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向东航行
    碧海蓝天,空中难得有一海鸥飞过,为船上众人带来少有的陌生声音。

    这已经是遭遇巨浪袭击后的第五天了,然而在茫茫汪洋之中飘荡已久,却未曾寻得过陆地。

    徐怀谷已经好久没有好好的清洗过自己的脸庞,脸上粗糙无比,胡茬如林。

    原本徐怀谷也是个爱干净的帅小伙儿,但穿越过来在海上呆了快一个星期后,便如老了十岁般沧桑。

    为什么不用海水洗脸呢?大海啊全是水~而且海水不是盐分、矿物质多,传说能够美容养颜吗?

    扯淡!你特么天天用海水洗脸试试?还不把你脸给绷裂咯!

    在这船上只有公主一人享有“洗脸”这项权利,毕竟人家是皇室贵人,还是个弱女子,理应让她几分。

    但是到了现在,淡水已经不够饮用了,要不是徐怀谷有先见之明,限制每天的供水量,大伙儿早就渴得只能喝海水了。

    这样危机之下,公主也不再享有“洗脸”权,变得和徐怀谷一般邋遢起来。

    ……

    自从徐怀谷掌握了这艘船上的话语权,便开始筹划目前最最紧急的一件事——上岸。

    但徐怀谷除了知道现在众人都在北半球,其他一概不知。

    就连他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更别说那十几个宋朝人了。大家大眼瞪小眼,就连柳骏这个杠精都无计可施了。

    有的人觉得现在肯定离崖山不远,应当一直向西航行,重返故土,再谋图东山再起的机会。

    但徐怀谷知道,就算南宋残余势力潜伏在本土伺机而动,也无法力挽狂澜,最多也就当个“大宋天地会”,搞些“反元复宋”的名堂罢了。

    徐怀谷不想这样,他要恢复中华,他要完完整整地夺回中华民族世代耕耘的土地。

    在现在这种情形下,唯一能够“反攻大陆”的机会,就是去海外寻求发展,徐徐图之。

    徐怀谷心中推演了好几种自认为可行的方案。

    其一,登陆海南。扯起反元大旗,利用自己现代人所拥有的那些能力和了解的科学技术,将海南的起义军武装到对阵蒙元军队时都具有压倒性优势,然后再与东南亚华人家族互通有无,并且慢慢策反大陆的新附军,如此这般,复国有望。

    或者是以同样的方法登陆台湾,不过就台湾在宋末元初偏僻的地理方位来说,还是不如海南的。

    抑或是直接在东南亚华族们的支持下,完成海外建国?

    若是徐怀谷所领导的这艘战船,真的还在南海及其附近的话,以上的三种方案怕就是徐怀谷所要选择的抗元复兴之路了,可是造化弄人……

    这么细细分析下来,徐怀谷就不能选择向西航行这条路了。

    那就向东,一路向东。

    如果徐怀谷他们还离崖山不远,那么正东方向便有两个选择,其一是台湾岛,其二是现在的菲律宾群岛。

    若是被海浪推到了雷州半岛西面,那更是可以有希望登陆海南!

    经过徐怀谷的分析解读和他所谓的“民主”投票表决,众人通过了“一路向东”的决议。

    ……

    可这五天以来,徐怀谷的分析却一次次被现实打脸。

    徐怀谷自信满满地断定,能有很大机会在五日之内登陆上岸。

    然而今天已是第五日了。

    若能跳出这困局来看,徐怀谷此时的处境与哥伦布竟是如出一辙,但却是不知道有没有哥伦布那种绝处逢生的运气了。

    ……

    赵典典此时十分惆怅,她太想恢复祖宗基业了。虽然自己只是女儿身,没有能够继承帝位开疆拓土的资格,但大宋皇室子女都将自己奉献给了这片江山。

    像她这样的皇女,若是在大宋犹存之时,差不多也是需要为了大宋的安定繁荣而去和亲、受辱。

    如今大宋倾覆,自己得以苟活,本来以为没了希望,前路黯然。但当听到徐怀谷竟有恢复故土之心的时候,她心中的火又被点燃,站在了徐怀谷那一边。

    她知道这个决定也许是九死一生,但为了光复宋室,自己甚至为此连命都可以不要,又有什么可顾虑?

    但在现实的残酷打击下,她这个在大宋原本高高在上,在众人面前情绪都不轻易外露的晋国公主,崩溃了。

    “我难道注定再难重回大宋,连躯壳都要葬于鱼腹?”赵典典支开了寰儿,她想保留身为公主的最后一丝威严。独自来到了船尾,蹲坐着掩面颤声道。

    ……

    而徐怀谷正在巡视着自己的“战舰”,至于这艘战船,自己还暂时给它取了个名儿——复兴号。

    想想,这船名呼应着此时自己心中所愿,真是妙哉妙哉!

    不过现在看起来,复兴号还真是名不副实。

    破旧的帆布上之前明显能看到几个被战火烧开的大洞,被徐怀谷让兄弟们用男子亵裤给缝上了。船舱里更是躺下能直接观星赏月。

    但就是这艘极其破烂的“复兴号”却仍然在狂暴的大海中乘风破浪,畅行无阻。

    这里就不得不称赞一下古人们的智慧了。

    在宋朝的时候,中国船舶已普遍设置了水密隔舱,大船内隔有数舱乃至数十舱。这样一来,即使有一两个舱区破损进水,水也不会流到其他舱区。这就为船只的航行带来了良好的抗沉性能和安全性能。而西方直至公元18世纪才拥有这项技术。

    ……

    “公主为何在此抽泣?”徐怀谷正好撞见赵典典躲在那处抽着鼻子,怕惹了这公主又被那群儒生找茬,本欲溜之大吉,但是作为一位当代绅士,怎么能任由女士承受孤独呢?徐怀谷甩了甩不存在的长发,便凑了上去,关心地问道。

    “哦,徐都头,本宫没事,多谢关心。”

    徐怀谷虽然猥琐,但也是个直肠子。赵典典越客气,徐怀谷就越想知道,怎一个贱字了得?

    “我等困于此快五日了,徐某竟还未曾敢问公主芳名,不知……”

    赵典典冷冷瞥了徐怀谷一眼,觉得之前自己看走了眼。这人怎得如此放荡,不知礼法,竟敢贸然询问女子名讳,真真是流氓行径。

    通俗的来说,从唐朝起,这么直接地问女孩子名字,就是一种不礼貌的表现。

    更何况,徐怀谷和赵典典身份悬殊,往重了来说,这是犯上!

    但徐怀谷不知道啊,哪怕自己拥有这具身体本来主人的记忆,但自己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

    你不说,徐怀谷还觉得自己还真是礼貌呢。在以前,自己哪会说什么“敢问芳名”啊,文邹邹的。都是直接一句:“妹子,你叫啥?”

    没办法,徐怀谷就是这么耿直,难怪总被调侃“活该单身”。

    “赵典典。”

    赵典典扔下这一句,扭头便走,快步消失在了徐怀谷视野之中。

    “嘿!还挺害羞。”徐怀谷轻笑道,哪里知道自己已经被赵典典拉进了“黑名单”。

    ……

    “哎呀,怎么还没着岸啊?都五天了,再不上岸,咱们就得饿死在海上了!”站在前桅调整帆向的徐老三埋怨着。

    张幺抬起手就是一记爆栗,“唧唧歪歪个卵子,公子都说快了快了,咋这么猴急呢?急着上岸找娘们儿?”

    徐老三那个委屈啊,嘟囔着:“我这不是关心咱兄弟们的身家性命吗?哪有不相信少爷的意思,只是这都五天了,再不上岸,恐怕……”

    周遭几个兄弟也知道徐老三的意思,他们心里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有几个家中还有妻儿老小的,就更是忧心忡忡了。

    甲板上一阵轻叹的哀声,随风飘向了那早已远离的故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