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血色黎明
    虽然这个“太阳神的巫师”汉语说得跟喝醉酒似的,但徐怀谷二人勉强还是听懂了。

    知道此人现在正在被人追杀,徐怀谷觉得这个人会说汉语,自己心里是更偏向这个人的,但还是需要看看另外一群人怎么个说辞。

    不等徐怀谷二人思考太多,那男子身后马上又蹿出三个大汉,和巫师穿戴很相似,不过他们身上却是更涂了一身红色颜料似的通红通红,跟徐怀谷印象中看过的小说里狂化人的形象非常符合。

    那三名大汉看见“巫师”前面还有两个奇装异服的人,慢慢停下脚步,双手握起枪头尖锐的木枪,躬身围住三人,警惕的移动起来。

    “欧咯拉七哒,摩多弗哦!”三名大汉中一个领头的喝道。

    “他说啥呢?”徐怀谷真的是摸不着头脑,虽然以前也有来过墨西哥、巴拿马之类的地方,但语言方面,他还真是非常白痴的一个人,上学的时候连英语都学不好,更别说这种美洲土著的语言了。

    “他们……让……你……们……离开,别……管……闲事,不然……连你们……一起……带回去……当祭品。”“巫师”磕巴地说。

    嗯?那个领头的有说这么多话吗?总感觉是这个“巫师”瞎编的。

    三名大汉互相使了使眼色,示意这个一身金属护具的家伙看起来非常棘手,先把他干掉,再去抓“巫师”。

    一个相对矮小的土著,偷偷潜到徐怀谷身后,挺枪向徐怀谷后背刺去。

    “锵!”

    身后响起铁甲敲击声,徐怀谷被震了一下,但好在没有受到伤害。

    张幺见徐怀谷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这群野蛮大汉偷袭,顿时大怒,双手握紧刀柄,对这那名土著大汉“呀”的一朴刀横扫过去。

    那名偷袭徐怀谷的土著连恐惧的尖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直接被张幺削去了头颅,躯干却迟了半拍才缓缓倒下,颈部鲜血如涓涓细流慢慢沁入土地。

    说实在的,普通人根本砍不出这种效果,也就能砍进脖颈罢了,可张幺何许人?别看他身子瘦小,身体里却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不然也担不起保护徐怀谷的责任。那一刀力道之大,实在是常人难及。

    巫师和另外两名土著吓呆了,世上怎么会有如此锋利的神器!就算是珍贵的黑曜石也不如此物锋利。

    后世很多人吹嘘黑曜石做的长刀甚至能一刀砍下马头,但是事实上并不尽然。美洲的黑曜石长刀是用零散的黑曜石镶嵌在木柄上制成的,犬牙交错,黑曜石材质上和现代的人工玻璃是一样的,利用黑曜石刀劈砍**,只能达到撕裂效果,并不能达到像同时期的亚洲和欧洲战刀一样的切割效果。就锋利而言,显然是大宋朴刀更胜一筹。

    剩下的两名土著自然是吓得赶紧逃跑,要是被那个拿着“神刀”的家伙砍上一刀,自己就真可以去见神明了。

    徐怀谷现在可以确定,这仨土著谈判的时候出阴招,定不是什么好人。就算是好人又怎么样?敢阴你徐爷爷,你就是王母我也要把你艹爆!还好自己的铠甲没脱,不然刚上岸就被土著弄死,多憋屈。

    “他们……还有……很多人,在……我的……部落。”这时候巫师急忙向二人说道。

    这次不单单是三个土著在追杀这名巫师,根据巫师的描述,他们本来是从王城外出到此地狩猎的一个部族,昨天半夜被这附近的一群比他们落后的野蛮部族袭击,寡不敌众,巫师部落被他们洗劫一空。“巫师”趁着那些家伙在抓捕俘虏之时逃了出来,一直在被三个野蛮人追杀,这才碰到了徐怀谷二人。

    “看来不能让这两个家伙回去报信,不然等他们召集更多人来的话,咱们会有大麻烦。”

    此时那两野蛮人已经跑出了二十余米,纵使是张幺也追不上了,毕竟对方是生长在这片森林的土著,路线比自己熟悉得多。

    徐怀谷也不多说,从后背的箭袋取出一支弩箭,先拉弦上扣,放上一支弩箭。抬手瞄准一土著背后,一发弩箭直射而出。

    “咻——”

    “啊!”正在夺命而逃的土著大汉背后一凉,直挺挺地倒下。

    “公子厉害!”张幺不禁拍手叫好。

    身旁的巫师小伙儿也一个劲儿的对着徐怀谷抬着双手。徐怀谷心里纳闷儿了,这是什么操作?其实这是一种玛雅人崇拜礼节,就跟现代人竖大拇指,大喊“666”差不多。

    唯一幸存的野蛮人此时发觉身边的伙伴已经被“死神”带走,脑门上汗如雨下。不过野蛮人也不蠢,竟然还机智地走起蛇步来,还别说,这厮走位意识还挺到位。

    徐怀谷继续搭箭便射。蛇皮走位?难道你不知道爷爷我最喜欢打的就是移动靶吗?脱靶?不存在的。

    “呃——”远处随即传来一声闷哼,最后一名野蛮人也已经倒地不起。

    身旁二人对徐怀谷的崇拜之色更是溢于言表,巫师小伙儿是惊讶于徐怀谷手上的“杀戮神器”,而张幺则是惊讶于公子的弓弩之技,这番技术已然能与族中的神射手相差无几了,可公子之前对于弓弩之术不甚擅长,为何……

    张幺转念一想,公子善射是好事,自己只管护公子周全便是,不必多虑。

    丛林中原本清新的泥土之气此时却添上了一丝鲜血的腥甜气息。

    这是徐怀谷第一次杀人,可能是站得比较远的射杀和自己以前的射击练习没啥两样,这片茂密的森林又阻挡了一些视野,让徐怀谷看不到野蛮人身死之态,也没什么反应。

    但当张幺离开徐怀谷过去检查、补刀之时,徐怀谷转身看到之前袭击自己那名被张幺枭首的野蛮人尸首时,徐怀谷有些不舒服地干呕起来。

    身旁的巫师小伙儿见徐怀谷不适,连忙在附近草木之中,摘取了一株深色蘑菇,示意徐怀谷吃下去,说是可以治疗“灵魂的恐惧”。

    徐怀谷才不会随便吃这些个树林里的东西,更别说是蘑菇这种极有可能带毒的植物,徐怀谷摆摆手断然拒绝了巫师的好意。

    到后来,徐怀谷才知道,那玩意儿竟然是被美洲的玛雅人叫做“神之肉”的一种**,也就是美洲本土的毒品。虽然巫师小伙儿没什么恶意,但徐怀谷心里想想还是有些后怕的。

    “你——的——名字”徐怀谷趁机转移话题,学着“巫师”小伙儿的口音问道。

    在中美洲,而且还有成建制的部落城邦,在十三世纪这个节骨眼儿上,也就只有玛雅人了。

    哪怕在公元九世纪时,玛雅文明经历了未知的空前劫难,使得原本辉煌一时的玛雅古典文明戛然而止,依旧是有不少玛雅人通过迁徙存活了下来,分散建立起各个小的城邦、部落,也就形成了后古典时期的玛雅文明。

    徐怀谷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就去过号称是“最大的玛雅文明遗址”的蒂卡尔,位于二十一世纪的危地马拉境内。根据当地导游的各种解说,他也知道了许多玛雅文化,并且那位当地导游还是一位玛雅人,从血统上来说,玛雅族人还存在,但玛雅文明却是早已被西班牙的传教士们以“异端”为名尽数毁掉了,这在后世考古学者心中,是世界文明史上的一个重大损失。

    现在徐怀谷来到这里,自然是想掀开那长年笼罩在玛雅文明头上的面纱,一窥究竟了。

    “我——叫——赛宁。”巫师小伙儿用他们的母语回应道,根据汉语翻译过来就是“赛宁”的意思。

    “你多少岁?”

    “十……八……”

    嗯?巫师也算是玛雅人里的神职人员,虽然地位不如祭司高,但怎么也应该是德高望重的老人来担任啊,怎么会如此年轻呢?徐怀谷心中很是疑惑,但情况紧急,赛宁又磕巴,也不好再多问些什么。

    ……

    打扫完战场,二人准备带着赛宁先回到复兴号,再从长计议。

    毕竟更大的危机就在丛林深处,根据赛宁的描述,那帮野蛮人起码有三十多个。徐怀谷和张幺两个人在三十多个哪怕只是拿着木头标枪的野蛮人面前,也很明显是不够看的。

    大宋的一行人也不可能总是呆在岸滩上,那么就需要更多人来商量,怎么去解决侵略赛宁部落的那帮野蛮人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