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搏杀美洲黑虎
    徐怀谷一行十三人,带好装备与吃食,将复兴号藏在海岸旁一个凹形石山湾中之后,便进入了丛林与凯乌斯部落会合。

    正午时分,阳光透过丛林里茂密的枝叶打在众人脸上,一粒粒光斑仿佛金子般嵌入了羊肠小道上的泥土。

    “戴卡巫师,赛宁,索伦酋长,我们又见面了。”徐怀谷客气地对凯乌斯部落众人打着招呼。

    凯乌斯部落的部民也是早早打包好了物品,此时正在驻地等待着徐怀谷一行人的到来。

    “神语者们,太阳神……正照亮着……你们光明……的道路,欢迎……随我们……一起去观览……我们的王城……帕兰隺!”

    既然大家都提前到达会合地点,那么也就不用等到下午了,直接就上路。

    徐怀谷一边行进一边和老巫师戴卡聊天,在与戴卡的不断攀谈中,徐怀谷知道了玛雅城邦联盟的每一个城邦都是一个独立的王国,所以每个城邦都被其市民称为“王城”。

    而这“帕兰隺”,是在五十八年前,也就是公元1221年的奇琴伊察之役中,逃脱出来的贵族与祭司重新选址建造的一座玛雅城邦。

    帕兰隺位于原奇琴伊察西南部较远处,距离徐怀谷一行人所在的海岸相距大概七天的脚程,而这是按照他们玛雅人的行进水平算的。

    玛雅文明由于本地没有马匹这种可骑人驮物的交通工具,甚至因为丛林茂密道路崎岖,连带轱辘的木板车都没有发展出来,只能依靠人力来搬家迁徙,玛雅人自然而然了强悍的翻山越岭能力。

    但徐怀谷他们的脚力却是远远跟不上的,哪怕是徐怀谷这几个当兵打仗的,也没有玛雅人那么有耐力。

    当然,对于尊敬的客人,凯乌斯部民们会放慢脚步,照顾他们孱弱的体质。

    ……

    七天后

    “哎呀,我的脚底都快被磨穿了。”徐老三哀号着。

    徐怀谷一行十三人已经跟着凯乌斯部落的人走了七天路了,山川丛林走了个遍,怕是这前半辈子走的路都没这几天长。

    “戴卡巫师,我们到帕兰隺还有多远啊?不是说七天就能到吗?”徐怀谷气喘吁吁地问道。

    凯乌斯部落的人却是脸不红气不喘,就连戴卡这个六七十岁的瘦小老头也是一脸轻松。

    “尊敬的客人,还需要……一天,你们走得……太慢,我们……放慢了……速度,七天,到不了……帕兰隺。”

    竟然还得走一天!听闻此言,徐怀谷一行人哀声四起。

    “受罪啊……”

    “脚底板都磨出水泡了。”

    “哎哟……”

    这几天简直比在海上漂泊的那几天还痛苦。白天要赶路,晚上为了避开丛林里的豺狼虎豹,众人都得寻找高处,燃起火堆后才能躺在石板上睡觉。

    一群大老爷们倒还好,可公主主仆二人可真是难受得紧。

    凯乌斯部落的女人们穿着实在清凉过头,公主赵典典羞于和她们同行,只好跟着这群大老爷们。

    走了七天,硬是没遇到过水流平缓的湖泊河流,一天澡也没洗过。

    向帕兰隺前进的众人,此时穿梭在最为复杂茂密的一片野生丛林之中。

    “嗷——”

    忽然,众人听到一声动物的嘶吼。

    “小心!这是……黑虎……战神……的声音。”赛宁举起木叉,警惕地看向周围,连忙提醒道。

    美洲丛林黑虎被这里的人们称为“黑虎战神”,因其全身黑色,力量和速度都极为惊人而著称。

    被黑虎盯上的人从来都是九死一生,所以这里的土著虽然叫它“战神”,却无不对其敬而远之。

    传说只有太阳神手下最勇敢的战士才能战胜它。

    本来戴卡和索伦之前还对这次返城过程的顺利感到十分庆幸,可听到丛林黑虎的声音之时,戴卡却只能祈祷它只是路过。

    丛林黑虎的嘶吼过后,这片丛林彻底陷入死寂,连鸟儿都不再啼鸣。

    众人屏气凝神,生怕这只带给人厄运的“战神”感受到人们的气息。

    徐怀谷吩咐张幺、徐老三组织其他人向黑虎吼声方向布置防守。

    等到一行人将身上的盔甲穿戴整齐,徐怀谷招呼十三人中仅有的四名弓弩手,其中也包括赵典典,向他们前行的道路旁那个山坡上转移。这样的话,几人便能有更高的视野可以观察那只畜牲的一举一动。

    “只要见到那只畜牲冒头,就给我把它射杀,不要让它蹿进人群中。”

    徐怀谷向四名弓弩手传达命令后,四人点头示意,拉弓搭箭,便瞄向那只丛林黑虎可能躲藏的大致方位。

    “吼——”

    看来这只畜牲是发现了他们,众人更加紧张,凯乌斯部落的一些婴孩竟被这股肃杀之气给吓的哭了起来。

    忽然,从众人左边的一处灌木丛中蹿出一个黑影,想向人群扑去。

    “发射!”

    “嗖——嗖——嗖——”

    徐怀谷和四名弓弩手连忙将箭射向那黑影。

    “嗷——”

    原本冲向凯乌斯部落人群的黑虎,似乎被徐怀谷等人射的利箭给激怒了,也不再管泥路上的众人,直直地向山坡上的弓弩手们扑了过来。

    “公子,小心!”张幺连忙边往山坡冲边提醒道。

    可人的速度怎么可能跟得上丛林黑虎呢?

    只见黑虎三两步便冲上了山坡,还不等赵典典补箭便冲到了她的身前。

    黑虎张来血盆大口便欲扑倒赵典典将其撕咬一番,以泄它心头之恨。

    赵典典此时已是面色惨白,吓的挪不动脚了。

    黑虎后脚用力一蹬,身子前扑,从半空里撺将下来。

    难道大宋最后的一位公主就要在这异国他乡的虎口之下香消玉损了吗?

    “小心!”

    此时徐怀谷一个箭步赶在丛林黑虎的前面,从侧面扑倒了赵典典,正好错过了黑虎的扑咬。

    “呀!呀!呀……”

    赵典典以为自己被黑虎扑倒,对着徐怀谷身上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徐怀谷闷声忍受,不敢懈怠,身旁可是有一只货真价实的老虎!

    翻身就从公主赵典典身上起身,抽出了随身携带的短斧,与同时缓过身来的丛林黑虎开始了对峙。

    黑虎慢慢地踱着步子,铜铃大的虎眼中满是凶光。

    徐怀谷也稳了稳手中的短斧,躬身和黑虎绕着。

    终于,黑虎向徐怀谷扑了过来。

    徐怀谷一斧子砍在这大虫腹部,两条膀子环住这条黑大虫的腰,翻身就和它一起滚下坡去。

    丛林黑虎在和徐怀谷翻滚之时还不断撕咬着徐怀谷,幸好徐怀谷一身甲胄,任这黑大虫怎么啃,也啃不穿。

    翻滚了许久,徐怀谷和这黑虎才滚到泥路上。

    徐怀谷和那黑虎此时都已是晕头转向,那黑虎在山坡上被徐怀谷砍中一斧子,那短斧在翻滚中越嵌越深,黑虎吃痛不已,身体更加虚弱,已然没了之前的凶猛。

    徐怀谷率先清醒过来,拔出短斧,对着还在挣扎想站起的黑虎一顿乱砍。

    “嗷呜……嗷呜……”

    黑虎被徐怀谷砍得原本霸气的吼声也变成哀呼了。

    直到丛林黑虎被砍得断了气,徐怀谷还在挥舞着臂膀,死命儿地砍。

    “喝……哈!喝……”

    徐怀谷砍了许久,最终气力用尽,晕倒在了虎尸旁。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去查看。

    “都头只是体力耗尽晕过去了,只有一些擦伤,并无大碍。”懂点儿医术的方董,连忙检查了徐怀谷的身体状况,缓缓道。

    众人抽着冷气,徐怀谷竟然单挑了丛林黑虎,还毫发无损,简直是怪物!张幺徐老三一行人愈发坚定了跟随徐怀谷的信念。

    看着被徐怀谷单枪匹马砍得血肉模糊的“黑虎战神”,凯乌斯部落的众人双手抬过头顶,戴卡喃喃道:“太阳神……降临!太阳神……保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