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看!这是朕的江山
    库曼跪在徐怀谷身前,虔诚地请求他继承帕兰隺的国王之位。

    徐怀谷则坐在床沿思索良久,回过神来才发现,库曼还一直跪着。

    “大祭司,不必如此多礼。”徐怀谷轻抬了下库曼的胳臂,想拉她起来,但却被库曼挣脱,只得无奈道。

    “尊敬的救世主,您如果不接受当我们的国王,玛雅子民都将继续承受着大地的惩罚。还请您为了玛雅的子民,加冕为王吧!”库曼诚恳地说道。

    徐怀谷分析过接受这份“馅儿饼”的得失,貌似对自己也没什么不坏处,自己又不是古代帝王接受禅让,还得假装推辞三次?便也不磨叽,爽快答应道:“那好吧!我会承担起作为一个国王的责任,保护我的子民,现在可以起来了吧?”

    库曼见徐怀谷答应加冕,兴奋道:“多谢国王陛下!”

    徐怀谷接受了库曼的加冕请求,才想起来,自己都搁这儿待了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公主他们怎么样了。

    “对了,我睡了多久了?我的人都在哪?”徐怀谷问道。

    库曼回答道:“陛下,您已经昏迷两天了,您的侍从们我都已经安置在城中旅馆了,您且放心。”

    “旅馆你们这儿还有旅馆呢?那我现在是在……”

    “我们这边暂住的付费场所,按照神语来翻译,就是旅馆了。您现在……在我的寝殿。”库曼说着,原本小麦色的俏脸慢慢红润了起来,说到是在她自己的寝殿着实是挺难为情的。毕竟她是高贵的大祭司,除了徐怀谷,还从来没有让男性进入过自己的寝殿。

    “哦……哈哈哈,怪不得,我说咋这么香呢?”徐怀谷挠挠头,恍然大悟道。

    为了缓解此时尴尬的气氛,徐怀谷马提出自己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想去寻找张幺、赵典典他们。

    库曼自然是依着自己的国王陛下,不过她先叫仆从拿来一套国王才能穿戴的“盛装”,要求徐怀谷穿它才能出去,不然会失了国王的颜面。

    不过这“盛装”……徐怀谷还真不想穿,裆部那长长的一块缝着兽牙和羽毛的遮羞布,是什么鬼啊喂!还有,那么大个跟超大型毽子似的王冠又是什么鬼啊?这特么顶在头能走得动?

    自己绝对不要穿这套“盛装”,穿着出去,还不把复兴号那群人笑死?

    便说道:“把我的亵衣……就是那个白色的那件和我本来的衣物一齐拿过来,我不穿这套盛装。”

    “可是……”

    “别可是了,不然我就不当你们的国王了!”徐怀谷就像小孩儿一样耍着脾气道。

    库曼用玛雅语吩咐道:“你们把陛下之前的衣物拿过来。”

    库曼此时也只能依着徐怀谷了,谁叫他是国王陛下呢?不穿就不穿吧,反正他也没正式加冕,还不用遵循这些礼节。

    库曼想了想,见徐怀谷穿戴整齐,便带他走出了石室之门。

    不出门还好,看起来那还只是个石头堆砌的房子,只是空间大点儿而已。

    但当徐怀谷出了那道门,立马就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

    许久未见阳光的徐怀谷眯着眼睛慢慢适应了外面刺眼的光线,只见自己正站立在一座十几米高的梯状白石台,向下方看去,这白石台下边还有一片高于地面的平台,也是用巨石堆砌而成。

    这片平台并不是那种碎石和着泥土的粗糙地面,而是仿佛被机器切割过一样平整的整块整块大石块砌合而成,光这工艺,就看得出,玛雅人的工艺水平多么高超了,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可低估啊!

    极目远眺,徐怀谷几乎能看到这四四方方的城市最边的集市和建筑,这里可以说是整个帕兰隺最高的几处地方了。

    “我们现在是处于祭司殿,位于祭塔内的左殿,祭塔是我们祭祀祈祷之所在。现在您正前方能看到的也就是东面,是我们帕兰隺的太阳神庙与库库尔坎神庙,其顶部有负责对天空进行研究的场所。

    在我左手边,也就是北面,是国王陛下您的王宫。我们身后的西面还有一个玛雅勇士球场,每当祭祀等重大节日,我们会举办盛大的球赛。

    在您的右手边,就是南面,我们帕兰隺的入口和集市所在,节日来临时,那里是最为热闹的,想要的任何物品都能买到……”

    在徐怀谷四处张望的时候,库曼耐心地当着徐怀谷的“解说员”,要不是刚当这里的国王,徐怀谷还以为是在这儿旅游呢。

    帕兰隺并不是很大,一眼就能望到边,但这依然无法妨碍它是一座雄伟的城市。徐怀谷站在这面,感受到的只有震撼,这可是完整、生机勃勃的玛雅城市!可不是自己在二十一世纪参观过的那些古玛雅城市遗址和残骸。

    在这里,你可以听到南边玛雅小贩的吆喝声,你可以看见在神庙前匍匐膜拜的玛雅人民,你也可以闻到空气中温热的勃勃生机。

    徐怀谷闭眼感受着帕兰隺,感受着这片玛雅大地……这,是朕的江山!

    “对了,咱们怎么下去啊?这么高。”徐怀谷睁开眼问道。

    “陛下,从这边下去就行,您不用亲自走下去,让他们抬您下去就行。”库曼说着,向旁边两古铜肤色的壮汉指了指。

    那不就是滑竿吗?以前徐怀谷在中国南方的山区经常能见着这种交通工具,因为山地陡峭,车辆根本无法去,就有人专门通过抬滑竿来养家糊口。没想到,玛雅人也会这种享受啊,不过现在看来,只有贵族或者神职人员才能享用吧。

    “嗯,好的,我先去找我的人,顺便微服私访一下,了解一下我们这儿的民间生活。你跟着去也不合适,就回去工作吧。”徐怀谷坐那滑竿,对库曼笑着说道。

    “好的,我会为陛下虔诚祈祷,希望众神能保佑您。”库曼对徐怀谷行了个礼,回道。

    库曼吩咐了几个玛雅勇士跟着,注意保护陛下的安全,然后目送着徐怀谷下了祭塔,才回到自己的寝殿。

    “这位陛下,真的是能拯救我们的救世主吗?”库曼双眼迷离地喃喃自语着。思绪飘向了远方,又想起父亲临终时对她的嘱托:等待那个能拯救玛雅的人,你若等不到,务必保住这祭司的位子,让我吉尔特家族的后代,继续等下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