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没过多久,徐怀谷就被两名精壮汉子给抬到了祭塔脚下的石平台。

    徐怀谷拍了拍领头的汉子,示意要下来自己走。

    正所谓“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身为国王,自己也应该与民同乐不是?

    徐怀谷下了滑竿后,才正真感受到,什么是人声鼎沸。

    站在祭司殿向下看,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而下到这最底层,则是一种“人山人海”的壮观景象。

    这座名为帕兰隺的城邦是在五十多年前新建的,可是从十七世纪开始的对于玛雅文明的学术讨论中却表明:古典时期最繁荣的城邦蒂卡尔,其居住的人民总数大概也就五万。

    而徐怀谷此时正处于玛雅文明的衰落时期,按那些欧美学者的研究,帕兰隺这种新建的小城理应不会有这么大规模。

    那么事实真相只能是,欧美殖民者大肆的破坏,和所谓欧美学者从征服者的角度进行的各种研究,对自身的侵略者身份进行了大肆洗白,导致了世界对于美洲文明的严重低估。

    胜者为王败者寇,无铁器无马匹的美洲文明被欧洲殖民者屠杀征服,而殖民者为了减少自己在历史的罪恶,他们焚毁了美洲文明的文化精华,抹净了自身的侵略,还美其名曰:“这是先进文明对于野蛮文明的一次文明传播,是带动落后文明快速发展的一次征服行为。”这就像列强侵华一样无耻而虚伪,不过,中华民族挺过来了,而美洲却没有。

    可想而知,当年的欧洲殖民者实行“美洲大屠杀”之前,用枪炮和病菌杀死的,就可能不仅仅是几百万美洲土著,而是几千万,甚至过亿!

    徐怀谷也大概知道些殖民者的丑恶,但从如今自己所见来看,才知道欧洲殖民者们竟可恶到如此地步。

    自己已经是这座城邦的国王,身负统一玛雅的使命,虽然自己不是很愿意,但也不忍让这些美洲人民的后代,被无止境屠杀。

    那么,战斗吧!为了自己的子民,向统一美洲的道路去迈进,让虚伪的欧洲殖民者吃屎去吧!美洲,是老子徐怀谷的地盘儿!

    徐怀谷心潮澎湃地想象着统一美洲,复兴中华的伟大宏愿。熙熙攘攘的人群又把徐怀谷拉回了现实,徐怀谷心中自我嘲弄着,还是做好当下吧,事嘛,得一步步做。

    徐怀谷走进集市,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今天应该是这儿赶集的日子或是什么节日,叫卖声很多。

    “卡西玛乌嘚,柯克莉萨米!”一个瘦小机灵的小贩吆喝道。

    徐怀谷也不知道他在喊些什么,但看得到他的商品,那是一排各种兽皮兽骨制品,有之前徐怀谷看到的遮羞布,也有兽骨簪子、骨刀、羽毛头翎之类的。

    徐怀谷前拿起一个骨簪,瞧了瞧,纯手工的,光滑圆润,还挺精致,不比机器包浆的差。

    “这多少钱?”徐怀谷问道,好像最近遇到的会说汉语的玛雅人太多了,徐怀谷竟忘了这小贩大概听不懂。

    “叭嘻嘚弗咯?侃沙嗒嘧。”小贩比划着,伸出五根手指,说道。

    小贩听得出来,徐怀谷不是本地人。这很正常,附近的很多地方的商人,如北部的托尔特克商人,就经常来帕兰隺进行贸易。

    从古典时期开始,玛雅人建立起了广泛的对外商业贸易系统,北至古墨西哥地区,南抵现代巴西、阿根廷和智利等地区,可以说,美洲各地的物产都已经形成了稳定的流通渠道。所以库曼才会对徐怀谷说:“想要的任何物品都能买到。”虽然有些夸张,但在美洲大陆这样说也没错。

    徐怀谷想买一根簪子给赵典典带去,之前她差点儿被黑大虫给扑倒,这样也能稍微安抚一下她受伤的心灵。唉,自己真是太绅士了,一般女孩子怕是已经深陷自己的温柔,无法自拔了吧?哈哈……

    徐怀谷拿着骨簪,昂首痴笑着。那小贩看徐怀谷的眼神就像遇到个傻子一样,急忙比划道:“咔咯西里奥?到底买不买?”

    “哦哦,对了,我身……就有这么十个铜板……还有……诶?这是啥玩意儿?”徐怀谷被小贩一催,想起来还没给钱,往身掏了半天,不仅掏出了十枚大宋的铜板,还摸出了几十粒黑黑的,像缩小版羊粪球的玩意儿,不过它比羊粪球扁长许多。

    小贩一看徐怀谷手里的“羊粪球”,眼冒金光,忙忙点头,嘴里又是一阵叽里呱啦,伸出手让徐怀谷付钱。

    “呐,这些铜板全给你了,啥?你不收铜板啊?你要这个“羊粪球”?”徐怀谷皱了皱眉头,有些懵,玛雅人都是拿这玩意儿当钱使的吗?

    徐怀谷单独拎出一粒,放到眼前瞅了瞅,闻了闻。嗯?这味儿怎么这么熟?像是以前在战舰经常喝的咖啡……原来这是可可豆啊!

    徐怀谷这才辨认出了这一粒粒被自己误认为是“羊粪球”的可可豆,自己之前是没有带过这东西的,八成是库曼给自己塞的。她还真是细心周到,知道自己没钱,先给自己一笔“国王经费”花花。

    可可豆是古代的美洲人最为认可的一种流通货币。随着玛雅和周边文明的自由贸易日渐繁盛,美洲的古人们迫切需要一种统一的货币来进行更加多的交易,可可豆因其体积小,便携带,而且价值保值性强,便成为美洲文明最重要的货币种类之一。

    有趣的是,只要有货币的地方,就有造假币的人。可可豆怎么造假?难道用泥捏?玛雅人可不是傻子,可可豆和泥球还是分得清的。

    最常见的假币方式是,剥下可可豆的外皮,再塞进搅拌好的泥土,这样就成了一颗假“可可豆”了,然后把假豆掺到好豆里。

    由于这种“假可可豆币”的存在,精明的玛雅商人在交易之时,总是把对方支付的可可豆用手指捏来捏去,就像中国人用牙齿咬银元来辨别真伪一样。

    徐怀谷把手里的几粒可可豆给那个小贩,那小贩也在手一个一个豆捏了半天。然后笑嘻嘻地把簪子给了徐怀谷。

    徐怀谷临走前,那小贩就像中国店铺说“您走好嘞”一样来了句:“得嘞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