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奥瑞·莫黎尔的怒火
    斜阳日暮时分,喧闹的集市渐渐冷清下来。

    祭司殿

    “唉,这个女孩儿,已经无力回天了。”

    库曼请来的一名挂着花花绿绿装饰的巫医,检查了寰儿的伤情后,摇了摇头,用玛雅话说道。

    库曼在赵典典他们带着受伤寰儿来找自己的时候,就知道出了大事,马上去寻了帕兰隺最有名的巫医婆婆来给寰儿救治。

    但还是没能挽回寰儿的生命,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就这样轻易凋零,众人想不到,生命竟是如此脆弱。

    “不,不,不,寰儿不可能死。她说过要陪本宫一辈子,陪本宫一辈子的!”赵典典趴在寰儿余温尚存的尸体上,狠狠搂抱住。不相信她已经死了,嘤嘤抽泣道。

    寰儿的死令赵典典崩溃。

    唯一一个,能够给予自己这个亡国公主一点安慰的人,也走了。

    还有遥遥无期的归途,这一切都令她不知所措。

    身后几人也叹惋着寰儿悲惨的命运。

    ……

    徐怀谷带领众人匆匆赶来,却是得到了寰儿的死讯,又悲又愤。

    哪怕取了那丑恶纨绔的命做赔,也换不来寰儿的命。

    他们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早发现,为什么没有能够制止坎纳的暴行。

    同时也黯然神伤着,一行十三人的大宋遗民们,已然逝去一人。

    这里剩下的十二人,却不知何时自己也会……

    “逝者已矣。寰儿去了,我们不会将她留在这异国他乡。叶落归根,终有一日,我们会带她回到家乡。

    库曼,请你帮我组织一下,替寰儿进行火葬,她的骨灰要妥善保存。”徐怀谷安慰着悲悯的众人,对库曼吩咐道。

    “好的,陛下。”库曼回礼道。

    ……

    众人妥善处理好了寰儿的后事,除了赵典典,都渐渐稳定了情绪。

    徐怀谷让库曼去安抚赵典典。

    自己则把余下十人带出了祭司殿,说道:“你们现在不用再去旅馆住了。”

    “为什么?”

    “对了,徐副都头,我刚刚听库曼大祭司称呼你为‘陛下’,是怎么回事啊?”

    “……”

    “哦,以后我就是这帕兰隺城邦的国王了。你们跟我一起住王宫。”

    “国王?王宫?”众人疑惑更甚。

    徐家子弟都知道,自家少爷打小和他们一起在徐家大院长大,不可能有王室身份的啊!

    徐怀谷见解释不清楚,便说:“国不国王的无所谓,主要是咱们现在有个好点儿的住处,不用四处漂泊了。

    我也不便多说,你们慢慢就都会明白的。”

    “那就是说,我们以后就在帕兰隺城定居咯?”

    “差不多是吧,你们看,那边就是王宫了,以后咱们住那儿!”徐怀谷向王宫的方向指去,说着。

    十人的目光齐刷刷望向不远处的王宫。

    妈耶,怎么这么大!徐副都头这是要在这儿当个土皇帝了吗?

    看着众人呆滞的眼神,徐怀谷不能免俗地需要萝卜加大棒,敲打敲打,便义正言辞地说:

    “不过,你们不要以为我当了国王,你们就能加官进爵,逍遥快活了。

    谁要是以为能这样,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我们的目标可不是贪图享乐,而是复兴中华!

    这片大地上有许多未知的危险,如果我们偏安一隅,就会像从前的大宋一样,被屠戮,被征服!

    你们愿意看到自己的子孙后代再被屠戮,被征服吗?”

    “不愿意!”

    众人收回目光,徐怀谷一番豪言壮语,让他们热血沸腾起来。

    对啊,我们是要重返旧土,驱除鞑虏的!怎么能贪图一时一地之舒服呢?

    我们的民族还屈身于鞑子铁蹄之下,汉人子民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怎么能得过且过?

    为了保护自己的兄弟姐妹,为了不让寰儿的悲剧再次发生,我们必须要强大起来!

    那么,就让帕兰隺成为一个支点,能够撬动整个世界的那个支点!

    徐怀谷现在还无法改变古人的忠君思想,但也在试图慢慢培养他们的家国意识。

    就让他们如此慢慢过渡吧,思想可不是一时能改变的。

    ……

    “刚刚集市上的骚乱是怎么回事?坎纳那个兔崽子又去哪儿晃悠了?”

    刚从神庙天文坛回到家中的奥瑞·莫黎尔,摘下长老翎冠,露出和坎纳一样尖扁的畸形脑袋,抬了抬眼皮,抬头纹便挤成了一个“川字”,威严地向仆人问道。

    “主人,听说集市那边太阳神降临了!还降下了一道祥雷,响声可大了。”一个仆人跪着兴奋地回道,仿佛认为这是个好消息,自家主人一定会高兴。

    但很遗憾,奥瑞对此不以为然,太阳神降临?不知又是谁的鬼把戏。

    “哦?之前还有穷鬼假冒自己太阳神附身,来家里讨吃食呢。

    要是真的太阳神降世,库曼早就在祭台上跳起来了,还会这么安静?哼!一群白痴。”奥瑞·莫黎尔身为帕兰隺的长老,算得上是贵族中最高贵的那个阶层了,可以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且现在帕兰隺的国王之位,还没有合适的人选,就只有一个大祭司库曼压他奥瑞一头。

    库曼那么个小丫头片子,不过是借着她吉尔特家族的荣光,才登上了那大祭司的宝座。虽然也有些本事,能顺利通过众神的洞穴试炼,但终究是太嫩了点儿。

    自己表面上对她恭谦礼让,是为了麻痹这丫头,讨好了她,说不定这国王之位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嘿嘿,到时候,还不是随自己怎样?

    就在奥瑞正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候,一个急促而颤抖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美梦。

    “主人,主人!不好了,不好了……”一个报信小厮踉跄着来到奥瑞面前。

    奥瑞气恼地问道:“什么不好了?”

    “小少爷,小少爷他……他被一群异邦人给……给杀死了!”

    本已安坐在虎皮坐席上的奥瑞,听到这个小厮的话,竟然气得跳将起来,大吼道:

    “你说什么?坎纳怎么了!”

    奥瑞目眦尽裂地抓住那报信小厮的肩膀,指尖深深嵌入皮肉,小厮被吓得磕磕巴巴说不出话来:“他,他,他……”

    “废物!你们是怎么保护坎纳的?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坎纳可是帕兰隺的勇士!怎么会有人能轻易杀死他!”

    奥瑞猛地推开报信小厮,抓狂道。

    “主人,小少爷是被一个冒烟的竹筒……不,是恶魔,从那恶魔口中喷射出一道冒烟的火光,那声音犹如天神降临一般,然后小少爷就应声倒地了,等那群异邦人走后,小的去看了看小少爷,小少爷胸口已经是血肉模糊,被捅出了一个大洞!”

    “尸体呢?坎纳的尸体呢!”

    “小的已经让人抬回来,还在路上,小的就急忙给您报信来了……“

    奥瑞虽然平时经常严厉地训斥坎纳,但那是他的孙子啊,现在“无缘无故”被人杀死,他怎么可能不发怒?

    “是谁?是谁杀了坎纳!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一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