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大宋遗民VS美洲野人
    为了防止众人前去过晚而扑空,徐怀谷安排好一切之后,立刻召集“盘古”小队另外七人,向赛宁指引的方向行进。

    盘古小队一行人急行军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到了赛宁的部落驻地,众人潜伏在部落外围,仔细观察着。

    幸好这帮野蛮人并没有撤走,也许是天色一晚,今日又刚获大胜,便想鸠占鹊巢地先休息一晚。徐怀谷倒是为此感到高兴,剩了自己许多的麻烦,方便直接一网打尽。

    “咕哩旮旯,比露几旦,哈哈哈!”

    此时部落入口处,两名野蛮人正互相调笑着,部落深处隐隐有火光闪烁,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和孩童的哭泣声,愈显丛林的寂静。

    “看清楚了吗?”徐怀谷轻声问道。

    众人纷纷点头,示意已经观察好了敌人的分布情况。

    “赛宁,你去引开守在入口的那两个,擒贼先擒王,张幺你和我先擒住其头领,其他人掩护,千万小心。”徐怀谷沉稳地吩咐道。

    众人会意,便开始了行动。

    赛宁首先跳了出去,假装逃脱的俘虏,快步向部落驻地外跑开。

    “阿巴扎希勒!弗叭!(你是什么人!站住!)”两名倚靠在木栅栏上休息的野蛮人守卫瞬间就注意到了赛宁,呵斥道。

    赛宁头也不回,像一头美洲豹般迅猛地没入丛林之中。

    野蛮人守卫连忙追了上去。

    众人正准备行动潜入部落时,徐怀谷眼尖地发现,不远处的树枝上竟还有一名野蛮人正警惕地四周探寻,大手一张,连忙给了众人一个“暂停行动”的手势。

    徐怀谷再仔细观察了周围,确定只有这一处暗哨之后,便缓缓从箭袋中抽出一支弩箭,抬弩瞄准那个暗哨,一箭飞去。

    “嗖——”

    暗哨上的野蛮人还未嘶喊出来,便被徐怀谷一箭穿喉杀死,趴在树枝上没了动静。

    徐怀谷手掌向前一扬,众人便各自行动起来。

    张幺跟着徐怀谷笔直地向最大的木屋躬身潜去,根据他们观察,野蛮人的头领刚刚就是进了这间木屋。

    二人摸到木屋后面,便听到里面一阵叽里呱啦,似是一群野蛮人在里面争吵些什么,可惜赛宁并不在身边,二人听不懂他们争吵的原因。但也无妨,管他吵些什么,直接杀了便是。

    张幺透过缝隙数出了里面野蛮人的数目,统共五人,中间一虎背熊腰,头戴兽骨配饰,身体布满了红色纹身的蛮族大汉正呵斥着其他几人。

    “公子,他们人不少。贸然杀入,咱们恐怕难以脱身。”

    徐怀谷当然也已经注意到了。自己若是直接和他们硬碰硬怕也讨不到好果子吃,而且另外五名弟兄解决其他野蛮人的时候,可能会引起这边头领的注意,需得速战速决!

    徐怀谷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看来生擒是不可能了,那就更改方案,执行‘斩首行动’吧!”

    之前徐怀谷给他们讲解的时候就解释过这个什么“斩首行动”,张幺点了点头,心中自然明了。

    徐怀谷想故技重施,直接用劲弩秒掉这虎背熊腰的头领,正当徐怀谷一箭射出之时,那头领虎眼一瞪,仿佛嗅到了附近的危险气息,身体微偏了一下,向徐怀谷二人所在之处望来。

    “啊!里欧哒西咇,赛氪米嘁!”这一箭自然是射偏了,原本瞄准头部的弩箭插在了那头领的肩胛上,头领手捂住受伤处,龇牙裂嘴痛苦地嘶吼道。

    头领用脚勾起摆放在身旁木架子上的骨枪,用仅剩的另一只手掷向徐怀谷。

    虽然徐怀谷身披着厚实的盔甲,但那头领投掷过来的骨枪呼啸而来,竟让他嗅到了一丝死亡的味道。

    张幺一个箭步冲上来,用盾牌挡在了徐怀谷前方,朴刀大力一挑,将飞向自己的骨枪挑了开去。

    发现己方的头领被袭,另外四个野蛮人面容凶狠,眼露凶光,抄起石器木棍便向徐怀谷二人冲将过来。

    五对二,纵使徐怀谷二人装备精良,怕也无法轻松搞定这五个野蛮人。

    两人只得连忙撤退数十步,正好与其他五名徐家子弟会合。此时,甩掉了追兵的赛宁也正巧赶了过来。

    在徐老三带着兄弟们暗杀了七个熟睡的野蛮人后,现在的格局便成了八名盘古小队对阵二十个野蛮人。

    “卡巴昆咯,必耶迪撒!”

    此时双方开始正面对刚,只见那野蛮头领叽里呱啦怒喝了一句。

    “对面说的什么?”正好此时赛宁回来,被徐怀谷拽过去当成翻译询问。

    赛宁回道:“他说‘你们……卑鄙……偷袭,我要……把你们……吃掉!’”

    徐怀谷心中一恶,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吃人的家伙。再看看这群野蛮人,个子不高,但个个精壮狰狞,若是硬肛怕是需要一番苦战。不如……

    徐怀谷突然想到了背后带着的一把突火枪。

    突火枪是南宋最接近现代枪支的火器了,不过很遗憾的是,到了崖山时,已无财力制造大量突火枪,自己那艘复兴号上也就只有两三把,而且火药极少。

    这次出战野蛮人,徐怀谷是啥好东西都往身上揣,这把突火枪自然也就被徐怀谷带上了。不过宋代的突火枪,需要点燃引信,才能发射一次,在现在这种情形下,可以说是一次性用品了。

    不过哪怕只能来一发,徐怀谷也要赌一把,这群野蛮人定然是没有见过这等“神器”的,说不定就能“一发入魂”,震慑四方。

    情况紧急,徐怀谷掏出突火枪,示意张幺等人掩护自己,然后向野蛮人燃起的火堆旁跑去试图点燃引信。

    野蛮人未曾见过那种直筒筒的东西,并不知道杀神即将降临,二话不说地冲过来便欲宰杀盘古小队。

    此时的徐怀谷也已准备好,当即点燃引信,招呼过周围的队员后,将突火枪枪口对准冲杀过来的野蛮人头领。

    “嘿哈——”野蛮人头领见自己与徐怀谷距离渐渐拉近,顿时心中一喜,定要宰了这厮,用他的头颅当尿壶,以泄我心头之愤!

    就在野蛮人头领冲到距离徐怀谷仅有十步远距离时,“嘭——”的一声巨响,只见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团血雾,野蛮人头领直接倒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双腿抽搐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其他的野蛮人闻声竟吓得不能动弹,有的直接跪伏在地,看向徐怀谷的眼中充满着恐惧。口中念叨着:“托纳帝乌,波西比耶咯龕,冬伊夫鲁!”后来从赛宁那儿才知道他们是在说:“太阳神,我们冒犯了他,那是神的怒火!”

    本来胶着的局势,被徐怀谷这一声枪响打破了。大部分瘫倒的野蛮人,尽数被盘古小队诛杀,只有几个四散而逃,但也被追上斩杀了。

    毫无疑问,此战,以盘古小队的完胜而结束了!盘古小队八人仅有一人被擦破了点儿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