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女祭司库曼
    徐怀谷很纳闷,好像喝断片了似的。

    自己之前为了救赵典典这个倒霉公主,被扑上来的丛林黑虎给扭到了脚,然后抱着那只大虫滚下山坡,要不是自己一身盔甲护体,怕是得被那大虫撕得个粉碎。好不容易不再滚动了,爬起来看到那吊眼大虫恶狠狠地盯着自己,自己耗尽所有力气地一直砍啊砍,就那么累昏过去了……

    诶?这是哪儿?难倒自己又特么穿越了?

    徐怀谷醒来,躺在一个特别宽阔的石头房子里的床上,地板是石头,墙壁是石头,天花板也是石头,除了自己躺着的床板是木制的,全是石头。

    褐灰色的地面沾染着些许灰尘,很显然是有人打扫过,但这种石制地板实在很难打扫干净。

    徐怀谷四处打量了一番,除了一个通风口露出几缕阳光,整个石室全靠摆在四角的火把照亮。

    徐怀谷躺着的这张床,可以说是这个石室中最耀眼的物件儿了,比双人床还大的面积,铺着一条红色床单儿,一个兽皮应该是豹皮或虎皮制成的黑色枕头。仔细嗅嗅,还能闻到空气中淡淡的幽香。

    “s?日本大片儿即视感啊!只是不知道这儿是到底在哪儿……难道等会儿会有什么……惊喜?”

    徐怀谷脑中浮想联翩,连老年之后的自传名儿都想好了,就叫——《二度穿越之我做男优的那些年》吧。

    思绪飘零,徐怀谷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哲学场面,顿时打消了写自传这个羞耻的念头。甩了甩脑袋,让自己不要再乱想。

    徐怀谷挪了挪身体,感觉在这张床上实在是太舒服了,虽然没有席梦思的那种弹性,但比之在复兴号、荒郊野外舒服多了!

    “尊敬的客人,您醒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门口。

    徐怀谷此时还躺着翻来覆去,感受着床上的舒适,竟也没注意到有人进来了。直到听到这句话才意识到有人来了。

    徐怀谷爬起身来,还以为是赵典典那个刁蛮公主来特地感谢自己。不过这语气可不像她啊。徐怀谷定睛一看,只见一个女子带着两个女仆向自己缓缓走来,此女面带绿宝石面具,身披棕褐色皮袍,胸前一条棕色抹胸,再衬上一条淡紫色长裙,手握一把抹绿色的权杖。徐怀谷从上到下,从下往上,仔仔细细审视了一遍,玲珑有致的身材十分火辣,就如这美洲丛林中的虎豹一般充满野性之美。此女是谁?

    难道……咳咳,想偏了。

    “这位女士,请问您是?”徐怀谷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一副绅士做派,礼貌地问道。

    那个女人向徐怀谷行了个怪礼,接着说道:“我从戴卡那里听闻了你们的事迹,十分感谢您和您族人对我们的帮助。我就是库曼,是帕兰隺的大祭司。”

    这位自称库曼的女祭司,流畅地使用汉语与徐怀谷交流着。刚开始,徐怀谷还没察觉到,可等她说完徐怀谷却有些惊讶,这位大祭司不仅会汉语,而且比戴卡爷俩更标准更流畅!

    她不是汉人,为什么能这么熟练地使用汉语进行交流?难道玛雅的神职人员真的通神,是能知晓地球上所有人类族群的语言的天才翻译家?

    “您是戴卡所说的‘神语者’吧?”

    “嗯?之前戴卡爷孙俩也老是这么叫我们,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会说汉语的就是‘神语者’吗?那不光我是,我那帮兄弟也是咯?”徐怀谷非常奇怪,又是“神语者”,之前戴卡爷俩也这么叫自己和复兴号上的众人。

    “不,他们不是,也许,就你一个人是。”库曼屏退身边仆从,走到徐怀谷身前,贴近他的耳朵,细声轻吟道。

    徐怀谷拉开和库曼的距离,扭头疑惑地看向库曼,说道:“这是何意?”

    就在徐怀谷还思考着库曼此话之深意时,库曼突然一句:“天王盖地虎!”

    徐怀谷习惯性地接道:“宝塔镇河妖!”

    库曼又是一句:“脸红什么?”

    徐怀谷:“精神焕发!”

    库曼:“怎么又黄啦?”

    徐怀谷:“防冷涂的蜡!”

    ……

    “哈哈哈,徐都头,您就是真正的‘神语者’啊!不对,用你们的话说,应该是——救!世!主!”库曼和徐怀谷一阵对答之后,肯定地对徐怀谷说道。

    徐怀谷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丫对了些山匪暗号,特么就说我是“神语者”了?还什么‘救世主’?这不是扯淡吗?

    “为什么?”

    “因为我的暗号他们都没对上,只有你,对上了!”库曼欣喜若狂道。

    他们吉尔特氏族等待了千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刻!库曼如释重负,手舞足蹈地摘下绿宝石面具,露出了自己真正的面目。

    徐怀谷看到了库曼的真容,十分惊讶。

    库曼并不像他所见过的凯乌斯部落的女人一样,脸上没有图腾般的文身,也不戴那些自残般的“脸饰”。此时的库曼看起来竟然只有十七八岁,古铜色的肌肤,与其野性的玲珑身材相映成辉,充满了健康与活力。

    “你……怎么这么年轻?祭司不该是由德高望重的老者担任吗?还有……”徐怀谷自从醒来,在这个女祭司身上见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议,她会流利地说汉语,会说后世《智取威虎山》里最流行的几句暗号,还这么年轻!

    难道这都是在拍真人秀?就像《楚门的世界》一样,自己正在被万千观众围观?

    徐怀谷不自觉地坐回床沿,努力地思考着,想要把最近发生的怪事串联起来,看看是否能有什么发现。

    “以后,你就是我们帕兰隺的主人了!”

    徐怀谷这边还没想出什么,库曼又给了自己一个惊喜,准确的来说,是一个惊吓。

    徐怀谷简直要疯了,问道:“这都是些什么鬼?难道光穿越还不够惊世骇俗吗?现在自己又是什么救世主,又是凭空多了个城邦的……”

    库曼也看出来了徐怀谷的复杂心理,也不再一惊一乍,平复了她自己激动地心情,缓缓说道:“您先冷静一下,可能您本身并不知道神的旨意,那么就让我来给您解释一下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