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夜晚,月明星稀。

    祭司殿

    “谁?”库曼正准备休息,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便问道。

    “是我。”

    徐怀谷撩开皮制的门帘,躬身进来后,苦笑着说。

    库曼看清是国王陛下,自然是要行礼了。

    徐怀谷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还不是你们的国王,现在还不用给我行礼。”

    “嗯?”库曼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徐怀谷这么怪异,前几天还很适应自己的国王身份,今天为什么拒绝自己给他行礼呢?

    徐怀谷脸上笑容顿时消失,绷着脸问道:“你为什么要鼓动那些长老,来让我进行所谓的‘神之试炼’?仅仅是为了让他们服气?不至于吧?你可是大祭司,之前自己也说过,没人敢忤逆你的话。”

    库曼有些惊愕,他们讲的是玛雅土话,议事厅只有自己一个会“神语”的人,徐怀谷怎么知道的?

    “陛下,您是怎么知道的?”

    徐怀谷轻扬嘴角,嗤笑道:“我虽然听不懂你们的语言,但我脑子还是好的。”说着,徐怀谷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徐怀谷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力,把之前议事厅的对话大致上记了下来,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等到散会后再去找赛宁爷俩把自己所记的翻译出来,才知道原来库曼骗了他,也骗了那帮贵族长老。

    库曼顿时明白,微笑道:“陛下不愧是神国的使者,记忆力竟如此惊人。库曼其实并非想加害陛下,只是需要陛下来堵住那群贵族渣滓的嘴,用神语来说,叫‘悠悠众口’。”

    徐怀谷严肃道:“哦?就为了这个?那试炼并不容易吧,就为了要堵住他们的嘴,难道连我这个国王的命都不要了?我要是死了,你堵住他们的嘴,又有什么意义?”

    库曼从容不迫地走近徐怀谷,两眼于祭司殿四处晃荡了一番,低声道:“库曼自然是有把握,能让陛下轻松过关的。”

    这位才二十岁的大祭司竟然还有后招?怪不得能如此信誓旦旦。

    徐怀谷不再说话,静静听着。

    库曼继续说着:“我两年前进入试炼洞穴,三天三夜,能够从黑暗中顺利出来。是因为……”

    库曼贴近徐怀谷耳蜗,徐怀谷听得全身酥麻,但也是仔细地听着库曼的话,脸上一阵惊喜,一阵忧愁,变换数次。

    等库曼说完,徐怀谷才感叹一声:“原来如此,还真是让大祭司费心了。”

    库曼有些幽怨道:“库曼原本准备散会后找您商议这事儿的,可您不知跑去了哪里,想着明天说也行……”

    徐怀谷扣了扣后脑勺,这次还真是自己误会库曼了,说道:“我的锅,我的锅。”

    ……

    第二天,晌午时分,烈阳高照,空气出现了些许氤氲。

    玛雅人对于这种“好天气”是痛恨的,也是无奈的。

    近几年干旱区域日渐扩大,玉米等农作物的收成越来越少。库曼为此祭祀了数次雨神,都祈雨无果,看来今日也是个艳阳天了。

    徐怀谷坐着滑竿,不对,身为未来的国王陛下,应该叫“步辇”。来到城外试炼洞穴入口处。

    此时,城里的很多贵族和爱看热闹的平民将那儿围得是水泄不通。

    好在王宫卫队猛喝几句,无人敢挡了自己的王驾。四大长老和大祭司库曼早早在此处做好了准备。

    洞口处早已是涂满了鲜血,而在之前,那儿也早已结满了血痂。

    这是玛雅人的一种血祭形式,当没有战争俘虏时,他们会以黑曜石匕首刺穿四肢、耳蜗或舌尖之血,将所流的鲜血涂抹在和神明有关的地方,如神庙、祭塔等,而这个试炼洞穴被帕兰隺的子民称作“雨神”的恰克降临的地方。

    所以这次库曼早早提前来准备,不仅仅是为了恭祝徐怀谷早日凯旋,也是一次小型的祈雨祭典。

    但这毒辣的太阳,看着很显然是不给他们面子的。

    ……

    奥瑞阴桀的目光扫在徐怀谷身上,牙龈似乎要被狠狠挤压的牙齿轧出血来。

    他恨这个异邦人,恨到自己都觉得好笑。偏偏就是这样的巧合,是他,夺去了自己孙儿的性命,还是他,抢走了自己唾手可得的王位。

    他原本内心是不信那些神的,都只不过是贵族们用以统治压榨平民和奴隶的一种手段而已,这么几十年了,自己看得还是非常透彻的。

    但今天他又重新开始信神,希望神能把这个所谓“神使”收回他们的“天堂”,如果不行,那就让自己来帮助神来完成这项“使命”吧。

    就在徐怀谷扫视四大长老的时候,奥瑞原本阴冷无比的双眼,顿时又变得和蔼可亲起来。

    ……

    徐怀谷接受这次试炼,本来是不准备告诉复兴号一行人的,害怕他们太过担心,但终究是没瞒过去。

    主要是赵典典那小妮子机灵得很,直接去找库曼,她俩身份相差不多,又都是无人陪伴的孤傲少女,两人一见如故,聊得是热火朝天,结果库曼说漏嘴了,赵典典他们才知道,徐怀谷要参加这么一个危险的试炼。

    这次他们也来到了这儿为徐怀谷送行。

    张幺是非常想跟徐怀谷一起去,保护自家公子的,但这试炼只能徐怀谷一个人去,张幺护主心切,连徐怀谷都劝了他好半天才同意不去。

    ……

    库曼对这次祈雨不报有太大的希望,这次也只是一次例行祭典罢了。主要在意的还是徐怀谷能不能通过自己的方法,坚持到三天后,活着走出来。

    库曼带着几位德高望重的巫师,在洞穴旁摇头晃脑,好似徐怀谷以前见过的跳大神,但又有所不同。他们只是左右踱步,不会“顺时针逆时针,左手右手转个圈”那种。

    也不管祭典台前的贵族与平民多么群情激奋,徐怀谷下了步辇,向赵典典、张幺一行人招了招手便进入了洞穴。

    可就在徐怀谷进入洞穴不久,突然天雷滚滚,豆大的雨点打在抬头望天的众人脸上。

    “下雨了!雨神显灵了!”

    “下雨了……”

    ……

    库曼怎么也没想到,雨神竟然在这个时候显灵,刚才还晴空万里,怎么突然间……本来这是件好事,但今日不同啊,今日是徐怀谷参加神之试炼的日子!若是暴雨不停,那洞穴低于地面,是会被淹没的啊!难道神指定的国王,就这么被雨神的雨给淹死了吗?

    这简直就是玛雅版“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库曼很着急很担忧,但却什么也做不了,她中止不了这场试炼,就像没人能中止徐怀谷的命运一样。

    奥瑞感受着滴打在脸上的雨点越变越大,越来越急,心中狂喜。哈哈哈,天助我也!这次,就算那黄皮小贼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逃出生天了,自己就等着看大祭司替他收尸的好事吧!

    而走进黑漆漆一片的洞穴之中的徐怀谷,却还未曾预料到这即将来临的危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