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跳井还是进洞?
    库曼说道:“我吉尔特氏族祖先曾遇众神,为神职者授神谕,传神语,众神叮嘱我的祖先,当符合这二者条件的人降临之时,就是我们玛雅大地重获新生之日。

    而这位完全符合,他就是神国来使,我们玛雅的救世主。

    由他来担任我们的国王,是太阳神、羽蛇神的旨意。这难道还不够吗?”

    库曼知道这帮老贵族的心思,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国王的位子。

    但身为吉尔特氏族的后代,为了这位神定的国王的到来,已经等待了千百年,怎么能被这群庸俗的贵族改变氏族使命呢?

    ……

    奥瑞正准备说话,一个议事厅戍卫来到他身边,报告道:“尊敬的奥瑞长老,您的仆人在外等候,说是家中有急事找您。”

    奥瑞表示知晓,既然在自己议事的时候,说是有急事,那定然不是什么小事。奥瑞向祭司、众位长老表示歉意之后,便走了出去。

    他刚出门就见自己带过来听候差遣的仆人,一脸急躁不安。

    奥瑞把他带过来使唤,他也不可能回家,那么家中有急事定然是假的!

    “大胆!你为何诓我出来,若是说不出什么来,我定然宰了你祭天!”奥瑞恼怒道。

    那仆人连忙跪地,惊恐万分道:“小的不敢诓主人,实在有要事相告。”

    奥瑞问道:“什么要事?”

    仆人一反常态地凑近奥瑞,低声说道:“刚刚进去的那个黄皮小贼,就是当日杀死小少爷的凶手。”

    奥瑞低声喝道:“你说什么!”

    接着又道:“你可看清楚了?”

    仆人低头说道:“千真万确,那群异邦人都是那种黄皮,小的觉得能进议事厅的,定然不是小人物,所以才急忙告知主人。”

    “原来是他!”奥瑞原本假装平静的面容变得狰狞起来。

    不仅杀死了自己的孙子坎纳,现在还要来和我奥瑞抢国王之位,简直罪无可恕!一定不能让他好过。

    ……

    “诸位现在都没有意见了吧?”库曼目光扫过在座的四大长老,除了出去了的奥瑞,其他几位都默不作声。看来是默许了。

    既然大祭司都全力支持那个异邦人,就算几个长老反对,也很难能阻拦,毕竟这帕兰隺城是吉尔特氏族带领大家建立的,除非是想要反叛,得罪大祭司?不是活得不耐烦,就是脑子坏了。

    这位大祭司,虽然在他们眼里,只是个二十岁的黄毛丫头,但却杀伐果断。当初当面挑起反对她就任大祭司浪潮的人,现在坟头草都已经几丈高了。

    库曼见几人无话可说,也不想麻烦徐怀谷听这些毫无意义的过场话,便准备宣布道:“那么我们就开始准备国王的加冕仪式……”

    还未等库曼宣布完,刚刚“家里有事”出去的奥瑞长老走进议事厅门,人还没做到石凳上,急忙道:“大祭司,稍安勿躁。我觉得这样草草决定,有些不够妥当。”

    等这奥瑞老儿坐回自己位置,库曼便皱着眉头问道:“有何不妥?”

    “这位未来的陛下,是来自‘神国’,神语与我们的不通,外表与我们也有所不同,如果贸然加冕,恐怕子民不能完全信服。”奥瑞庄重得体地提出这么个问题。

    其他三名贵族长老好似被他开了窍,一个个点着头,交头接耳地应和:“是啊,是啊,奥瑞长老说的有理。”

    不愧是老奸巨猾的大长老,库曼拿太阳神压他们,他们则用子民来压库曼。

    哪里是什么子民不会信服,明明就是他们这群贵族不服!

    库曼知道奥瑞是个不好拿捏的角色,索性顺着他的话问道:“哦?那大长老的意思是……”

    奥瑞又抛出一个引子,道:“我觉得吧,只要众神认可了这位未来的陛下有资格带领我们帕兰隺,那么帕兰隺子民定会忘死追随。”

    他身旁一位长胡子长老问道:“怎样能得到太阳神的认可呢?”

    众人又缄口不言,不是不知道,而是实在太清楚了!

    当初就是个愣头青贵族,被几个长老忽悠着说了,才让库曼去接受洞穴试炼的,结果嘛,众人都是心知肚明了。

    这次贵族们自己没人站出来,而是库曼自己接了下去:“你们的意思是……让未来的国王陛下,接受众神的考验咯?”

    长老们有些错愕,库曼会这么愚蠢吗?给自己的人挖坑?显然不可能,那她又是为什么要接下这个陷阱?

    库曼对着坐在身边,无所事事的徐怀谷说起话来:“陛下,他们想让你通过一个考验,神之试炼,您才能加冕为王。”

    徐怀谷愣道:“考验?什么考验?”

    库曼回答:“在玛雅大地,如果有人继承国王或是祭司这种重要职位,然而其他人不服气的话,就需要对其进行考验,也叫神之试炼。

    考验有两种,一种是众神洞穴试炼,帕兰隺城就是基于这个试炼洞穴而建,传说这种洞穴是与神沟通的通道,在玛雅大地上,现在所能知晓的有九个这种洞穴,我们帕兰隺城辖内的洞穴就在城外不远处。

    接受试炼的人,需要在这个洞穴里面完全黑暗的情况下待上三天三夜以上的时间,来开启第三眼(眉心轮),然后自己找到出口。

    另一种,是国王或候选人,使用能够沟通神明的药物后,跳入诸神圣井,然后感受神意,过半天后着人拉上大地,为子民讲述神明的旨意。我们的圣井不如奇琴伊察的神圣,但也极深,就在王宫后的圣井山上。”

    “感觉都很要命的样子……”徐怀谷听得毛骨悚然,跳井?能活着出去那得多命大啊?

    “是的,不然怎么称之为‘神之试炼’呢?”库曼狡黠一笑,说道。

    徐怀谷问道:“可以不参加吗?”

    库曼环视了一眼在座的长老,道:“那您得问他们。”

    徐怀谷对四位长老说着汉语:“我可以不参加吗?”

    长老们不是神职人员,也听不懂这“神语”,一脸疑惑,不知道这位国王候选人、神国来使说了些什么。

    “陛下说:‘我接受考验。’你们还有问题吗?”库曼“翻译”着。

    众长老连忙摇头,这小子一看就是愣头青,怕是得死在那里面。他们可求之不得,当然没问题!

    而在徐怀谷这里就成了“必须参加”的信号。

    库曼可不是想害徐怀谷,怎么说,徐怀谷也是神指定的男人。

    但经过考验就能不看那些贵族的脸色,彻底根除他们的疑虑。也能观察观察,自己的国王陛下是否真有拯救玛雅的能力。

    如果这么一个小小的考验,都通不过的话,还怎么打败科科姆王室所统治的玛雅潘,复兴玛雅?

    徐怀谷真是头疼,当个国王还得拼命。这下子好了,自己只能是二选一了。

    那自己该选什么呢?这俩考验看起来都不好应付啊,干脆问问库曼:“这两个考验,哪个好过一点?”

    “我参加过第一个试炼,第二个只有国王或候选人才有资格进行。”

    “那就第一个吧。”既然库曼都通过,自己不至于比不过一个女生吧?

    但徐怀谷却不知道,库曼是经过了什么才活着出来的。

    库曼宣布了徐怀谷的决定,并且把神之试炼安排在明天开始进行,便结束了议事厅会议。

    众人各有各的心事,纷纷离开议事厅,都静待明日决定国王之位的这一场试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