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危机将至
    那群大老粗抬徐怀谷的时候竟然连这身铁王八壳也不脱,就凭着一膀子牛劲儿从甲板把徐怀谷拎进了船舱。

    被拎着的时候,徐怀谷还没咋感觉到这身铁甲多重,反正也不是他自己出力气。

    在徐怀谷和张幺瞎扯的时候,徐怀谷才想起来自己这身儿铁王八壳还没脱,这铁甲边角粗糙无比,徐怀谷想翻个身都硌得肉疼。

    徐怀谷缓缓半撑起身子,想要脱这身铁甲时,才发现自己真是图样图森破。

    徐怀谷是海军出身,虽然是非战斗人员,但体质还是比普通老百姓强上不少的。

    饶是如此,徐怀谷撑了不到二十秒,就有点儿不支了的感觉,不单单是因为徐怀谷现在身体虚弱,根据徐怀谷的直觉,这身铁甲恐怕少说也有三十斤!

    由于北方产马地区的丧失,导致宋朝极度缺乏战马,宋朝军队只能不断加厚士兵的铠甲用于对抗拥有大量骑兵的北方敌国。宋朝步人甲为宋代重步兵的主要装备。

    宋代步人甲多数由1825枚甲叶组成,一般甲片总重量为29公斤,同时可通过增加甲叶数量来提高防护力,但是重量会进一步上升。为此,皇帝亲自赐命,规定步兵铠甲以298公斤为限。

    现代人普遍认为宋朝军队羸弱不堪,但能披着如此之重的甲胄行军打仗,就算不是猛汉,也实在是意志力无比坚定的人了。

    徐怀谷倒是不知道这么多,不过他对之前拎他进来的那俩面有菜色的汉子倒是佩服了不少,不容易啊!

    徐怀谷半撑着身子,还没来得及抬手解带时,从张幺嘴里听到“行朝”、“官家”,而后又听到“祥兴二年”这样的词儿,直接惊倒在了稻草铺上,一动不动,发起愣来。

    听张幺的口气,崖山之役已经尘埃落定,南宋!不对,准确地说,现在大宋已经成为前朝,华夏的锦绣江山已然落入了蒙元的口袋,自己这是穿越了啊,而且穿过来就成了亡国奴!

    以前在海军舰队每有出海的任务,来来回回都有个十几二十天,多的甚至几个月,毕竟是军队,纪律严格,徐怀谷也不可能每次都有胆子藏烟带酒,但是书,随便看。

    徐怀谷本来进部队前是不爱看书的,为了文凭,硬着头皮啃的那些教科书,也忘得七七八八。

    但是在海上,读书却成了徐怀谷为数不多的乐趣,毕竟为了扯皮吹牛,没点儿知识底蕴,吹不出高级牛逼。光哔哔黄段子,无异于饮鸩止渴,为了战友们的身体着想,得适量才行。

    徐怀谷尤其爱看历史类书籍,也谈不上多大造诣,那些唐宋元明清的历史事件,徐怀谷倒也能如数家珍的列举。

    徐怀谷知道这一战,陆秀夫背着少帝赵昺投海自尽,大宋十万军民跳海殉国。南宋反抗势力可谓是彻底灭亡。

    那自己呢?自己是谁?现在是在哪?刚刚那群人是南宋遗民还是蒙元鞑子?

    一个疑问之后牵扯出的是无数的疑问,徐怀谷脑袋又疼了起来。

    张幺很是机灵,看得出徐怀谷穿着铠甲不适,随即帮徐怀谷把铠甲脱了下来。

    见徐怀谷陷入彷徨,张幺也只得无奈叹气,当初一心热血报国门,奈何英雄已无用武之地。自己这位少爷,若不是为了这家国大义,怕也是也富贵依旧吧?如今这番田地,又该何去何从呢?

    “张幺是吧?说说崖山之后的事吧,我不太记得了。”徐怀谷没多久便冷静了下来,在不清楚对方是敌是友的时候,还是不要暴露自己为妙。

    没法儿,谁叫自己倒霉,穿到这么个国破家亡的时代呢?怕是只能怪那贼老天了。既来之则安之,先了解一下现在的形势,再看吧,想来自己一个现代人,在这七百多年前,也不至于活不下去吧?

    “公子,崖山一役,那个惨啊!那片海都被血染红了……咳咳,您当时和都头让大伙儿砍断连船的绳索,冲出了鞑子的包围。咱们中途救起了些人,刚看到岸,还没等我们高兴呢,一股大浪直接拍了下来,我从来没见过那么突然的大浪,前几秒海面还很平整的,就那么……等我们醒过来,本来四五十人的队伍,只剩下十几个了,您和都头都没见着,我没见您人,当时就慌了,张罗了本族的弟兄们在船四周围找了一圈儿,结果就在船边的麻绳上找到了公子,幸好麻绳绞住了您的脚,不然怕也是……不过公子没事,小的就放心了!”

    “那我们现在在哪儿呢?”徐怀谷确定了这群人南宋遗民的身份,看来自己也算有个一官半职,又问道。

    “小的也不知,我醒来后和兄弟们四处看了看,除了海还是海,就没见着岸边儿。”

    所以说千万别立fg,徐怀谷自信满满地觉得自己在古代活下来完全没问题的时候,张幺的一席话就像给了他俩耳刮子。

    在大海上航行,最害怕的就是失去方位,古代渔民出海打鱼,往往都是需要有极其丰富的经验,不然深入了海洋,根本就找不到归路,只得活活饿死,最终成为鱼儿们的口粮。

    徐怀谷倒是从来不害怕在海洋里迷航,不过那是他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有导航,有通讯,高超的科技水平让人类能开拓更加广阔的海洋。

    但是现在不同,现在是在十三世纪,宋朝的海运全靠渔民和海运商人一代一代人的摸索,才探索出了周围几个海域的部分可行航线。

    南宋的水军属于步军体系,只能在内河和近海航行作战,断断也是没有远洋作战的经验的。

    在海上,天气因素也是一大问题,就算无敌于欧亚大陆的蒙元铁骑在东征日本的时候,也因为风暴而折戟沉沙。

    徐怀谷在和张幺一问一答的循环往复中,了解了很多信息。

    这是一艘大宋福船,产自泉州,是当时张世杰从蒲寿庚那儿抢来的。就因为此举侵害了蒲家的利益,蒲寿庚叛宋仕元,甚至怒杀宋宗室三千余人。

    现在船上包括徐怀谷仅剩13人,包括张幺在内有七名徐家子弟,另外有三名儒生,他们本是刚刚投奔行朝,被安排在这艘船上暂住,还未及小皇帝封官,便发生了崖山惨剧。

    还有三名中途被救上船的人,其中有两名女子,穿着华贵,应是一主一仆,刚刚徐怀谷被围时,那个女声应是那女主人的罢。张幺见那一主一仆穿着甚是华贵,断定是朝中高官家眷,怕惹麻烦,也懒得和那群儒生置气,便顺着台阶下了。

    徐怀谷心中乐了,现在都啥时候了,就算高官家眷又怎样,大宋都没了,定是张幺这小子装绅士。

    除了人员,他们还中途捞了几袋大米,加上船上本来屯的粮食,按照十三个人的量,大概还能撑十天左右。

    最蛋疼的就属淡水资源了,只剩四个木桶,而每个木桶只能装十五升水,如果按每个人每天一升的用量来算,只能撑个四五天!

    而直到现在,这艘船上还没一个人看到陆地。

    黄昏,零碎的余晖透过舱壁间的裂缝打在徐怀谷的脸上,危机就像夜晚,似乎未晚,却也将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