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水晶头骨
    水越渗越多,外面的暴雨越下越大,好似没有止境一般。

    “这是什么东西?”在脚下发出耀眼白光时,徐怀谷也注意到了它。

    现在自己已然被困入绝境,不如先探查一下那诡异的白光到底是何物。

    徐怀谷大吸一口空气,然后纵身下潜到自己脚边刚刚踢破坛子的地方。

    那里确有一个散发着白光的物件,而且神奇的是,在那物件大概一米范围内,竟然水迹全无!

    而且并不是真空,而是存在空气的,只是将水抽离了出去一般,就像宇航员的头罩,但它却是个直径一米左右的球体范围。

    “这……到底是什么?难道是传说中的避水珠?”徐怀谷看着仍然散发着刺眼白光的那物件,想到了中国四大名著《西游记》中的那个名叫“避水珠”的宝物。

    但当徐怀谷试着将那个物件用手捞起,当自己的手与它接触的那一刻,刺眼的白光渐渐变淡,呈现出它本来的模样。

    竟是一个人类头骨状的东西!两个空洞的眼窝,牙床上整齐地镶着上下两排牙齿,鼻骨则由三块水晶石拼成。

    徐怀谷也不惧,将其捞近,双眼不断打量着这颗白色近乎透明的头骨,竟未察觉自己已经进入了它的避水范围。

    水流在徐怀谷头顶不远处和腿脚部位不断流动着,仿佛索命的小鬼绕梁,却对徐怀谷毫无办法。因为他现在有了这具有避水功能的头骨。

    仔细打量下,徐怀谷终于知晓了这头骨,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就是传说中玛雅大地的13个水晶头骨之一,而且它的下颌骨可以活动,在传说中,被叫做“话骨”。

    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英国一位女士表示自己在中美洲洪都拉斯玛雅废墟中发现了一颗水晶头骨,至今一千多年历史,专家们研究过头颅的表面及其内部结构后,肯定其历史非常悠久,确是玛雅时代遗留的文物。

    在这之后,水晶头骨的传说享誉全球,一些珠宝商开始伪造水晶头骨,导致假的水晶头骨泛滥。增大了考古难度,而真实的水晶头骨在这些真真假假之中渐渐成为一个谜团,并且大多数人将其定性为一次“珠宝商人的炒作”。

    然而,就在现在,徐怀谷发现了藏匿于千年前神秘洞穴中的水晶头骨。

    这定然不是什么伪造品,从它拥有避水这一项神奇功能就能看出来。

    四周的水流现在已经与他无关,但是为了通过这次试炼成为帕兰隺国王,他还是要静静等待三天的。

    不过傻傻地待三天,啥都不做可不是徐怀谷的风格,反正很无聊,不如试试这个水晶头骨还能用来干些什么,有什么更加神奇的功能没有……

    ……

    帕兰隺的玛雅人民已经好久没有经历过如此大的暴雨了。

    他们一开始,还急急忙忙用着陶缸、木桶收集着雨水,但后来也懒得去接了,因为这阵暴雨,已经下了整整两天两夜。

    帕兰隺附近的村落的道路都已经泥泞不堪,子民们无法出去狩猎,耕种的土地也被浸泡了许久。

    原本是干渴大地的一场及时雨,现在却有点儿过了头。

    好在,第三天老天并没有再下起雨来,他们也开始了往常的生活。

    但在贵族、祭司等上层阶级的人们心中,却是还未放下心来。

    他们未来的国王陛下,因为这一场暴雨天的试炼,已经在那个已经被水淹没的洞穴中“待”了两天多了。

    今天夜里,就是第三天结束的时刻。

    但眼前的情景明显预示着,帕兰隺城这位国王候选人已经不可能回到他们身边、带领他们,而是已经与神明携手进入了天堂。

    贵族们脸上和祭司一般凝重,他们的心中却都是窃喜着的。

    尤其是奥瑞·莫黎尔,此时心中狂喜着:“哈哈哈,该死的异邦人。不愧是神国来使,这次真的是雨神想要带你去天堂了,哈哈。

    这国王之位,你也不要再妄想了。你的躯体怕已经是被雨水泡得面目全非了吧,也算是恕了你杀死我孙儿的罪过,哼。”

    而库曼却是一直在恍惚着,徐怀谷可是千年以来,第一个,也许也是最后一个能够拯救玛雅大地的人,就因为自己的大意和私心而葬生于这洞穴中,怎么对得起自己吉尔特氏族的祖先?怎么延续自己氏族的使命?

    库曼不是没有遣人去营救过徐怀谷,在下暴雨后,雨水开始倒灌洞穴时,自己便派出祭司卫队,吩咐务必救出国王陛下。

    但是却遭到了奥瑞等贵族以“私自进入神之试炼,是对于神明的一种亵渎”为由的一致阻拦。

    复兴号众人亦是对此感到既愤慨又无力。徐怀谷是他们的主心骨,没有了徐怀谷的庇护,自己这帮人,也不可能再被帕兰隺城的土著们接受。最终只能流落在此陌生之地,或是乘着复兴号在海上漂泊了。

    普通人处在水中几分钟,便会窒息而亡,就算徐怀谷是浪里白条,那也是无法在水下坚持一整天的啊。

    这都两天多过去了,很显然,徐怀谷的存活可能性微乎其微。

    ……

    是夜,已经过了凌晨,等候在神穴入口的众人,其实心中都已明了,徐怀谷是在劫难逃了。

    但在部分人心中还有些期许,希望徐怀谷能奇迹般地回归。

    可惜的是,时间一次次打击着他们的希望。

    眼看第四天的清晨已经来临,天蒙蒙亮。安心的贵族们心中得意洋洋,打着哈欠,也不顾大祭司还在此等候,便各自回家睡觉去了。

    库曼望向洞穴入口的眼神已经空洞麻木。陛下被自己害死了,家族的希望在自己这里破灭了,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再做这个大祭司,她向积满雨水的洞穴入口走去,想用生命来告祭自己的祖先。

    赵典典亦接受不了徐怀谷已经回不来的“事实”,泪眼婆娑地望着那积满雨水的洞**,哽咽着大声吼叫道:

    “寰儿走了,你说你要保护我一辈子的。

    说好的是一辈子,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是一辈子!

    你这该死的混蛋,快给我出来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