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篝火夜话
    众人解救了被俘的赛宁族人,打扫完战场,已经是半夜了。

    月色如白纱,笼罩在漆黑的大地之上,在黑暗之中那么一束火光,是赛宁族人在为盘古小队的勇猛而庆贺。

    全歼野蛮人的“丰功伟绩”令徐怀谷带领的盘古小队受到了赛宁所在部落的热情款待,虽然许多木屋被烧毁、族人被屠戮,但为了报答盘古小队的恩情,依然挤出了丰盛的晚餐来招待众人。

    太阳神的子民就是如此,对于生离死别的豁达与对于恩人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令徐怀谷不禁感叹,这么个有人情味儿的灿烂文明在后世被殖民者毁于一旦,真是可惜了。

    赛宁对一位老者直接用汉语交流道:“爷爷,他们……会说……神语。我……小时候……你……教我的……这种……语言!”

    “你是说……这种……神语吗?”老者也尝试着用起早已不怎么熟练的汉语吃惊地看着徐怀谷等人说道,“太阳神啊!预言,预言,难道……是真的!”

    徐怀谷十分疑惑,怎么这一老一少都会说汉语啊?难道中国古时候就有人东渡太平洋来到美洲了?不可能吧,在现代很多专家学者认为“印第安人是殷商人移民过去”只是毫无根据的谣言,同时徐怀谷在古籍里面也没发现过有中国人东渡美洲之类的记载。

    “你们怎么都会汉语?难道你们的祖先是……”徐怀谷纳闷儿了,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朝代好,古代的中国又不叫“中国”,难道得“夏商周、秦汉晋、唐宋元明清”一个一个问?

    徐怀谷不知这位老者真实身份,便问道:“请问,您尊姓大名?”

    “我是……凯乌斯·戴卡,赛宁是……我的……孙子。这是……我们部落的……酋长……凯乌斯·索伦。”戴卡回答着,还指了指火堆旁一个沉默的消瘦老者介绍道。

    看来这个氏族部落都姓凯乌斯,不过既然赛宁是他孙子,怎么不是这个德高望重的老者担任巫师,反而是他孙子呢?此时徐怀谷看了看了这位年轻矫健的“巫师”赛宁,微微皱眉思索着。

    赛宁仿佛知道徐怀谷怀疑自己,连忙解释道:“我……不是……巫师,我爷爷……才是,我的……神语……是……爷爷……教给我的。”

    赛宁当时害怕“神”对自己的僭越产生怒火,才谎称自己是巫师,其实他只是这个氏族部落巫师戴卡的孙子而已。“神语”是只有巫师或祭司才有资格学习的隐秘语言,哪怕贵族也不能随意僭越。

    “那么到底是什么预言?谁教给你们这种‘神语’的呢?”徐怀谷干脆打破砂锅问到底。

    老巫师戴卡回答:“对不起,尊敬……的客人,我……只是一个……氏族……部落……的巫师,这种秘密……我……无权知晓,您要是……想要……了解这些,需要……找到王城的……大祭司……库曼。我只……知道,神语者……的降临……会带给……我们幸福。你们……拯救了……我们,正应了……预言。”

    十三世纪的玛雅文明较九世纪颠峰时期而言,虽然有所衰退,但其统治形式却是有所改进的,类似于中国夏朝建立前夕的部落联盟,而玛雅是一种城邦联盟体制。

    玛雅人分为贵族阶级、神职阶级、平民以及奴隶,贵族阶级即酋长或称之为国王及其氏族,神职阶级即城邦祭司以及各部落巫师。贵族负责除神殿外整个城邦的管理,而祭司负责神殿的管理以及天文历法、神谕传达。

    很显然,这位老巫师戴卡是这个氏族部落里的神职人员。

    “我们……明天……就要返回……王城,这里的野蛮部落……已经盯上了……我们,我们不能……停留太久。”老巫师戴卡有些担忧道,虽然盘古小队歼灭了袭击凯乌斯部落的野蛮人,但谁又保准不会有第二波野蛮人来侵袭他们呢?

    除了老巫师戴卡、赛宁和徐怀谷聊得起劲外,凯乌斯部落的酋长索伦和其他成员并没有多少言语,毕竟他们没学过所谓“神语”,自然就压根儿听不懂他们仨在说啥,除非戴卡爷孙俩帮他们翻译才行。

    而张幺、徐老三一群人早已饥肠辘辘,在海上漂泊了一个星期,下船就吃了点儿野果子,现在好不容易看到点儿肉,还不使劲儿往嘴里塞?哪有这闲工夫和他们扯这些玩意儿。

    徐怀谷的好奇心让他还想知道更多,但显然老巫师戴卡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一是他的汉语水平实在有限,而且一点儿文言文成分都没有,全是像徐怀谷穿越过来前的白话一样;二是再聊下去也得磨叽很久,又没有什么实质性展开。

    但徐怀谷在与老巫师戴卡的交谈之中找到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那就是戴卡口中的“王城”和“大祭司库曼”。

    这么看来,自己为了一探究竟,是非得去那所谓的王城不可了。

    “那我们也和你们一起去吧,我非常想去了解一下你们的王城,可以吗?戴卡巫师。”

    “哦,当然……可以,如果我们……带回了……神语者,大祭司……一定会很……高兴。”老巫师戴卡满脸的皱纹舒展开来露出了微笑,和蔼地回答道。

    这下好了,徐怀谷可以去亲眼目睹一下十三世纪的玛雅城邦,顺便和那个什么大祭司搞好关系,说不定还能封个什么贵族当当,想想还有点儿小激动呢。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反而是那些徐怀谷心中的疑问:为什么他们远在美洲而且拥有自己的语言,竟然会汉语?为什么自己会一个浪花就被拍回到美洲大陆……一连串的为什么充斥着徐怀谷的脑海,仿佛有那么一条被迷雾掩盖的道路在自己面前若隐若现。

    ……

    徐怀谷与老巫师戴卡、酋长索伦敲定了明天下午向王城出发之后,带着吃撑了的众人,星夜赶回复兴号收拾东西,准备前往玛雅城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