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会议
    夜幕降临,时值二月初,海风冷彻。

    海上除了这艘孤舟上明灭的灯火,不论天地,尽数为黑幕笼罩。

    天边几颗寥寥无几的星辰提醒着人天空的方向。

    徐怀谷沉睡了一小会儿,休息得差不多了,遂起身上到甲板,吹起了海风。

    这艘船上还是配有指南针的,但在不知方位的情况下,众人也并不急着开始航行,万一方向弄错了,上不了岸,以船上那点儿存粮,怕是都得活活饿死。

    甲板上除了徐怀谷便没人了,现在尚是初春,天气甚是寒冷,众人经过白天的舍命突围和风暴突袭,已然是疲惫不堪,难得有个安宁时候,也不管是否会遇到鞑子的战船,就昏昏睡去。

    徐怀谷本来也是想多睡一个晚上的,但透过舱壁缝隙有些许星光穿过,心想自己不如夜观天象,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依照徐怀谷往常的经验,南半球是几乎不可能观测到北极星的,而徐怀谷仔细找了找,夜幕虽然昏暗,但还是能找到那颗北极星的,这就说明,徐怀谷现在所在的这艘船还是在北半球,至于经纬,纵使徐怀谷世界地图了然在胸,没有任何参照物,实在也辨不出来。

    徐怀谷只得讪讪离开,继续回笼睡觉,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

    “公子醒醒,公子?”

    “呵!吓死个人!”徐怀谷刚睁开眼,就看到张幺那瘦了吧唧的脸快要贴到自己脸上了,惊恐万分。

    你小子**就**,把脸贴那么近干嘛呀,真的是……

    “什么事啊?咋咋呼呼的。”徐怀谷一脸不爽,还带有一丝睡意地哼了一声。

    “大伙儿都醒了,等着您出主意呢,毕竟都头不在了,这艘船得您做主啊,莫被那几个腐儒压了头去。”张幺似乎对那些文人很有意见,一口一个“腐儒”。

    “我做主?那他们会听我的吗?”

    “当然听您的啦,您是副都头啊。在这艘船上还有谁能比您更有威望呢?”张幺贴近徐怀谷耳边喜笑颜开道。

    徐怀谷看到张幺的笑脸,突然想到了一个成语“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不过张幺说的也没有错,在这船上看来徐怀谷的职位是最高的,而且徐家子弟占了多半的情况下,自己威望确实是最高的。

    在古代上下级之间是非常严格的,手下如果忤逆上官的话,那就是自讨苦吃。

    更何况徐怀谷是除了都头最熟悉这艘船的人,也是最有资格成为这艘战船指挥官的人。

    既然大家这么有缘,同在一个屋檐下,那么徐怀谷也没有道理不发挥一下现代人的能力,至少让这群南宋遗民能上岸,活下去。

    徐怀谷跟着张幺来到甲板上,只见另外十一人,围成一个圈,那七个徐家子弟也不管甲板上的潮湿直接坐于其上,另外三个文人和两女子则站立着。

    中国人果然从古至今就有开会的习惯,虽然现在不叫开会,叫商讨,但也足以见得中国人在危难来临时的那份团结。

    若是宋朝廷也能早早的意识到如今这种地步,不知道文臣武将们是否还会像之前那样相互掣肘。

    “好了,人都到齐了,那么现在我们开始商讨接下来的事宜。”张幺扯着嗓子对众人说道,他那瘦小的身材,仿佛蕴含着巨大的力量,人虽粗鄙,倒挺有几分领导才干。

    徐家子弟们齐声叫好,其他几个文人撇了撇张幺,给人一种不甚看得起的感觉。那俩女子却一声不吭,就静静的听着。

    “看来在这个船上,人心并不齐,更称得上是各怀鬼胎啊。”徐怀谷心想,但也觉得很正常,毕竟这些人不全是这艘战船上的士兵,有暂住的书生,还有中途救起的女子。

    咸湿的海风还是吹得人瑟瑟发抖,徐怀谷虽然被张幺劝服披着铁甲来开会,但也挡住海风的侵袭,顿时萌生退意,只想着这场蛋疼的会议能尽快结束。

    “大宋行朝没了,天子蒙尘,我等幸得老天眷顾,苟存于世,但也不能一盘散沙,任由鞑子来任意割戮。如今在这汪洋之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须得有个领头人,带我们上岸。”

    张幺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虽说不是慷慨激昂,倒也有些文采,只是那文言文和俗语混杂在一起说,让徐怀谷觉得有点儿别扭。

    看来今天这场会议,想早早结束是不可能了,这个会是用来选话事人的,少不了扯皮倒灶的事儿。

    看这样子,自己还有非常强的竞争力来竞选这么个话事人的位子了。

    “就他这光会行军打仗的粗人,怎地有能耐带大家走出这番困顿之境?”一书生撇了撇徐怀谷,仰头揶揄道。

    果然还是很有一番争议,尤其是那些文人墨客。

    宋朝极其重文轻武,这在历史上是非常有名的。

    虽说这三个文人书生还未来得及被小皇帝封官加爵,但也算是读书人,肚子里有些墨水。自然是自视甚高,哪会让那些粗鄙武夫骑到他们头上。

    张幺此时便欲发怒,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若不是凭着兄弟们赴汤蹈火地冲锋陷阵,才得以冲出重围,怕不是被鞑子杀死,就是投降了蒙元。

    卖国求荣的文官张幺听说得多了,一个个表面标榜着孔孟之道,私底下做着那些龌龊不堪之事,还有脸看不起陷阵杀敌的将士?

    更可恶的是竟敢公然挑衅自家公子?

    徐怀谷眼看着两方的矛盾即将爆发,便再也无法再沉默下去。

    一边是亲族兄弟,一边是故国臣子,对于徐怀谷来说自然是袒护自家兄弟,但毕竟这船上就这么些人,都是大宋遗民,也不好逼得人家跳海不是?

    “那你们的意思,不能让我这武夫来带领你们?觉得我脑子不够用咯?”

    徐怀谷穿着这身铠甲站了这会儿着实特别的累,也懒得顾及什么形象,便懒散地边坐下边说了句。

    之前那个说话的书生倒也爽快,直截了当地说:“正是此理,若论厮杀,我辈定然落于尔等之后,但论文韬,计策,尔等差吾远也。”

    “哦?那就是说,如果我比你的啥啥文韬更厉害的,你就服气了是吗?”徐怀谷歪了歪脖子,直视那名杠精书生,狡黠一笑道。

    “呵,若真如此,我等定然服气,甘心辅从。但若……”

    嘿嘿,这二傻子上套了,看来还得自己来治一治这群古代书生的傲娇病,牛皮不是吹的,自己这一身的真本事也得拿出来晾晾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