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加冕仪式前夕
    月夜微凉。

    因为徐怀谷尚未正式加冕为王,众人还只能被安置在在王宫偏殿的客房里入睡,不过也比那简陋的小旅馆好上许多。

    徐怀谷披上库曼为他的准备的长袍,想出去散散心。来到这个时代已经近半个月,自己却仿佛经过了数年。从一个即将饿死的亡国小将,到现在成为玛雅城邦国王,真是既离奇又惊喜,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拨动着自己的人生轨迹,但仔细寻去,又如烟缥缈……

    徐怀谷从偏殿走向石阳台,那是个开阔的二层阳台,应该是国王用来演讲什么的台子,因为从那里能看到宽阔的王宫广场,那是一片能容纳上万人区域。

    不过徐怀谷没想到的是,在自己之前,已经有人来到了这里,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

    徐怀谷静静走了过去,发现那人是公主赵典典,心中便明了了许多。

    她也许是太过孤单,抑或是想家了。

    “今夜的月色,甚好啊。”徐怀谷情不自禁说道。

    赵典典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见是徐怀谷,便慢慢平静了下来,回道:“是啊,要是寰儿也能看到……”

    赵典典转念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想看看,这儿的月亮和家乡的月亮,有什么不同。”

    “家乡的月亮……”

    徐怀谷想起自己小时候和父母兄弟过中秋的那些光景,不禁眼眶湿润,轻笑道:“是啊,边赏月亮,边吃月饼,莲蓉蛋黄馅儿可是我的最爱。”

    赵典典道:“莲蓉蛋黄是甚?你们那儿的小饼真奇怪。”

    虽然中美洲的气候不冷,但夜晚还是有些许凉意。徐怀谷见赵典典穿得单薄,便解下袍子裹在了她身上。

    赵典典微微怒恼:“你这是作甚?”

    徐怀谷轻声道:“寰儿不在,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谁要你保护?哼。”赵典典扭身便走,匆匆走到一半,转过头脸色羞红道,“不过,多谢你那天救了本宫,本宫不会欠你的。”然后又迅速地跑开。

    徐怀谷也不恼,忒自笑着:“这月色真美。”

    ……

    翌日

    帕兰隺城邦议事厅

    “什么?拥立国王?”

    “终于能够有王带领我们帕兰隺,走向辉煌了!”

    “是谁?我们中的奥瑞长老吗?还是……”

    当大祭司库曼宣布要拥立国王时,前来议事的贵族长老们莫不是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吉尔特家族终于肯拥立国王了,在这些贵族长老心里,这是件天大的好事。

    当初从奇琴伊察来到此处建邦是吉尔特家族一手组织的,吉尔特家族一直掌管帕兰隺的祭司之位,但国王却一直未曾选出。

    按照吉尔特家族的说法是,现在无人有资格成为帕兰隺的统治者、领头人。

    虽然贵族们心中不满,但这座城邦都是吉尔特家族带领新建的,连吉尔特家族都不去推举自己人,继承这帕兰隺的王位,那他们就更没资格了,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以至于帕兰隺城成了玛雅大陆上唯一一个五十多年来都没有国王的城邦国家,那些原本属于国王的职责,则由大祭司与贵族四大长老们共同商议决定。

    但今时不同往日,吉尔特家族显然已经没落,只剩下这么个小女孩儿撑着大祭司的位子,各大贵族自然对王位又是虎视眈眈。

    现在,库曼放出话要拥立国王,正遂了他们的心意。

    此时,还为之前坎纳的死哀怨无比的奥瑞,也跃跃欲试道:“大祭司,不知这国王的人选是……”

    他奥瑞·莫黎尔可是着帕兰隺城里贵族的大长老,可以说是最有希望加冕的人了。这国王之位十有**能落入自己口袋了。

    库曼回答道:“哦,陛下还未到,众位长老还请稍等。”

    这句话在在座的长老心中,掀起了波澜。

    什么?在座的都是资格最深的老人,除了他们,难道还有谁更适合当国王?难道是吉尔特家的人?

    不可能啊,库曼已经是大祭司了,就算吉尔特家族有私生子,但按玛雅人的习俗来说,私生子不能继承长辈的所有荣光。

    那会是谁呢?

    就在众贵族长老相互交头接耳,疑惑万分的时候,一个身着在玛雅人眼里是奇装异服的黄皮肤青年人,穿戴整齐地从议事厅大门走进来。

    “啊,这么多人都在呢?正好都认识认识。大家好,我是徐怀谷。”

    库曼替徐怀谷充当着翻译,众长老听闻之后疑惑更是加深,此子什么来头?一个异邦人,随便就能出入帕兰隺议事厅,还能让库曼心甘情愿做翻译?

    “这位,就是我们这次商议加冕仪式的对象,我们未来的国王陛下。”库曼翻译完后解释道。

    徐怀谷按照之前与库曼说好的,走到库曼旁边的位置坐下,正好是上位,倒是有一股傲视群雄的感觉。

    “怎么可以?一个异邦人怎么可以成为我们伟大的帕兰隺城的国王!”

    “是啊,是啊。”

    “他有什么资格?”

    原本只是交头接耳的长老们,听到库曼的解释,立马炸开了锅。

    年轻人也就算了,还是个异邦人,连语言都不通的异邦人,怎么可以担当帕兰隺的国王?这,简直就是个笑话。要是让周围的城邦知道了,这将会成为他们最大的笑柄!

    “我们反对!”

    “反对!”

    ……

    徐怀谷看着这帮穿得五颜六色,头上都戴着鸟羽冠的老头群情激奋地呱啦呱啦吼叫着,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就凑到库曼耳边轻声问道:“他们叽里呱啦地,在说些什么?”

    库曼回道:“他们在热情欢呼,拥戴您为王呢。”

    库曼烦透了这帮居心叵测的老头,当初自己被要求进入试炼洞穴,都是这些死老头子在背后怂恿起来的。

    所以干脆严肃地威压他们道:“我是帕兰隺的大祭司,当初你们发过血誓,献祭过鲜血给众神的,难道你们要背弃你们的誓言吗?违背伟大的太阳神?”

    长老们哑口无言,他们曾歃血为誓,跟随吉尔特家族后人,为奇琴伊察的重新崛起,奉献自己的一切。

    虽然众神现在在某些人心中,俨然成为了一种“虚无”的信仰,但光明正大地违反神的旨意,怕是不仅得不到支持,反倒会被群起而攻之。

    奥瑞眼珠子咕噜一转,面容和蔼慈祥地笑着说:“我们不是想违反神意,还请大祭司说明一下这位为什么有能力成为我们的国王?”

    “对,他有什么资格?总得说清楚吧?”

    “我们尊敬您,大祭司,但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