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拧成一股绳
    盘古小队回到复兴号,给许久未尝肉味的留守六人,带来了许多凯乌斯部落赠予他们的兽肉。六人欣喜若狂,就连赵典典这个大宋公主也差点儿失了仪态。

    往日里锦衣玉食的文儒书生和天潢贵胄们,经过此番饥寒交迫的漂泊生活,性子也渐渐地被磨平了许多。

    徐怀谷虽说是个现代人,喜欢直来直去,但也理解古代官场斗争,不怕有人当面做对,就怕有人暗地里使袢子。

    如今生存方面的危机已经解除,但众人的心态却也是变得不尽相同。

    武人想翻身做主,文人想指点江山,而公主则琢磨着复兴赵室,若是此时还不将这个小小的团队拧成一股绳,之后纵使一统天下,那也将很快地分崩离析。

    徐怀谷很讨厌这种感觉,憋屈。

    他读过《岳飞传》,吟过《满江红》,学过辛弃疾,也知道韩世忠。大宋不缺帅才、将才,经济繁荣,国力强盛,却屡屡败于北方游牧民族。

    原因也许有很多,但与朝堂之上衮衮诸公的党争与倾轧绝对脱不了干系。

    徐怀谷不想在腐朽的已经烂了的大宋之上,再建一个这样的大宋,他要的是新的中华。

    那么自己现在,就是时候砸碎所有挡在自己前进道路上的魑魅魍魉,建立自己的新制度了。

    十三个人总比整个大宋要好搞定得多。

    徐怀谷试探道:“神洲故土远在天涯。我等流落此处,如今要去那异国王城,觐见他国之君,不知诸位作何打算?”

    “我等当以大宋名义去见此处国君,弘扬大宋之威。”柳骏说道。

    果然是天朝上国思想,但当初和辽金元打的时候,文臣们可没这么硬气。

    “无兵无粮无宝可献,如何扬威?”

    “这……”

    “既然诸位想不出什么其他好办法,不如我献上一计。”徐怀谷料定他们也出不出什么主意,便按照自己的思路说道,“这异国他邦,既然有人把我们当作他们传说中的‘神语者’,那我等一行十三人,可假借‘神国’使团之名,出使他国,谋求发展,待时机成熟,可远渡重洋征讨蒙元。”

    “神国?徐兄莫不是想要自立?”汪旭惊呼,故意大声道。

    原本心不在焉光顾着烤兽肉的众人,纷纷看向了徐怀谷。

    “如今蒙元入主中原,已无大宋,难道我等要以‘大元’居之?‘神国’乃神州帝国之简称,正应故国之实。”

    “大胆!公主在此,怎敢妄言‘已无大宋’?”方董喝道。

    徐怀谷有些愤然,这群儒生几次三番跟自己抬杠,没了他们自己更舒坦,决绝道:“莫要再逞口舌之利,当日崖山之围,尔等出过一丝力否?杀过一次敌否?道不同不相为谋,若尔等执意‘咬文嚼字’,继续倾轧。不如自寻去处,我等不养闲人!”

    “你!乱臣贼子!”汪旭放下手中烤肉呵斥道。

    “你吃的是谁带回来的肉?搁这儿犬吠些什么。”徐老三撇了撇嘴,说道。

    徐家子弟除了留守的一人,全都参与过战斗,深知徐怀谷才干出众。

    也许自家少爷能领导他们走出一条阳关大道,所以徐家子弟已然是为其马首是瞻了。

    而且现在这个情况,在这荒郊野外的,异国他乡。缺的是能打仗的将士,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还真不太不需要。

    徐怀谷自己又不是没读过书,除了咬文嚼字、弄墨作画之外,徐怀谷还真不比他们差。

    “公主……”

    三名儒生此时进退两难,让重掌权柄,又没那个实力和威望,让他们自力更生,更别指望了,怕是得活活饿死。此时,只得向公主赵典典求援了。

    赵典典也很是无奈,徐怀谷若想自立,自然是得排除异己的,都是宋人,想来也不会太过不留情面。

    但刚才这几个儒生还真是未入官场便习官气,实在过分了些,惹得徐怀谷直接撕破脸皮。

    赵典典此时也没有退路,既然大家已经撕破了脸,那就实话实说:“徐都头,你想怎样?”身旁的寰儿也恶狠狠地盯着徐怀谷。

    徐怀谷纳闷了,搞得自己真的好像大奸之辈。既然如此,那就做一回“乱臣贼子”妄论国事罢。

    “我的目标亦是复兴大宋,但不是以前那个腐朽没落的大宋,这个重文轻武,举国忘忧,将士沙场杀敌,都城莺歌燕舞的大宋。而是齐心协力,保家卫国,文武并举,政清人和的大宋!

    为何那些蒙元鞑子打我们就势如破竹?为何岳武穆这等忠诚良将不得善终?蜂蛹当文臣,何人阻胡马?这样的大宋烂进了根里,再不革旧鼎新,难道我们还要再造个如此的大宋吗!”

    徐怀谷一番倾诉,也不管众人心中何等汹涌,只觉轻松了许多。

    徐怀谷表面轻佻,却不是个大条的人,他知道穿越到古代,就得和许多思想顽固的古人打游击。

    但对于自己的心腹,徐怀谷真不想隐瞒心思。

    赵典典知道徐怀谷说的有道理,自己也见过朝堂之争的破坏力有多强。但真如徐怀谷所说,那么不堪吗?

    不过对于他的志向,赵典典是佩服的,试问,现在还有几人有此信心驱除鞑虏?

    赵典典看着认真严肃的徐怀谷,面庞刚毅,棱角分明。竟然觉得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柳骏等人也再无言以对,心中也在思考:自己想要复兴的,是原来那个委曲求全、歌舞升平的大宋吗?还是一个全新的,强盛的新帝国?

    一夜无话,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想,徐怀谷口中的那个大宋到底是什么样子……

    清晨,徐怀谷醒来。

    只听见海浪拍案和“嘿哈嘿哈”的声音,走下复兴号定睛一看,三个儒生穿着明显有些宽大的盔甲,正跟着盘古小队几人晨练习武。他们三人昨夜已想明白,徐怀谷说得对,现在的他们不养吃闲饭的。自己虽为文儒,但也决心要研习武艺,为了新的大宋征战天下。

    另一边,公主赵典典则一身劲装,背着箭袋,修习着弩射。其实小时候在宫中,她是最顽皮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许久未碰刀兵,昨天徐怀谷的一席话,令她也重拾起了早年的弩射之术,徐怀谷感慨: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徐怀谷走过去,众人见到徐怀谷便纷纷整起许久未列的队形,站立着。

    徐怀谷心中一暖,吼道:“同志们好!”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