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发现新大陆!
    夏历二月十三,崖山之役结束的第七天。

    已经一个星期,船上众人已没了驱使船只的力气,此时的复兴号只能自己跟着海流的方向移动。

    ”渴——“徐老三靠在一个木桶边,无力的呻吟。

    徐怀谷此时也已没了之前的精气神,嘴唇干裂发白,眼袋浮肿。“大家伙儿再坚持坚持,没准儿等会儿就靠岸了呢。”徐怀谷嗓子干哑地劝说着,但他自己也快坚持不下去了,自己不说是生于大海,却也是在这海面上打拼了这么多年的老鸟,如今怕是真得死在这大海之上。

    当初被海浪席卷过后,自己就应该死了的。穿越到这个年代,成为亡国的海上流浪者,好不容易燃起熊熊斗志,刚欲恢复旧土,就得戏剧性的困死在此。这就好像是老天给他开的一个玩笑,让他在临死之前演的一出独角戏。

    “当初某就坚持回归旧土,枕戈待旦,你们偏信这乡野村夫的谬言,落得这步田地。大宋啊,柳骏再无报国之机,今日便引颈自戮,祭我大宋亡魂!”说着柳骏抽出身边一徐氏子弟的朴刀,便欲自刎,不想再受一刻这饥渴之苦。

    身旁瘫坐着的汪旭、方董二人见势不妙,忙起身上前阻止。

    “柳兄,柳兄,勿要冲动!”

    就在众人一阵混乱的时候,负责瞭望的张幺兴奋得吼叫道:“岸!看,是海岸!咱们有救了,有救了!”

    众人顿时一愣,柳骏也不抹脖子了,赵典典和小寰相拥而泣,全部一股脑地趴到船沿边上,看到那条隐隐约约的海岸线后,爆发出许久未有的欢呼声。

    “老天保佑!俺活着上岸了!”

    “我们还活着,我们还活着!”

    “贼老天,玩儿老子!”

    “哦!哦!哦!”

    ……

    “大伙儿别愣着,赶紧的,把帆给拉起来,桨摇起来,动起来动起来!”徐怀谷笑骂道,也不顾原本就干燥的嘴唇被龇牙咧嘴的大笑给撕开好几道血口子。

    徐怀谷连忙去掌正舵,让几个徐家子弟充当水手,调整副舵。宋代的福船上备有三幅舵,正舵为大舵,副舵是两只长桨,在船进入海后,视需要从正舵的两旁插入海中,以增加舵效。

    另外几个水手观测了一下风向,是顺风航行,所以直接在主桅张起足够大幅的布帆。在宋代的福船上,船帆主要有布帆和竹帆(篷)两种。顺风时用布帆,侧风时升竹帆调整航向。风力较小时,也可加野狐帆,以增加驱动力。

    此时众人为了能更快地上岸,一个个都用上了吃奶的力气,就是为了让复兴号能提高航行速度。

    眼看就要抵达岸边了,众人又是一阵欢呼。徐怀谷竟然还忍不住激动的心情,把正好在身边站着的赵典典直接抱了起来,举高高转圈圈,开心到不行。但是赵典典却是羞得连番捶打徐怀谷,身后的寰儿见公主被轻薄,冲过去就咬住徐怀谷的左臂。

    “嘶——”徐怀谷被咬得生疼,才意识到自己僭越了,连忙放下身为公主的赵典典,场面一度尴尬。

    徐家子弟当然是乐得徐怀谷能和公主有点儿什么,要是徐怀谷娶了公主,那徐家可就真的算是光耀门楣了。

    柳骏三人极为痛恨这个不知礼法、胆大包天的家伙,但人在屋檐下,现在又有机会活着回去,便留着和徐怀谷秋后算账罢。

    公主虽说是陪着小朝廷流亡多年,但父皇(宋度宗赵禥)在世时对自己也是极为宠爱,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轻薄行为。连想杀了徐怀谷的心都有了,但自己又不能把徐怀谷怎样,只能恨恨地冲回了公主专属舱室生起闷气来。

    ……

    在众人的努力下,复兴号终于靠岸了。

    碧蓝天空下,一片金黄色的岸滩映入众人眼帘。再往里看,就是一片茂密无比的绿色森林。

    徐怀谷不免感叹,古代的植被在没有被大肆破坏前,还真是壮观啊!

    “诸位切莫过于松懈,速速寻找水源与食物,防止出现紧急状况。”还不等众人欣赏此沙滩美景,徐怀谷便开始指挥道。

    “徐老三,你带人去寻些干净的水来。”

    “其他人等分开寻找食物。”

    “张幺,你和我去看看复兴号有没有什么可以破损的地方,此处巨木成林,可伐些来修补复兴号。”

    ……

    一连串的指挥命令从徐怀谷口中下达出去,大宋的这些遗民似乎不太适应如此直截了当的命令,倒还有些愕然。

    不过想到自己好些天未曾饱腹痛饮,众人也不再去纠结这些小节,便散开执行起来。

    徐怀谷在人群中并未见到赵典典二人,尴尬自嘲道:“公主脾气还真是大,还在生我的闷气,以后还是得小心点,瞧我这毛躁的。”

    徐怀谷在探查了附近后发现,这地方有些古怪。

    空气不似在东亚那样湿润。而且岸边丛林茂密,深入陆地却多是低矮灌木。根据徐怀谷多年行船,航行过世界诸多国家的经验,这应该是热带草原气候地区。

    崖山明明是在中国南部,理应是亚热带季风气候地区,怎么会……

    是夜,众人在岸边升起了篝火。徐怀谷也知道在陌生的地方升火是个比较危险的行为,不过大家已经好久没有脚踏实地地休息过,为了“稳住士气”便也不再多虑,反正他自己也是在那舱室里面待着闷得慌。

    明亮的火光照映在众人脸上,让这群“难民”一样的人们多了几分生气。饶是赵典典也下船与众人一起坐在沙滩上,分食着摘来的果子,小脸被火光照得通红,很是兴奋。

    作为大宋公主的这些年,赵典典承受了很多,不能和普通女孩子一样愉快玩耍,不能谈论国政却要为了大宋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一切,但以前她以为这些都是应该的。

    但这几天和徐怀谷的相处却让她知道了,原来也有人敢不顾身份地和她交流,甚至和她分享自己的喜悦,他敢那样轻薄自己,真的是非常该死,但自己心里的感觉却不是愤怒,而是一种难为情。

    在不知不觉中,赵典典对徐怀谷产生了一些未知的情愫。

    徐怀谷也和大家吃着这些当地果实一起插科打诨,表面上轻松自在,心底里却想着事情。

    之前发现徐老三他们竟然摘回来的是些火龙果、菠萝之类的玩意儿,一开始还没察觉到些什么,自己前世的时候这些玩意儿超市里都有,自己又不是没吃过。

    但是当徐老三问起:“少爷,这个黄不拉叽还带刺的玩意儿还有这个火红火红的,是什子东西?能吃吗?”

    徐怀谷惊了,菠萝和火龙果你丫没吃过?

    刚欲鄙视徐老三,徐怀谷突然间想起了什么。

    菠萝、火龙果不是亚洲本土的产物,原产地是中南美地区,自己后世吃的那些是本地培育的!

    那也就是说,这里是——美洲大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