

    尼古丁的作用使我的大闹又清醒了几分,我看着剩下的两条通道,说道:“根活,咱们分开走,现在壁画上的预言已经接连应验,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分开走,终究会有一个人可以逃出去,也可以……也可以避免第三幅壁画上的预言的发生……”

    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

    我将烟蒂扔在地上,抱了抱张根活,然后说道:“走吧!”

    张根活说道:“哥,你还是跟个娘们儿似的。”

    说罢就豪迈地走进了左面数第二个通道。

    望着他的背影,我有些心酸,这会不会是我们兄弟二人的最后一面了,如果这其中只有一个出路的话,不,这个地方既然被建造出来,那么一定会有一个出口。

    那么我希望出口在你走的那一条。

    “你一定要出去啊,根活。”

    我长舒一口气,走进了最左面的通道。

    一个信誓旦旦的寻宝计划,怎么就演变成了凄凄惨惨的生离死别呢?

    在漆黑的通道中,我一直在思考着这样的一个问题。

    我依旧是紧张兮兮地一点一点向前挪动,我可不想平白无故地死在这里。

    可是这条通道依旧没有什么惹人注目的地方,我继续向前,果然千方又出现了像之前一样的房间,一样的样式,对面有着同样的出口。

    我苦笑的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花费了十分钟时间去检查之前出现过的情况。

    “洞口上方没有石门,完整的石板,墙壁没有孔洞……”

    我一一确认完毕,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不足以让我放松警惕,我依旧小心翼翼地向前蹭着,只要对面的出口有一点点动静,我一定毫不犹豫扭头就往回跑。

    其实我现在的心情十分的纠结,我既希望自己平安无事,却也盼望着陷阱的出现,因为只要我这边有陷阱,那么张根活那边就一定可以顺利地走出去,当然这只是一种希冀,也许我们双方都会遇到陷阱……那就是我最不愿见到的场景了。

    “已经走了一半了,这次不会再出什么事情了吧?可是根活他……”

    正当我这么想着,忽然感觉身后一股劲风袭来,我急忙卧倒在地,紧接着往侧面一滚。

    只见一团黑影就站在我刚刚的位置,此时又向我扑来。

    我骂了一句什么鬼东西,急忙向旁边又是一滚,堪堪避开这次攻击,就在那黑影即将发动第三次攻击的时候,我顺势起身,与他拉开距离,同时将手电筒的光照过去。

    这一看,着实吓了我一跳。

    那团黑影居然是个……布娃娃?

    我不知道这个布娃娃是谁制作的,但是看制作工艺来看,那个人女红一定不是很好,线头胡穿乱搭,布料红一块绿一块,似是布料不足乱搭乱凑一般,看上去甚是滑稽。

    但是我却是没有时间嘲笑这个布娃娃的主人手艺不精,也来不及思考布娃娃为什么会动。说时迟那时快,那一人多高的布娃娃再次向我冲了过来。

    它的体型比我大一些,不过好在动作稍微迟缓,我看有机可乘,便迎着他冲了过去。

    那布娃娃看我冲至身前,直接用手臂向我的头横扫过来。

    “太慢了也!”

    我喊了一声,见机一个矮身躲过了它手臂的横扫,顺势右臂向上挥出,直接打在了它的下巴上。

    只听一声闷响,这一拳是打的结结实实,我想如果一个正常的成年男子吃上我这全力一拳,也会被打的稍微晕一下吧。

    可谁知道那布娃娃竟然丝毫不受影响,那横扫的手臂又再度挥了过来,我刚要如法炮制地矮身躲过这次横扫,可谁知道它这一击居然直击我的胸口。

    我根本来不及反应,一时躲闪不及竟被打了个正着,巨大的惯力将我打的倒飞出去足有四米多远,落地以后又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

    “好大的劲儿啊……跟他娘的被卡车撞了一下一样……你个无耻之徒居然还跟老子玩袭胸……”

    这一击给我打的胸口闷的厉害,我花了好大力气才从地上坐了起来,看着离我不远、正缓慢走过来的布娃娃,心想不赶紧站起来的话,被那家伙再打一下我非死了不可。

    我摇摇晃晃,扶着膝盖才站了起来,这才发现手里的手电筒在刚才被击飞的时候掉到了一边,好在没有摔坏,打在墙上的光能为我提供些许光亮。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似乎缓过来一些,去往出口的路看来是被这个布娃娃给封锁了,我向后急退了一段距离,用眼神打量一下布娃娃的移动速度,心想应该可以够我稍作休息。

    于是顺着手电的光看去,这一看又是心里一凉。

    只见手电照到的地方,是我来时的那个高台,此时高台下面躺着的另一个布娃娃正缓缓站起身,向我跑过来!

    这一个相比之前的那一个,倒是显得瘦小了许多,但是这个瘦布娃娃速度奇快,几个眨眼就来到了我的身前。

    “我去,原来你俩是一对儿啊……”

    借着微弱的光亮,我居然在它的手上隐约看到了一抹寒光。

    它居然还拿着一把短剑!

    那瘦布娃娃一个箭步就来到了我的身前,只见它向上跃起,体态竟是十分的轻盈。

    它纵身用短剑对我迎头劈下,我向后急退一步,那短剑的尖端擦着我胸前的衣服就划了下去,只是这轻轻的一接触,我的长款运动t恤竟在胸前划开了一道口子,一直连贯到底。

    我一个套头衫居然被它给割成了开衫……

    看着这吹毛立断的架势,我不禁暗叹道:“好锋利的短剑,差点就被开膛破肚了……”

    那瘦布娃娃一击不中,竟转劈为刺,直取我的心窝,我一个侧身堪堪躲过这致命一击,同时与它擦身并立,我下意识挥出一拳,直接打在了它的门面。

    只听“咔嚓!”一声,那瘦布娃娃的头居然向后折断。

    “我去!这只这么脆……”

    我以为它头都断了,应该没有反抗能力了,刚要补上一脚,那断了头的瘦布娃娃居然又是用剑横着向我扫了过来,我急忙弯腰躲过,顺势滚到了一边。

    “咔咔咔咔……”

    看到眼前的景象,我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只见那瘦布娃娃断掉的头,开始是向后背耷拉着,此时竟像是装了什么机关一样,一点点地立了起来,两秒钟过后居然恢复如初!

    “我去,这他妈也行?”

    我一句粗口骂出,大脑飞速旋转起来,开始审视眼前的局势。

    两个布娃娃。

    一个力气很大,但是行动迟缓,不怕疼也打不动;另一个行动迅速,动作干脆利落,还有一把这么锋利的短剑,还有一个致命的特点——打不死。

    这局势完全没法破,这分明是必死无疑嘛!

    不过这瘦布娃娃虽然打不死,要是我把它的头割下来……是不是就死了?

    想罢,一个计划在心中打定。

    我看了看还在往这边走的大块头布娃娃,又看了看另一边已经恢复如初的瘦子布娃娃,此时它又飞快地向我扑过来,我扭头便向着大块头跑去,我边跑边调整着速度,其间差点被瘦子从后心一剑刺穿。

    终于,我被这两个布娃娃夹击住了,我嘴角挂上一抹微笑,这正是我要的局势。

    时间、距离都刚刚好。

    那大块头布娃娃一拳打向我的门面,于此同时那瘦布娃娃也一剑刺向我的后脑,我抓准时机向下一蹲。

    那大块头一拳打在了瘦子的脸上,于此同时瘦子的短剑也穿透了大块头的喉咙。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瘦布娃娃的头又是向后折去,我见时机已到,用力一推将它向后推去,将它和大块头分开,于此同时我迅速脱下我的“开衫”t恤,绕住它持着短剑的右手,用力一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沸腾太阳〕〔娇萌鬼妻:任先生〕〔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超神学院天使之王〕〔第一爵婚:深夜溺〕〔创世江湖之战甲〕〔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