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晋国公主
    正当徐怀谷得意之时,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两个女子此时竟站了出来。

    那较为华贵穿着的女子似是在旁的丫头仆从耳边轻语了一阵,而后那个也就十五六岁模样的丫头昂头自顾自地念了起来,跟电视剧里念圣旨的太监似的,一副皇家做派。

    “公主闻众位忠勇之士欲为复兴大宋,争先分忧,甚是欢喜。不如让公主来为你二人做个见证,尔等可愿?”

    大宋的理学对于女性向来是约束甚多,更何况是到了南宋末年。

    夫纲,与君纲,父纲并立为三纲。它是中国**社会中处理夫妇关系的准绳。其实,夫纲、男尊女卑此等观念的始作俑者并非宋代的理学家,乃多出于前贤先哲之口,但是经过二程的发挥,则显得更为**,并成为束缚宋代以后广大妇女的沉重精神枷锁。

    而大宋公主亦不能免俗,纵观大宋朝的众多公主,除了被用来和亲外,纵使嫁与王公重臣之后,也是需得恪守妇道,卑顺节俭的。

    足以看出大宋公主们的命运是何等悲惨了。

    虽然宋朝公主命运多舛,但论起这地位,徐怀谷这个泥腿子副都头是拍马都赶不上的呀!

    若是这位公主有那么一丁点儿武则天之心,这条船怕是得由着这位公主作主了,人家可是天潢贵胄!

    虽然现在这艘船上就十三人,这大宋也于崖山陨灭了。但无论是徐家子弟,或那三名儒生,对于公主这尊大佛,还都是在心里供得妥妥的。

    有个皇氏宗亲在身边,哪怕是一介女流,那也算是有个光复故国的念想啊!

    当年宋恭宗赵显继位时才四岁,宋端宗八岁,赵昺也才七岁,不都是赶鸭子上架,为臣子们当个象征给供着吗?要是没了皇帝这点儿“有君可忠”的念想,海上小朝廷早就散伙儿了。

    “臣拜见公主。”众人想不到这女子竟是大宋公主,仓促间躬身作揖道。

    徐怀谷和张幺也仿着对面的儒生作揖着,毕竟只是土财主家的败家子和仆人,哪里见过这等皇家贵人,也就压根儿不知道这些个礼数。

    “诸位免礼,昨日本宫与寰儿皆赖诸位所救,还未来得及答谢诸位,在这困苦之处,便无需行这些个礼,况且……”公主微笑着看向众人,表达着感谢之情,又想到行朝已陨,暗自伤神起来,“本宫仰赖先皇恩典,赐封晋国公主,昨日行朝蒙难,本宫与众卿家失散,唯有寰儿在身侧。听闻陆丞相背负陛下投海,本宫悲痛,又遇鞑子杀声已近,不欲亡国侍敌,便……多谢尔等忠义之士相救,本宫得以苟全。”

    徐怀谷躬身时往上瞟了一眼那晋国公主,和身边小丫头女仆的年龄差不离,脸庞轻柔,皓齿蛾眉,虽谈不上贵气逼人,但也举止端庄,想来是在不断的逃亡中,打磨出来的性子。

    不等徐怀谷再多想些什么,那抬杠的儒生作态恭谦,介绍起自己来:“小生惠州柳氏子弟名骏,字子瞻,咸淳九年进士及第,听闻官家蒙难,行朝流落崖山,随与两位同门赶来,欲报国恩。”

    柳骏身边两儒生也一同报上名字,一人叫汪旭,另一人叫方董。

    至于徐怀谷这边的家族子弟,大多都是些徐二,徐老三什么的贱名儿,古时候俗话说得好:名儿贱易养活。

    不过作为这艘船名义上的最高指挥官,徐怀谷还是得自我介绍一番的。

    徐怀谷从这副身体记忆中搜寻了一番后,拱手作揖道:“在下一介武夫,乃是雷州徐氏子弟,名怀谷,字兴汉。承蒙皇上恩德,领此船副都头之职,不知公主在此,臣惶恐。”这个字是徐怀谷自己重新取的,身为一个穿越过来的中国人,这华夏的疆土哪怕失在了南宋的手里,徐怀谷也有心终有一日给它夺回来!自己也定不比那些穿越小说里的人差!

    “徐都头不必多礼,在这汪洋之上,属你最熟识行船之术,诸事还得多多仰赖你。不过这决议之责,我朝历代以众文儒操之,不知……”这晋国公主还是有几分机灵,上来就对徐怀谷一顿夸,然后以一种忧心模样质问徐怀谷有没有能担起众人生死这副担子的能力。

    徐怀谷脸上笑嘻嘻,心里……

    要不是你个啥子公主突然冒出来,小爷早就批得这柳骏口吐白沫,喷血三斤,看过《唐伯虎点秋香》没?没看过?那个师爷就是那小子的下场!

    晋国公主见徐怀谷呵呵傻笑,便自觉这副都头有些许不同于常人,但何处不同,却也不知。

    见众人都已熟识,晋国公主言道:“既然诸位已经相识,当精诚团结,此次举出的人选,当是诸位与本宫都认可之人,此后便以此人为首,不得角抵暗斗。”

    待众人皆点头应允,晋国公主道:“此间吾等处于汪洋之上,而无笔墨纸砚,文韬武略,尔等又各有擅长,该当如何?”

    说完晋国公主撇了徐怀谷一眼,仿佛想要解读徐怀谷此时的心思。

    徐怀谷自然是无所畏惧了,没纸?那更好!

    要说写文章,徐怀谷也没怕过谁,船舶设计方案除了图纸得画,文章也是要写的。

    不过比起大宋这群专门钻研文章的儒生,徐怀谷还是有些心虚的,毕竟毕业之后,孔孟之道,自己涉及的真不多,自己又不是古汉语专业的,能当个文抄公,震惊皇城,而且现在哪有什么皇城、皇上的让徐怀谷震惊啊?

    更何况,这大宋的文字章法,也未必和现代一样,怕是写出来,别人也看不太懂。

    这样看来,口头对决是再好不过的了。

    徐怀谷不急,先问问柳骏:“柳公子以为当比什么?吾乃粗人一个,公子但说无妨,我定奉陪到底。”

    柳骏轻蔑一笑:“粗鲁之辈,安敢在此饶舌?若是拿经义与尔等匹夫较量,怕是有辱了斯文。不如你我各出些对子,想来武人常饮酒作乐,也蒙得上几句歪诗罢,哈哈哈。”

    柳骏转头和他那俩同门哈哈大笑,心想此番定是叫那不自量力的武夫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徐怀谷却乐了,呵,你丫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想当初徐怀谷看过《唐伯虎点秋香》之后,觉得对对子贼能吹牛皮,还能让人吐血,自己当然是要研究一番的,之后可以说是纵横海军,难逢敌手,还被战友们赐了个称号:“海上嘴炮王”。

    今天,这“海上嘴炮王”对上大宋的江南才俊,能擦出何种火花呢?

    若是前世的战友们知道了,定会围观打赌,赌什么?赌从徐怀谷那儿买的几十根大前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