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安童司振玄〕〔我把聊斋带给全世〕〔抗战之烽火漫天〕〔无敌从做主播开始〕〔奶爸至尊〕〔九零美发人生〕〔我的首席翻译老婆〕〔骄记〕〔豪门重生之悍妻当〕〔疯子眼中所谓的江〕〔玄天龙尊〕〔水墨云清〕〔世纪第一宠婚:吻〕〔御用狂兵〕〔总裁独宠亲亲我的〕〔镇魂风云录〕〔王牌大高手〕〔都市终极魔少〕〔雪落关山〕〔千亿爹地宠妻忙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夺玉 川南迷魂 第十章 黄奶奶现身
    只听又是“咔嚓”一声,它的右手应声而断,手松开了剑柄,我顺势接过,不给她恢复的时间,直接一剑向着它的喉咙挥下,所过之处并没有感到任何阻碍,这把短剑的锋利可见一斑。

    “嘶啦!”一声布料被划开的声音在这极度安静的房间响起,它的头颅应声落地,于此同时它的身体也再也没有了一丝动静。

    我没有任何松懈,急忙转身,寻找大块头布娃娃的身影。

    可令我意外的是,那大块头倒在地上,居然开始慢慢地瘪了下去。

    “充气……娃娃?”

    我对我的想法不禁感到很好笑,但是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根本打不动的大块头为什么喉咙挨了一剑以后就像气球撒了气一般。

    不管怎样,至少我能保证它再也不会对我造成任何威胁,这是最重要的。

    我这次真的松了一口气,走到那个瘦布娃娃跟前,心道:“总算是死了,你居然没有瘪,小爷倒要看看你这里面装的是棉花还是谷子!”

    于是我抓住了那颗头的布,提起来抖了几抖。

    “哒!”一个球状物居然应声而落,我借着微弱的光仔细看去。

    这一看将我吓得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那竟是一颗女人的人头!

    我……我杀人了?

    我咽了口唾沫,壮着胆子又看了看那颗人头,才发现她面色惨白,并且居然一点血迹也没有,一看就是死去很久了。

    可是死去了很久的人怎么会动呢……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那个女人的人头居然陡生异变。

    它竟然开始慢慢变黑变瘪,然从头发开始一点一点变成灰烬,同时她被布料包裹着的身体也渐渐瘪了下去。

    难道裹着他们的这厚厚的布料有问题?

    这人死去许久了,唯一的解释是这些布料保证了他们的尸身不腐,但是长久不接触空气,她的尸身已经无法承受,乍一暴露就被分解了。

    想必那个大块头也是一样,被一剑刺穿了包裹的布料,空气接触到了他的身体,于是他也化成灰了。

    “可惜没看到那个大块头长什么样……”

    想到这,我急忙扔掉了手里的那一块包着死人头的破布,急忙用手在身上擦了几下。

    “这次可以走了,既然我这里九死一生,希望根活那边会一帆风顺吧……”

    我走过去捡起了手电筒,可谁知道我不动还好,我刚刚将手电筒捡起来,正在检查的时候,它居然断成了两截。

    失去了唯一的光亮,房间瞬间变成一片漆黑。

    “这下可惨了,只能当瞎子了……”

    我将坏掉的手电扔到一边,努力回忆着出口的方向,用短剑向前方探着录,一点一点地靠近。

    “叮”

    终于,在走了一会以后,短剑上传来了撞击的触感,应该打在了墙壁上。

    我向前一步。伸手摸去,冰凉的触感从指间传来。

    果然摸到了墙壁。

    接着,我摸着墙壁横移,大约走了三五米的距离,前面一空,

    我便知道来到了出口。

    可是前面依旧是伸手不见五指。

    我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加油道:“走吧!生死有命!”

    谁知道我刚走进去几步,就感觉前面一阵脚步声向我冲了过来。

    “哼!原来还有一只!”

    此时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是通道这么窄,我恰好可以赌一把。

    我用心感受着空气的流动已经那脚步声的强弱。

    “来了!”

    我暗道一声,直接双手握住匕首向前方刺去。

    “噗!”

    预想中布料被划破的声音并没有传来。

    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剑柄流到了我的手上,我急忙抽回了短剑。

    “呃……”

    我浑身一震,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这个声音。

    “根活!怎么是你啊根活!”

    张根活无力地倒在我怀里,虚弱地说道:“哥……怎么是你啊……我刚才又中了落石的陷阱,还好我跑的……”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我说道:“别说了,别说了根活……”

    “哥……好疼……”

    “哥……哥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的肠子都要悔青了,为什么我这么鲁莽,为什么我不能再确认一下,我真的想一头撞死在这里算了。

    张根活的身子猛地绷直,我紧闭着双眼紧紧抱住他,我能感受到他的痛苦。

    接着,随着一声闷哼,张根活的身子就没有了任何力度,瘫软了下去。

    我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我居然亲手杀了自己的弟弟!

    三儿和老马都是为救我而死,而我,居然留着这条贱命杀了自己的亲弟弟。

    一切都像壁画中所预言的那样。

    “黄奶奶!你为什么要赶尽杀绝!为什么!把弟弟还给我……还给我……”

    仇恨和悔恨吞没了我的神志。

    我捡起了地上的短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骂道:“去nm的黄奶奶,既然你想让我们都死在这里,我就死给你看!等我做了鬼,我也要跟你做个了断,你等着老子。把弟弟,还给我!”

    我用剑向自己的喉咙割了下去,那种对于危险的心悸之感忽然袭来,我苦笑着道:“这次不用提醒我了,是我自己决定要去死的……”

    就在这时,一股温热自我口袋中传来,迅速流至我的眉心。

    瞬间一股清明之感在我的大脑里回荡开来。

    我渐渐将手中的短剑放下,进入山洞以后的种种情景开始飞速地在我脑中掠过。

    快速但详细。

    我忽然感觉自己站在了第三者的角度来看待事情,那种感觉仿佛超脱了一般,一切都开始变得清晰见骨。

    那一件件不合理、却被我忽略的事情全部浮现在眼前。

    我伸手去摸张根活的后背,果然,那里一丁点伤口都没有。

    我站起身,从兜里摸出那盛放金针的小盒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是怎么看穿的

    ?这么久了,你是第二个可以看穿我幻境的人……”

    山洞忽然变得明亮起来,可我没有去遮盖我的眼睛,因为我知道,我现在并没有用眼,我只是用大脑在看这里的事物而已。

    忽然前方景象一阵颤动,一个小型漩涡聚了又散,随即一个老妪出现在我的面前,她佝偻着腰,头发黄中带白。尖嘴猴腮,长得像一只老鼠一般。

    我眯着眼睛说道:“你就是黄奶奶喽?”

    黄奶奶不回答我,只是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笑了笑,整理了一下思路,自信地说道:“好,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在我们进入那间祷告厅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臭气,我当时明明感觉自己快要窒息,那些臭气却一瞬间就消失了。之后他们三个人的话语便与之前不符,然后老马用言语暗示我失忆了。其他三人也用言语证明是我胡言乱语,当周围的人都坚持一种观点的时候,人就怀疑自己,所以我一度认为是自己刚刚产生了幻觉,其实,那股黄色臭气之后,我才是真正的产生了幻觉,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你的幻境中,所有的事物,所有的人,都是假的。并且在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听到其他人的尖叫声,所以应该你是封闭了我的五感,使我一直处于大脑的假想状态,对吧?”

    黄奶奶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我接着说道:“之后我一直被你幻化出来的老马牵着鼻子走,他一直不停地给我暗示,是他让我去看壁画,是他给我勾勒出每一幅壁画的内容,之后我才顺着他的描述去看,其实,那些都是你向我的潜意识中传达的信息,那画面都是我自己脑补的而已。但是在这里,你犯了一个错误,你想通过三儿被吓怕的反应向我传达恐惧的信息,但是你根本不知道,我所了解的三儿,是一个耿直无畏的人,这一点,完全不合理。我当时就该有所反应,只是我被你转移了注意力,当时又是老马说,入口消失了,于是我又脑补洞口消失了,这一次你成功地向我传达了恐慌的信息。天下所有的机关都有迹可循,试问好好的一个洞口,怎么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呢,我真是傻……再然后,又是老马暗示我,前方有岔路,于是前方便有了岔路,我说的对不对?”

    黄奶奶依旧不说话,还是点点头,周围所有的场景开始慢慢地消失,包括张根活的尸体与短剑,刹那间就只剩了我和黄奶奶,以及这周边的一片虚无黑暗。

    我向兜里摸了摸,想要拿出一根烟点上,可什么也没摸到,我自嘲地笑道:“连老马都是假的,给我的烟怎么会是真的呢……”

    我又冲黄奶奶说道:“再之后,你开始设计一系列的惊悚片段,目的就是为了使我的精神进入极度紧张的状态,好没时间去思考那些漏洞。之后的一切看上去就像是预言成真一般,你让我愧疚、悲愤,一点点打垮我的内心。但是你还是没有做周全,其一,张根活在第二个通道出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就已经不见了;其二,我这个人有一个天赋,那就是我有着异于常人的感知力,而刚才我多次在死亡边缘徘徊,我的直觉居然一次都没有提醒过我,呵呵,因为那本来就是幻觉而已……”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沸腾太阳〕〔娇萌鬼妻:任先生〕〔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超神学院天使之王〕〔第一爵婚:深夜溺〕〔创世江湖之战甲〕〔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