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对王之王(下)
    “柳兄,请。”徐怀谷不等柳骏等人大放厥词,先发制人道。

    “徐兄听好了,我这次的上联是——闲人免进贤人进。”柳骏恢复过来,心平气和道。

    之前的两次,仅仅是热身罢了。双方现在都知道了对方的大致底细,柳骏惊于徐怀谷的文采,同时,徐怀谷也确定了柳骏“宋末进士”名副其实,各自心底里都开始把握起分寸。

    徐怀谷听闻柳骏仍然以短对子为题,不禁有些疑惑,难道这哥们儿就这么点儿本事?

    他却不知,对对子,也就是对联,在宋时,虽说像苏轼、朱熹、黄庭坚这样的名流大家,也有不少对联作品传世,朱熹还编了本《联语》,但还未至巅峰时期,那些刁钻无比的传世绝对,乃至长对还没有那么流行。

    一直到了明代,人们才开始用红纸代替桃木板。据《簪云楼杂话》记载,明太祖朱元璋定都金陵后,除夕前,曾命公卿士庶家门须加春联一副,并亲自微服出巡,挨门观赏取乐。尔后,文人学士无不把题联作对视为雅事。

    徐怀谷暗自觉得无趣,柳骏几人还以为他难以为继,开始吃瘪了,脸上喜意更甚。

    “盗者未来道者来。”徐怀谷这次也不装模作样摇什子脑袋了,脱口而出一句。

    柳骏暗暗皱眉,此子绝非善类,语气变得更加客气道:“徐兄,请。”

    徐怀谷觉得扮猪吃老虎也腻了,不如直接甩个王炸出来,一决胜负算了,不再在这种小case上浪费时间。

    自己还得造出几百艘航空母舰来,踏平蛮夷,恢复中华呢!多大的抱负啊,分分钟都是上百万银子的流水,还有时间在这儿跟你这酸腐书生对对子?

    徐怀谷越想越美,虽然现实是只有一艘破船,但他的内心却向往的是星辰大海。

    “近世进士尽是近视,京师禁试进士,进士襟湿,巾拭。”徐怀谷看见柳骏总是眯眼,这显然是患了近视的进士啊,正好有这么句对子,让这位近视进士治治近视吧。

    “你你你……”柳骏气不打一处来,双目怒睁,不是比对子吗?怎么还人身攻击呢?好吧,人家这也是上联,但是心里就是一股子怒火往头上蹿啊。

    柳骏显然气得语塞,而且这上联如此刁钻,一时竟想不出对策。

    柳骏也不再回答这一联,直接跳过,给徐怀谷出起上联来:“狗肉铺前看门狗!”

    徐怀谷回道:“猪头店里腐乳(儒)猪。”

    此时,原本有些尴尬的汪旭、方董也被徐怀谷惹火了。一个小小的进武副尉,竟敢当堂嘲讽儒士“腐儒猪”?这是何等胆大妄为?若是早个几天,徐怀谷要被直接派去当排头兵进攻鞑子,敢攻讦朝堂中人怕是就要被这么阴死。

    柳骏感慨此子无法无天,见晋国公主在身边,公主理应是为儒生出头的,便欲拿出皇家的名头,来打压打压徐怀谷的嚣张气焰,便道:“圣上世间无二。”

    所谓“圣上”,便是皇帝,柳骏是把大宋皇室给搬出来了呀。徐怀谷心想这厮果然是文人啊,借刀杀人这一套玩得真是溜溜哒,但现在什么时候了?大宋倾覆,皇室宗亲早在泉州之时,就被蒲寿庚那回回汉奸给屠戮得差不多了,怕也就剩身边这位大宋公主了吧?

    晋国公主也是秀眉紧皱,这柳骏拿皇家威严压徐怀谷,晋国公主还是看得出来的,如此文臣之间常用的相轧伎俩她虽常见,但也不甚喜欢。

    当初听闻张世杰派了排船去接应陆秀夫和小皇帝赵昺,也有陆秀夫常年坐于庙堂,过于敏感的原因,才断然拒绝的吧。若是当时戮力同心,赵昺是否能逃出包围,还真是未可知,若是赵昺能冲出包围圈,大宋也许能再抵抗许久。

    徐怀谷心中一横,这小子故意诓自己进坑,那自己也没必要给他面子:“老子天下第一!”

    徐怀谷这一句“老子天下第一”一出口,旁边吃瓜看戏的众人顿时“嘶——”声一片。这皇室还有公主在这儿呢?徐少爷这句话已经不是什么不知深浅了,简直是大逆不道啊!

    张幺忧愁的眼神望向徐怀谷,十分担心自家少爷会不会被晋国公主几刀给片儿了。

    晋国公主也听完一愣,不过也马上止住了冲动的寰儿。她深知徐怀谷此句的双关之意,这是在说:这艘战船上,还是他徐副都头说了算!

    这就像曹孟德挟天子以令诸侯一样,自己这个大宋公主在徐怀谷这儿就是尊菩萨,可以让他供着,但别想指手画脚!但此时的徐怀谷还是忠奸难辨,只是看得出此人的勃勃野心罢了,若是好生利用……未尝不是自己复兴大宋的一大助力。

    晋国公主貌似想通了,沉下心来,装作淡然无事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动作。

    就算她想有什么动作,怕是靠自己两个弱女子和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不能把徐怀谷怎么样。

    见公主没有要砍了自己的意思,徐怀谷还真是松了口气。毕竟他是个现代人,没什么忠君思想,但自家这些兄弟就说不准了呀,古人忠国即忠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套路,徐怀谷是看了很多,要是自己被自家兄弟切片儿了,那可真是封建思想害死人啊。

    若自己不是穿越到现在这副身体上,这身体之前的主人怕是也会心甘情愿让公主牵着鼻子走吧?说不定还能当上个驸马什么的,作为一个古代人的话,那也算得上是美滋滋了。

    不过如此也好,徐怀谷这次也算是“指鹿为马”了一回,试探出了晋国公主的底线。以后这个团体里就基本上不会有太多腐朽的规矩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了,自己的那些现代想法也可以没有太多阻碍地执行下去。这可真是翻身泥腿子当主人的一刻呀!

    徐怀谷松了口气,可柳骏却是怒发冲冠,这一个泥腿子兵痞说出这番大逆不道之言,身为皇家威严的化身——晋国公主,竟然一言不发?王法何在?公道何在?

    柳骏气不得了,便以对联作骂:“无父无君无耻之徒!”

    徐怀谷一脸无所谓,骂人有用的话还要当兵的干什么?可惜了,我自己就是当兵的,想讨说法?没门儿咯!

    “有手有脚有种打我?”徐怀谷调笑着,这一分算是送给柳骏,虽说对仗不工整,但是自己高兴。徐怀谷一脸贱相,实在不愧是“海上嘴炮王”,不仅嘴炮威力巨大,脸皮也厚如城墙,攻防这么高,怕是无人能破了。

    局势已是十分明朗了,徐怀谷的淡然处之,柳骏的愤懑不已,再加上两人对对子的胜负情况,徐怀谷毫无疑问地成了这艘破船的临时话事人,哪怕是在三个愤懑儒生的眼神下,晋国公主的疑虑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