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玛雅纨绔?老子一枪一个!
    徐怀谷一进门,就看到赵典典怀抱着气若游丝的寰儿半蹲在旅馆的地,泪眼婆娑地抚摸安慰着寰儿。

    赵典典前面却站着一群玛雅土著男子,当头那人一身墨绿文身,头型仿佛乌贼一样既尖又扁,阴森地谑笑着,露出参差不齐的一口黑牙。

    “寰儿,别怕,我在你身边呢,千万不要睡过去,你会没事的,会没事的啊。”赵典典哽咽着说道。

    寰儿是赵典典三岁开始就陪伴在她身边的仆人,如今已然十多年过去,明面是主仆身份,但私下两人却是玩得十分要好的姐妹。

    赵典典小时候,临安还未被蒙元攻破时,身为公主幽居内宫,除了寰儿,宫内无人真心待自己。

    待到跟小朝廷出海抗元,两人也是形影不离,哪怕赵典典忧闷跳海殉国,寰儿也便陪她跳了。

    十几年了,千难万险都挺过去了,却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玛雅旅馆中……

    寰儿躺在赵典典怀里,腹部插着一把黑曜石匕首,鲜血如涓涓细河一般止不住地流淌,生命也在此刻不断流逝。

    大宋亡了,寰儿是她唯一的依靠。如今却被这么个丑陋的男人夺去性命,赵典典不甘心,不甘心!

    她怒视着那个行凶的家伙,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眼前的的这个丑恶的男人早已经死了千万遍了。

    张幺等人本在楼休息,刚刚注意到楼下的动静,就匆匆赶了过来,与那男子身后的众人对峙着。

    男人戏谑地看着恶狠狠盯着他的赵典典,嘴里嘟囔着:“卡其格,哫莱亦耶?异邦人,很不爽吗?”

    不多时,男人皱着眉头,似乎厌烦了赵典典那带刺的眼神,抬起蒲扇般大的巴掌,便欲扇向赵典典。

    不等男子得寸进尺,徐怀谷掏出之前没吃完的一张玉米饼,就直接往那男子脸招呼。

    玉米饼早已经凉透,变得十分坚硬,打在那男人脸只听“啊呀”一声凄惨的叫声,丑陋男子吃痛地转头向徐怀谷恶狠狠地望去,身后的“小弟”也手足无措地向后挪了挪步子。

    徐怀谷前,对张幺说道:“我的弩和突火枪在你那儿么?”

    张幺警惕着对面土著的同时,对徐怀谷说道:“在房里。”

    徐怀谷点了点头,然后在泪眼朦胧的赵典典耳边,轻语道:“公主,你和徐老三一起带着寰儿去找大祭司库曼,你们之前见过,就说是我让你们去的,她会好好照顾寰儿的,这里我来处理。”

    “嗯。”赵典典依然哽咽着,看了看已经昏迷的寰儿回答道。

    之后徐怀谷又让徐老三带几个人陪赵典典带寰儿一起去找库曼。

    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后,徐怀谷站了起来,把人群中的赛宁拉了过来,说道:“你来给我翻译。”

    赛宁有些害怕,但徐怀谷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赛宁轻声告诉徐怀谷,刺伤寰儿的这群人,都是帕兰隺出名的纨绔子弟。

    领头的那位,是帕兰隺四大长老之一奥瑞莫黎尔长老的孙子,名叫坎纳莫黎尔。为人嚣张跋扈,时常惹是生非。

    徐怀谷嘴角一扬,呵,想不到这厮还是个玛雅纨绔,这回可算你倒霉,遇到了你徐怀谷爷爷,纨绔?敢动我的人,老子让你玩完儿!

    “你为什么要刺伤寰儿?”徐怀谷厉声问道,赛宁则在两人之间进行着翻译。

    坎纳除了自己爷爷和那些长老祭司的,他还从来没怕过谁?

    一个异邦人,还是个女仆奴隶,撞到我坎纳。是她自己活得不耐烦了,还脏了我精致的匕首。现在竟然还有人敢为她出头?

    “那个女奴隶冲撞了本爷爷,怎么?异邦人,你不会为了一个奴隶就想与我坎纳为敌吧?是不是有点儿自不量力了?”坎纳戏谑地看着徐怀谷,仿佛他就是地的一只蝼蚁。

    “她不是奴隶,是我们的同伴,你这样草菅人命,不怕受到神明的惩罚吗?”

    “哦?大不了赔你几十可可豆,你再买一个奴隶就是了。但是,你刚才朝我扔东西,这让你坎纳爷爷很愤怒。异邦人,你们如果想活着离开帕兰隺,那就快给我道歉,并且进行赔偿!”

    坎纳今天刚被爷爷训斥了一顿,非常不快,正好拿这群异邦人出出气,坎纳满脸横肉一颤,反咬一口道。

    坎纳身后的贵族“小弟”们,也是齐声应和着:“对,赔钱!赔钱!”

    徐怀谷气不打一处来,还真是个标准的纨绔。不过“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既然你不肯赔,那就莫怪我徐怀谷自己取了!

    徐怀谷突然笑嘻嘻道:“嘿嘿,没问题,要赔偿是吧?我的钱在楼房间,我去给你拿下来,稍等片刻,呵呵。”

    赛宁有些惊愕,难倒自己听错了?这还是那个连黑虎战神都能打败的徐怀谷吗?张幺等人也觉得徐怀谷不可理喻,杀了自己的人,怎么还能倒赔给这些恶人钱呢!

    徐怀谷见赛宁一时愣在那里,便使了使眼神,示意他按原话翻译。

    同时对张幺点了点头,张幺立马明白了徐怀谷的意思,也安抚起众人情绪来。

    “哈哈哈,异邦人,你们里面就你一个人最聪明,不错不错。你们刚刚瞪我的那个女人,我很感兴趣,只要你们让她来伺候爷,伺候得爽了,说不定我能在帕兰隺的长老们面前请求,让你们留在伟大的帕兰隺,哈哈哈!”

    坎纳见徐怀谷这么道,心里倒觉得有些无趣,但也乐得自己又能多一笔钱挥霍。

    还有那个瞪自己的女人,我坎纳一定要狠狠地干翻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冒犯帕兰隺长老莫黎尔氏的孙子!

    徐怀谷点头哈腰,仿佛和坎纳是很久的朋友一样攀谈了许久,然后到二楼张幺的房间,去取“钱”。

    徐怀谷从张幺房里找到了自己的弩和突火枪,突火枪还帮自己好了火药和子窠,正好可用。

    徐怀谷拿起突火枪从兜里把装可可豆的袋子拿出来,缠在突火枪枪口下,像钓鱼的鱼杆一样,只是没有鱼线。再拿一根火折子,就这么下楼去。

    “哈哈哈,坎纳兄弟,等急了吧?看看,这是什么?”徐怀谷装作拿着一根木杆,面吊着钱袋一样。

    坎纳看见徐怀谷真给自己拿来了那么大一袋可可豆,喜笑颜开道:“呀呀,徐弟真是孝顺呐!以后只要有我罩着你,在这帕兰隺你就可以横着走!快快快,把可可豆拿过来。”

    “诶,坎纳兄弟,你别急,等我拿稳咯,你再开,有惊喜的哦。”徐怀谷坏笑道,一只手抬着枪顺势将枪口抵向了坎纳胸口。

    坎纳前摸向钱袋,正准备打开。徐怀谷将背后藏着的另一只手的火折子打燃,迅速点燃了突火枪的引信。

    “嘣”

    一声巨响,响彻了帕兰隺城的集市空,顿时原本喧闹的集市,在那一刻沉寂下来。而后不久,马又陷入了尖叫与祷告之中。

    “哦!太阳神啊,这是您的召唤吗?”

    “神啊,请接受我的膜拜。”

    ……

    而就在这间小小的旅馆,巨响的来源之处。

    坎纳瞪大双眼,缓缓向自己胸前看去,此时他的胸前已经是血肉模糊,他又慢慢抬头想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却只能看到徐怀谷脸魔鬼般的笑容。

    坎纳直挺挺倒向地面,就算是在他死前最后一刻,他也仍然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杀死了自己。

    坎纳背后的贵族“小弟”们,惊恐万分,看到坎纳的死,生怕自己也被徐怀谷手的恶魔吸去了生命,害怕得作鸟兽散。

    张幺等人则是各自踹了坎纳几脚,欢呼着:

    “徐都头万岁!”

    “干得漂亮!”

    “真特娘的痛快!”

    就连柳骏这个原本儒雅的书生,也前狠踹了坎纳的尸体两脚,道:“呸!直娘贼!”

    徐怀谷吹了吹还在冒烟的枪口,俯视着坎纳的尸体,轻哼道:“玛雅纨绔?很吊吗?老子一枪一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