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玛雅人平时吃什么?
    徐怀谷走了两步,突然感觉有些头晕。

    “咕噜咕噜……”这时候肚子也打起鼓来,徐怀谷才想起来自己都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其实库曼本来是想让徐怀谷先用完膳之后,再去找他的人。可徐怀谷生龙活虎地非得去找张幺、赵典典他们,对于国王陛下的要求,库曼也不便阻拦。就在徐怀谷兜里装了些可可豆,让他如果饿了,也能在路找地方吃饭。

    “还有不少可可豆,先找个地儿饱餐一顿再说吧。”徐怀谷掂了掂装可可豆的口袋,然后四处寻找着帕兰隺的“餐馆”。

    徐怀谷眼尖地看到一间茅草铺子,里面的人都在吃着东西,看来肯定有食物卖了。

    徐怀谷实在饿得慌,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这间铺子,这间铺子可以说是半露天的,就盖了个顶,没有墙,完全靠支起来的几根木头柱子支撑着,给客人防晒用。

    进到铺子里边,那也是简陋的很。不说椅子,连坐垫都没有,在里面的人都是席地而坐,围在自己那“桌”芦苇席边进食。

    从门口就能一眼望到他家的后厨,一个粗壮的玛雅汉子,正在那儿推着磨盘不知道磨着什么,旁边一个稍稍瘦小的汉子则拿一个夹板一样的木质工具把身边烧红的石板抬起来,然后往身下的木板子压着,发出“嗞嗞嗞”的响声。

    徐怀谷也不管那么多,坐地就坐地吧,有吃的就行,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老板!老板!喂!喂?eon?”徐怀谷连忙找了一个空着的芦苇席,席地而坐,连声叫喝道。

    “库西”随着一个粗糙的大妈声传来,一位玛雅大婶儿快步走到了徐怀谷面前。

    要是男的吧,你光着个膀子也就算了,可大婶你……徐怀谷都不敢正视这位大婶儿,大婶穿了条粗布裙子,光着膀子,赤着脚在徐怀谷面前问道:“马锡哩咯喂?”

    徐怀谷猜想她是在说“你想要点儿什么”,但是这儿一没菜单,二自己不会说玛雅话……实在不知道怎么点餐。

    徐怀谷边说汉语边比划了半天,玛雅大婶愣是啥也没懂,干脆直接就把徐怀谷拉到了她家餐馆后厨,让徐怀谷自己看着菜样点。

    还别说,虽然语言不通,穿着也让徐怀谷有些尴尬,但这大婶儿是个聪明人。

    她指了指他们玛雅的独特“灶台”摆放的几道食物菜品,让徐怀谷挑。

    徐怀谷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面一共摆了六叶子玛雅的小饭馆不用盘子,就用个大点儿的叶子托着的菜。

    一叶三根玉米棒,一叶三块饼子,一叶的大块烤肉,具体什么肉徐怀谷还真看不出来,一叶若干的红辣椒,比较细长的那种,一叶若干的西红柿,准确地来说一个应该也就相当于现代的圣女果那么大。还有一叶一条的烤鱼。

    玛雅人不会生产铁器,自然也就没有什么铁锅之类的,不说炒菜,就连煲汤之类的也没有。口渴了就只能拿片叶子自己折着去舀水喝。在吃这方面,玛雅人还真就没有华夏人那样会吃。不过在膳食营养方面确是非常均衡的,他们经常食用的都是低热量、高纤维和低脂肪的食物。

    那几样菜里边玉米棒、鱼和肉都是烤熟的,辣椒、西红柿则是生的。

    至于那个饼子,之前徐怀谷看到的那两个推磨盘和烧石板的汉子就是专门做这种饼子的,想来,这种饼子应该就是拿磨出来的玉米粗面,用烧红的石板给烙出来的。

    “这个多少钱?”徐怀谷指了指那叶玉米饼,问道。

    赤膊大婶明白了他的意思,伸出五根手指,应该就是代表五个可可豆一叶。

    “这个呢?”徐怀谷又指了指那一大块烤肉。

    赤膊大婶伸出三根手指。

    “嗯?这玉米饼比那么大块烤肉还贵?”徐怀谷有些搞不懂为什么在这儿,玉米饼那种粗粮还比那么大块的烤肉贵。

    其实理由很简单,他们磨玉米面粉的石磨,跟现代的电动磨面机相比效率极低。在没有牲口和磨坊的中美洲,玛雅人只能靠自己的胳膊去磨面。

    更要命的是,玛雅人用来磨面的粮食还不是麦子,而是更加难对付的玉米,使用的工具却是磨盘和磨棒,比欧亚大陆的手磨还要更原始……这样一来,他们磨面的效率就更低了。

    磨面这活儿不仅非常辛苦,还很耗费时间,所以就导致了“玉米粗粮饼比肉贵”的情况发生。

    徐怀谷要了一叶玉米饼、一叶玉米棒、一块烤肉和一叶烤鱼,至于辣椒和西红柿,因为徐怀谷不太想吃生的也就没点。他实在是太饿了,点了这么多,连那位赤膊大婶都有些感慨此人饭量何等之大。

    不过只要徐怀谷拿出那袋可可豆,赤膊大婶啥也不说,屁颠儿屁颠,殷情地就帮徐怀谷把食物端到了他的芦苇席。

    有钱的感觉,真好啊!

    徐怀谷拿起一块玉米饼,一口咬了下去。

    卧槽!真特么磕牙,口感还很粗糙,这么贵的饼子竟然如此难以下咽,划不来啊划不来。

    徐怀谷立马放下坑爹的玉米饼,啃了几根玉米棒子,还是原生态的玉米棒子啃着舒服啊!

    徐怀谷风卷残云,一顿饭没几分钟就被他吃得干干净净,除了那几张玉米饼子,不过他也没扔掉,存起来,保不准能救命,咱们不能浪费粮食。

    吃饱喝足,该去找复兴号的那群人了,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花了八天从海边走到帕兰隺,徐家子弟倒是没什么,当兵打仗嘛,千里奔袭常有的事。不过,公主主仆二人和三个儒生就惨了,磨磨他们的性子也不是坏事,就是不知道休息了两天有没有好点。

    徐怀谷叼着根草,挑着牙缝,大摇大摆地走向张幺等人暂住的旅馆,就在刚刚看到那间旅馆大门之时,便听到里面一阵嘈杂的声音。

    “呀!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旅馆里传出赵典典的尖叫声。

    在旅馆外听到赵典典的尖叫,徐怀谷脑海中闪出一种不妙的感觉,定是自己的人出了什么事!

    徐怀谷改变了原本缓慢的步伐,迅速冲过街道,向旅馆内直奔而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