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被追杀的巫师
    这怎么可能是美洲大陆!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但无论是北宋还是南宋,古代的中国人确实是不可能吃过这些东西的,从徐老三他们疑惑的眼神中也可以看出来。

    十三世纪的话,菠萝、火龙果什么的还真是美洲独有的特产水果呢。那么这个地方毫无疑问,就是美洲,至于现在他们是位于美洲的哪里,通过徐怀谷对气候和植被的观察,差不离应该是中美洲地区。

    不是说好的种田、养兵,然后攀科技树,一掉蒙元帝国,复兴伟大新中国的吗?

    把老子给放到美洲来,还种个卵子田哦,这时候的美洲大陆的“原始人”们还都是刀耕火种的生活吧?

    至于养兵,难道让我去训练那些语言不通,还全是拿着石头砸野猪的原始印第安人吗?

    什么一蒙元、创造新中国的。怕是只能做梦了,就算是两百多年后哥伦布从欧洲到美洲都花了两个多月,还是在误打误撞,走了狗屎运的情况下。

    两个多月是横渡大西洋的距离,而从美洲到东亚的距离,是横跨大西洋的两倍之长还不止,要知道“十三世纪横渡太平洋”简直是痴人说梦!要是可行的话,还轮得到欧洲白皮殖民美洲?

    徐怀谷懵了,之前的一切一切计划啊方案什么的,几乎全盘落空。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能不能壮大力量,反攻蒙元的问题了,而是自己这13个异乡人如何才能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生存。

    看着此时嘻嘻哈哈、手舞足蹈的众人,徐怀谷真的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解释。

    难道要说:“啊,不好意思。咱们现在是在一个叫美洲的地方,这里全是原始丛林和原始人部落。至于想要回到大宋旧土需要跨越太平洋,你问我多远?知道临安到崖山多远吗?不好意思我不是说有那么远,不过比它远,远十倍,还不止!”

    徐怀谷还真说不出口,一是怕众人崩溃,二是他真不知道该怎么从美洲横渡太平洋回中国,复兴号哪怕是属于可以远洋航行的船种,也承担不了这种跨洋航行。

    不过从逻辑上想一想,自己都可以穿越回十三世纪,怎么就不能从东亚瞬移到中美洲呢?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徐怀谷越想越离谱,干脆不去想这些烦心事。

    还是安心享受今晚的宁静吧,说不准明天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徐怀谷还是让众人分别轮流放哨,以防止意外发生。

    声笑语,渐渐消散于黑夜之中……

    清晨,浪涛依旧拍打着沙滩,绿叶上的一滴水珠滑落,仿佛预示了新的一天来临。

    徐家的几个糙汉子还围在早已熄灭的篝火前,打着盹儿。公主和几个儒生则在昨夜就回到了复兴号上安睡,空荡的岸滩上只有徐怀谷和张幺早早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去往东面的林子查探路况,顺便寻找适合修补船底一个小漏洞的木材。

    徐怀谷不可能一直留在这个海岸边的,虽然现在很安全,但世事难料。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一行人必须寻找更加安稳的去处,最好是和那些还从未见过的美洲土著进行一下接触,友好往来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咱们走吧,让老三他们注意着点儿,一有不对劲马上上船,离岸边远点儿。”徐怀谷提醒道。

    张幺拍着胸脯,打包票道:“放心吧公子,我刚把老三叫醒了,他机灵着呢,没事的。”

    两人全副武装,徐怀谷不太会耍刀,直接背上把短斧,到时候直接一顿乱斧招呼下去就是了。近战兵器有了,远程的也不能落下,徐怀谷挑来挑去最终背上了大宋的劲弩和箭袋。

    宋代的弩还是很不错的,大名鼎鼎的神臂弓,其实也是一种弩,不过虽然威力巨大,但操作也有些难度。徐怀谷挑的这支应该是改良的便携型。弓在射击速度,灵活性和准确性方面优于弩,但弩对于现在的徐怀谷来说更容易上手,且此次是进入丛林,从地形环境上来看,弩更具优势。

    徐怀谷甚至把那身忒重的盔甲也给穿上了,麻烦是麻烦,但总比丢了小命强,自己又没正经练过什么武,就上学的时候练了两年跆拳道的空把式,720度回旋踢啥的,那家伙表演效果爆炸,但还真当不得杀人技使。

    自己射击倒是一把好手,对枪械颇有研究,当海军那会儿自己一工程师,在海上实在没啥用枪的地儿,回基地了才能多训练几把。更别说这儿了,连把遂火枪都没有,一手耍枪的高超本领无用武之地,徐怀谷自己都觉得可惜。

    张幺虽然看起来面黄肌瘦,但据说他还是个习武多年的高手,一刀一盾,一身轻便装备非常利索。哪怕是徐怀谷在出发之前,把丛林里有可能有“野人”的猜想告诉了他,他也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徐怀谷二人走进丛林大概有一个时辰了,路探得差不多,木材也找好了。说实在的,这才夏历二月十四,但徐怀谷却感觉自己热得不行,一是此地处于南回归线附近,天气已有回暖迹象,二是被自己这身重达三十多斤的铠甲给闷的。

    反正任务完成了,就要回去会合,不穿这身铁疙瘩也走得快些不是?徐怀谷想着正准备脱掉铠甲,轻装上阵。

    突然,一阵沙沙声从不远的灌木丛后传来。徐怀谷和张幺立刻警觉起来,躬身潜到附近合三人腰粗的大树后,手中劲弩拉上了弩弦,蓄势待发。

    “巴扎西顿,阿吉噶达!”只听那处更远的地方传来几声粗喝的同时,一个迅速的身影从灌木丛中蹿出来。

    是一男子,皮肤黑红,颧骨突出,一片片青色纹身显得整个人异常狰狞。身上缠着一腰布,挂着一轻便披肩,脚踩一双草制凉鞋,头上零星几个用兽骨粗糙雕刻出来的头饰。在这情况复杂的丛林里,穿梭自如,不一时就来到了二人藏匿的大树前。

    “公子,要不要动手?”张幺轻声询问道。

    那男子耳朵一动,似是发现了二人,轻声道:“阿巴发哩嘞嘙?”

    徐怀谷听不懂他说的啥,既然被发现了,也就不再隐藏,一个翻滚跪地,手上劲弩对准那名男子,厉声道:“别动!不然射死你。”

    张幺则连忙过去为徐怀谷竖起盾牌,生怕公子出半点儿差池。

    男子听到徐怀谷的话顿时一愣,然后扣了扣脑袋,仿佛记起了什么。

    “你……们……是……谁?”

    此时从那男子口子竟然发出了一段生硬的汉语,徐怀谷顿时愣了,这人会说汉语!

    这里是美洲,应该只有自己这一群中国人,毕竟哥伦布发现美洲还得两百多年后,显然这个家伙不是,但他怎么会说汉语?

    “我们是大宋臣民,初到此地,不知你是?”徐怀谷回了一句,感觉出这男子不是很熟悉用汉语,便特意放慢了速度。

    很显然眼前男子听得也是一知半解,大概听懂了最后俩字,想了想,急忙道:“我……太阳神……子民……巫师,我……正在……被……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