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绝地求生
    徐怀谷进入了洞穴,外面的一切现在都与他无关。

    或许自己会一梦千年,出了洞口又是一番新天地,谁又能知道呢?

    随着徐怀谷越来越深入地下,他的呼吸也越来越重,身体也感觉越来越热,因为湿度与温度都越来越高。

    徐怀谷这次没有穿上甲胄,因为库曼告诉过他,里边没有活物,除了进入洞穴的人,只会是一片死寂。

    如果自己出去,天翻地覆,被反叛者堵住呢?那就算是穿了一身防弹衣也无济于事。但这种设想太过离谱,也就不过多思考了。

    ……

    库曼对自己说过,进入洞穴后,直行三百步,然后左转再行一百步,会有一个石坐台,只要自己坐在上面度过这三天就可以了。

    但是坐在黑暗之中三天,真的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吗?

    还真不容易。

    除了得抗住饥渴,还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

    在黑暗中,没有白天黑夜,你无法真实地感受到时间流逝,会错判时间,出来早一秒就算试炼失败,所以多数试炼者都会在洞穴中多待一段时间。

    而就是这多待的一段时间,是最为致命的。

    你的饥饿与干渴会蚕食你的体力与脑力,你需要无时无刻地计算着出去的时间,还要准确记住回去的路线。

    所以,三天是一个界限,人的某些器官的敏感程度,在黑暗中超过三天就会渐渐失灵。在试炼洞穴中,最好找准时间,正好三天多一点点就出来,不然就很难能逃出生天了。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在黑暗中准确地掐时间呢?

    库曼当时用了个最笨的,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将时间分割成有限的区间,然后就是直接按照日历“读秒”了。这一步是极为枯燥的,因为你要一天一天不停地读秒。

    库曼当时是使用的太阳历,与现代365天的日历划分极其相似,从三天这个短时间区域来看,与现代阳历差别可忽略不计。

    这一招,徐怀谷也可以用,但他可不一定能像库曼一样专注地计算时间。

    ……

    徐怀谷按照库曼的方法,走到了那个石坐台附近,不过两人的步子不相等,有误差是在所难免的。

    所以,徐怀谷抽出了腰间偷偷携带的火折子用来探路。试炼原本是不让带辅助物品的,像火把就不能带,那会被认为是对于神明的一种亵渎。

    但徐怀谷的火折子,玛雅人并不知晓用处,它的体积也小,不易被发现,所以他就偷偷地带了三根进来。

    徐怀谷把火折子吹燃后,终于发现了石坐台准确的方位,并且趁着火光还未熄灭,观察了一下四周。

    周围摆满了各种坛子,古老的钟乳石伫立在这个空间里面,像一个坛城。这个钟乳石所形成的坛城,象征着玛雅人的生命之树,也是玛雅人所认为的“连接三个世界的桥梁”。

    玛雅人的世界观分为三层:地下世界,人间,天堂。坛城上仍按原貌摆放着玛雅人祭祀用的陶罐与器具。让人感到一股神圣肃穆庄严的氛围。

    “坛城”除了徐怀谷进来的入口那一条道路以外,还有一条相反的羊肠小道,看着像是向上通往某个地方,堪堪能容得下一个人过身。库曼却从未提及过这条小路。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徐怀谷是不准备进去看看了。

    自己得先过了这关再说,实在好奇的话,等当上国王,还不是随便想进去看看就去看看?

    接着火折子很快熄灭了,徐怀谷完全处于黑暗中,四周没有一点灯光。

    突然有一些声音响起,不是那种外物的动静,而是内心的某种悸动之类的。这难道就是库曼所说的玛雅的祖灵召唤?

    其实库曼也不知道所谓“祖灵”为何物,但是这是很早以前祭司们进行试炼时就流传着的神话。

    不过好在这是一种守护和保佑的象征,并无危险。

    就在徐怀谷准备坐在石台上,进入专注地计算时间,等凑够了就出去的时候,入口处传来了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

    怎么会有流水声呢?这里面明明没有流动的暗河。

    徐怀谷原本盘坐在石台上的双脚试探性地向地面踩去,只觉得一股子凉意从鞋外透进来触到了他的脚趾。

    怎么回事难道有人用水淹我?

    徐怀谷这时候坐不住了,要是等这水继续倒灌,自己怕是等不到三天就被淹死了,那还出去个屁。

    徐怀谷试着想从入口处返回,但水流越发湍急了起来,走一步,向后滑两步的,根本上不去。

    这下可怎么办呢?

    对了!反方向还有一条小道,说不定它能通到外边儿。

    徐怀谷想到此处,便转身向小道踩着碎步过去,实在是太滑,步子大了容易摔倒、扯着蛋。

    徐怀谷钻进那条一人宽的小道,走了一段之后,听着身后逐渐远去的哗啦水声,心中安稳了许多。

    徐怀谷拍了拍心窝,感慨道:“呼,暂时安全了。”

    这时候他还只走到了半路,并没有深入,也不知道这条小道的尽头是哪儿。

    这又让徐怀谷的好奇心大作,心里痒痒地跟猫挠似的。

    “要不,咱去看看?”徐怀谷自言自语地询问着。

    反正现在也不可能安稳地搁那儿打坐数数了,入口怕是要被水给封住了,还不如做点儿有意义的事儿呢。

    那就继续深入!探它个究竟。

    正所谓“绝处逢生”,虽然现在还没到绝境的地步,但多条出路总是好的。

    抱着如此纠结的心理,徐怀谷还是硬着头皮双手扶着土壁向上攀登。

    终于,徐怀谷手边一空,似乎是走出了羊肠小道。

    他拿出了第二根火折子将其吹燃。

    是个石室!

    这里是个石室,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但也看得出来,绝非普通场所,那些石壁上各种浮雕,让徐怀谷这个穿越者目瞪口呆,多么完美的工艺啊!

    那些西方博物馆里残破的壁画与浮雕古董,根本不如这石室壮观,这里除了地面,四周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玛雅特色的浮雕壁画。

    地面上和之前那石坐台处一样,也是许多坛坛罐罐,落尽了灰尘。

    就在徐怀谷感叹玛雅古代工艺的时候,这石室的顶部四角开始向内渗起水来。

    “卧槽,这儿也进水了?看来这不是人为的,外边儿怕不是发洪水,就是下暴雨了。”

    雨过之后,这试炼洞穴怕是要变成一个大水潭了,自己还在里边儿呢!自己这不得被水活活淹死啊?

    徐怀谷还没想到逃脱的办法,渗入石室的水已经到了自己脚脖子处,原本进来的羊肠小道也正在被水淹没。

    万分危急的时刻,徐怀谷只得躲到石室内侧的一个角落,借助水的浮力和攀住浮雕的边边角角来维持自己身体的平衡,不至于被水冲进更深处。

    “怎么办?怎么办?搁这儿还没待够一个月呢,自己就又要死翘翘了吗?自己怕是最特么倒霉的穿越者了吧?这和穿越成跳海时的赵昺也没啥区别啊……”

    水已经漫到徐怀谷胸部位置,徐怀谷的双脚开始上浮,就在他挣扎的时候,好像不小心踢破了一个坛子。

    那坛子里竟想突破了某种封印一般,冒出了一阵耀眼的白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