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国王的诞生
    “我的全名叫吉尔特库曼,我的氏族,是玛雅人从古时代一直到今天的,唯一真正能够沟通太阳神的神职氏族。”

    “千百年来,我的氏族一直在等待神的再次降临。您一定觉得,所谓的神明,只不过是我们玛雅人为了统治子民,而以宗教信仰之名捏造的假话吧?”

    徐怀谷两手搭膝,正襟危坐,认真地点了点头。

    得到了徐怀谷的回应,库曼则又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对,现在的很多城邦,包括五十八年前,篡取我们城邦联盟王位的科科姆氏族,所新创建的万邦之邦,也就是您的母国称呼我们为“玛雅人”的由来所在玛雅潘,他们的所谓祭司也只是与科科姆王室狼狈为奸的走狗罢了。

    他们并不是真正与神沟通的使者,他们是**与罪恶的化身,是众神所要惩罚的对象!”

    库曼越说越气,猛地坐在了徐怀谷身边,手中的权杖因为生气而抖动着。

    库曼对科科姆氏族,充满了无边的恨意,正是这群亵渎神明的无耻之徒,窃夺并毁灭了玛雅复兴的希望奇琴伊察。

    而作为唯一能沟通神明的正统神职氏族吉尔特氏族,被现在统治玛雅潘这座“万邦之邦”的玛雅之王科科姆沃尔的祖父科科姆肯勒,屠戮殆尽。

    最终,只有库曼的祖父逃脱出那场灾难。他以大祭司之名,带领奇琴伊察的遗民们来到了现在这个玛雅的边陲之地,建立起了城邦帕兰隺。

    两年前,库曼的父亲都诺吉尔特病逝,由于后嗣中没有男孩,就只能传祭司之职于库曼,那时她18岁,便成为了玛雅的一位女大祭司。

    而帕兰隺城中的贵族们并不愿库曼一个女子来主导祭司事务,便要求她通过极其困难的玛雅祭司试炼洞穴的考验。

    出人意料的是,库曼不仅通过了众神试炼,并且在洞穴中整整呆了15日,活着出来。

    从此,帕兰隺城邦内的所有人,都虔诚地跟随库曼的脚步,再无不满。

    “神明是存在的,在数千年前,我的祖先,也就是这片大地第一个与众神沟通的人,遇见了太阳神、羽蛇神等众神的降临,并给玛雅人带来了众神的的指引。

    之后的玛雅部落们在众神所指引的富饶土地建立了如蒂卡尔这样的诸多繁荣城邦,从此,我们玛雅人过了富足的生活而这一切,都是依靠神的指引。而人们也对众神愈发尊重,建立了许多供奉神明的的塔庙,进行了众多有关天空,有关众神居所的研究。”

    库曼在这儿回忆地十分虔诚,徐怀谷却听得昏昏欲睡,他可是个无神论者,虽然不反对信教,但他也不太在乎所谓牛鬼蛇神的,只当个故事听听罢了。

    “传说中,众神给予了坎拉奇吉尔特祖先一道神谕,并教给他一种神语。

    这道神谕数千年来,都由我们吉尔特氏族代代祭司以口传承,并有族训,只有神职人员才能修习神语,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语言。”

    徐怀谷抖擞了下精神,终于说到正题了,耳朵赶紧竖起来聆听着。

    “至于那道神谕,您是神谕中的救世主,那么我也可以告诉给您。

    神说:当你们富足时,记得要善待众生。倘若一日,逆天而行,山川湖海和你们的同类,会倾覆你们的家园。到时我们仍会保你们一程,我们从那太阳的方向降落。倘若我们无法来到,也将会派出一位神国的使者、你们的救世主,代替我们带领你们走向新生!

    神谕的内容大概如此,后面就是之前我和你对的暗号了。口口相传千年,我们的族人也许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信息,不知道神明何时来到,不知道神国在哪……

    但,只要会说神语,并且能对得出这些暗号的人,肯定就是我们的救世主。救世主啊,这就是您的使命带领我们走向新生!”

    徐怀谷撇了撇嘴,妈蛋,终于知道是哪些瘪犊子把老子给穿越过来的了,敢情是“玛雅众神”。

    妈耶,还真是倍儿有面子。

    徐怀谷是不肯相信那些真是什么神明,正所谓“任何非常先进的技术,初看都与魔法无异”。

    这所谓“众神”怕莫不是后世能穿梭时空的新人类,或是降落到过地球的外星人?

    如此想来,把自己弄穿越,把本在崖山的复兴号一海浪排到东太平洋的,就是他们了吧?

    他们自己挖的坑,让我徐怀谷来填,把我给一浪拍到了这个时代,真是绝了!

    自己是啥时候惹这群家伙的?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自己当个小船舶工程师多美滋滋,来到这个时代,没有电脑没有的。啥也没得玩儿不说,还过着活过今天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明天的日子。

    好吧,自己也有一颗热血雄心,本来只是想复兴中华,现在还得被“众神”坑着复兴一下玛雅?

    这辈子怕是都得折在这里边儿了,诶,真是怎一个惨字了得啊!

    “我们的族人无忧无虑地生活了千年,并且建立了许多为众神降临而准备的神庙。可就在三四百年前,神明的预言成真了,大地崩裂,巨风呼啸,土地干旱的同时,我们的同类也开始相互碾压,四处征战。

    玛雅伟大而又富硕的大地满目疮痍,城邦联盟分崩离析,神明并没有降临拯救我们。很多的玛雅人失去了纯粹的信仰,他们质疑我们吉尔特氏族的神谕后半段是伪造的。

    他们贪婪而又残暴,尤其是贵族,他们视平民为草木,他们以杀戮为信仰,他们信奉了伪神。所以我们玛雅人的土地直到三百年后的今天,仍然战火四起。”

    库曼一口气讲完了这些,也不口渴,讲完就盯着徐怀谷,随即跪下向前伸直双臂,低头叩拜道:“以后您就是我们帕兰隺的国王,是神国的来使,是玛雅的救世主。

    库曼作为您的仆人,为您播撒信仰的种子,请您带领您的子民,讨伐那些信仰伪神的恶魔!给我玛雅大地带来一个新生吧!”

    此时的徐怀谷,看着认真严肃的库曼,深感无奈。

    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承受着她本不该承受的重担,而自己是她所能抓住的唯一一根稻草,难道自己能忍心拒绝她吗?

    更何况,如今他们复兴号一行人也没个落脚的地方,想要复兴中华,谈何容易。

    如今自己凭空就得来这么一座城邦,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算是一大幸事,至少自己有了一份本钱,哪怕只是一个美洲的落后城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