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对王之王(上)
    海上寒风吹拂,却吹不灭众人心中的火热。

    徐怀谷与柳骏的比试一触即发,徐家子弟这边都是些习武之人,大字不识的几个,但却依然无法掩住他们心中的热血,毕竟徐怀谷乃是徐家的少爷,不支持他支持谁啊?况且那几个儒生很看不起他们武人的样子,之前是连正脸都不朝他们看,众人心中早已怨忿颇深。

    大宋重文轻武已久,武人本该早已对这种文人的不屑感到麻木了,但今日,看着徐怀谷的挺身而出,还有他那坚定决绝的眼神。不知为何,让这群早已麻木的“粗鄙”武人们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底气。难道徐家少爷真是文武双全的天才?不可能吧?还在家中的时候,这徐少爷也就是个嬉皮笑脸和他们习武练艺、打屁唠嗑,坐不住的风流少爷模样,可没见他诵读经文、沉心学习呀。

    众徐家子弟互相使了使眼色,示意道,就算是徐少爷输了这比试,他们也得把他推上高位,这艘船上他们可是占了人数的一大半,受这群“正人君子”的鸟气还没受够吗?大宋都亡了,还怕这几个小鸡儿儒生?大不了把他们扔下船喂鱼。

    正当徐家众子弟在那儿打着算盘的时候,徐怀谷与柳骏的战斗即将打响,也不用晋国公主来说些什么规则之类的,对对子这种比试,当一个人被对得慌张无言的时候,往往胜负便已成定局,明眼人自然都是看得出来的,况且身为公主,大逆不道地来说,虽已是前朝公主,那也还是有几分皇家威严在的,量这二人也不敢作假。

    “柳公子,你即是客,在下当以礼相待,你先请吧。”徐怀谷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做足了样子,心里想着自己熟知这中国上下几千年的对子,还怕这厮难倒自己?不存在的。就算柳骏有点儿本事,自己见招拆招便是。

    见徐怀谷如此谦逊有礼,柳骏愣了愣,随即又继续冷下脸来,心道:“哼,惺惺作态。”

    晋国公主却也有些意外,心底对这个行伍出身的小将官更是多了一分兴趣。

    柳骏在气势上面已然落了下乘,便也懒得多逞口舌之快,实力决定一切,还是早点结束这场无谓的比试吧。

    “我的上联是:画扇画鱼鱼跃浪,扇动鱼游。徐公子?请。”柳骏看了看身边方董手里折放在手中的纸扇,又瞧了瞧身周的一片汪洋,诗意立上心头,昂首阔步,踱着步子,吟了起来。

    这柳骏不愧是能考上进士的儒生,虽说这末代进士可能不如盛世的进士那般耀眼,也算得上是文采斐然了。

    徐怀谷嘴角轻挑,望向晋国公主处,像个街头流氓似的在公主身上上下其“眼”,惹得公主面颊绯红,身旁的寰儿更是跺着脚,大喝:“你这该死的登徒子,竟敢对公主……”

    还不等寰儿说完,徐怀谷倒是对公主歉意一笑,转而摇头晃脑地自顾自吟出了下联:“绣鞋绣凤凤穿花,鞋行凤舞。”

    徐怀谷说完还朝晋国公主处轻鞠了一躬,才转头看向柳骏。

    众人这才缓过神来,之前还以为徐怀谷对晋国公主不敬,原来这厮竟然是为了看公主那双镶凤绣鞋,就一眼,竟然就对出了柳骏所出对子的下联!

    晋国公主脸色微红,又恼又羞,若是这徐怀谷胆敢轻薄自己,自己定是不会轻饶于他,但他只是为了应对柳骏的难题,自己也不能就因为徐怀谷看了自己几眼就治他的罪吧?治他罪不合礼法,不治自己心头忿意难消,好生纠结。

    柳骏身后的汪旭、方董二人摸了摸下巴,思索片刻,沉吟道:“妙啊,妙啊!”这厮的下联确实是对仗工整,平仄有序,简直是无可挑剔,难道这厮……有点儿本事。

    柳骏是极为自负的一个人,常常自比王介甫、司马文正,只恨自己生不逢时,在此乱世,无法得以施展才华。但他也甚是不屑与那些所谓名士,实则国贼的当世大儒一样叛宋仕元,他是宋人,生于厮长于厮,哪怕如陆丞相一般投海自尽,也绝不仕二君!

    今日若是真被这一介武夫给打败的话,自己真就是有辱斯文,枉读十年圣贤书啊!

    柳骏知道徐怀谷有些本事,便开始更加认真起来,也不顾其它,立马言道:“请徐兄出对。”柳骏想看看这徐怀谷到底还有什么高招。

    徐怀谷自然是胸有沟壑,这么多年在船上看的对子,随便拿出来都是千古绝对,也不便太过惊世骇俗,就出了个比较适中的上联:“两舟并行,橹速不及帆快。”

    这是一句讽刺文不如武的名对,不知柳骏如何接招,徐怀谷也不太关心,一副吊儿郎当、胸有成竹的模样。

    柳骏自然是听出来了徐怀谷的言外之意,哼,大宋三百余年,从来都是文官治国理政,哪有武夫敢如此作死,萤光之火岂能与皓月争辉?

    柳骏思索一番,轻吟道:“八音齐奏,笛清怎比箫和。”

    当柳骏吟出这一句,身后两同门哥们儿自然是大喊“大哥威武!千秋万代!”但是文人雅士,怎会如此粗鄙,就还是那两句:“妙啊!妙啊!”不过比之前更加大声夸张罢了。

    晋国公主和寰儿也沉吟了一番,自然是品出了此句意蕴,柳骏竟不仅是文采斐然,音韵之学也是甚精啊!晋国公主不禁轻柔颔首,算是对于柳骏这个“进士及第”的一种肯定。

    张幺可不干了,之前自家公子得胜,自己自然是在那大声叫好。看到公主都被自家公子调戏了一番,虽然有些后怕,但是爽啊!自家公子一个进武副尉的无品小官儿竟然敢调戏公主,还没受到啥惩罚。依照张幺的思想,就跟他张幺艹到王母一样爽!

    但这次显然是那柳骏的风头见长,看起来还很受公主器重。张幺双手胸前一插,看着洋洋自得的众儒生,嘴里不爽地嘟囔:“嘁,嘚瑟什么。”

    徐怀谷自是虚怀若谷,他纵观这船上所有人的表情和动作,觉得古代的人民也还真是阶级分明啊,不过好在大宋已然倾覆,那些条条框框也自然在这艘船上无了踪影,除了那具有前朝皇家身份的晋国公主有些棘手,其他人还是能被自己很好掌控的。

    看来自己得加点儿猛料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